「好……好凍……」躺在地上的阿朗,雙眼半開半合,開始醒轉過來。
 
「阿……阿朗?點解?」幾乎和阿朗同時甦醒的阿達,滿臉疑問,彷彿不相信自己仍然生存著。
 
「阿達?佢……佢真係無呃我,佢真係放返我哋出嚟呀,太好啦!」阿朗看著阿達,再看著他那雙手,情不自禁抱著阿達歡呼。
 
阿達仍然一頭霧水,用眼神向阿朗作出詢問。
 
「其實你頭先暈咗之後,我同阿有……」阿朗把阿達昏倒後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阿達。
 


「唔係啩?咁兒戲就無事?」阿達心中這樣想著。
 
然後他懷疑地看了看四周,發現不遠處有好像有甚麼在發光。
 
「阿朗,呢邊呀。」
 
兩人來到發光之處,才發現那原來那並不是甚麼發光物,而是因為牆上有一道裂縫,所以才會有光滲透進來。
 
他們透過裂縫窺看到外面的空間,雖然能看到的範圍不是很多,但他們看到牆上的那種花色,他們幾乎已經能夠肯定,外面便是地鐵站的範圍了。
 


「阿朗!我哋真係出返嚟啦!有無人呀?有無人呀?」阿達在親眼看到外面的景像後,他總算相信自己回到現實世界了。
 
但任憑阿達如何叫喊,他還是得不到任何回應。
 
「唔駛嗌啦,暫時無人架啦,你睇下。」阿朗展示著手機上的時間,原來已經是零晨三時多,難怪沒有人能回應他們。
 
「吓?唔係啩,仲未走得……」
 
「唔駛咁心急啦,都出返嚟啦,咪等一陣囉。同埋,我哋仲有嘢做未走得架。」阿朗邊說邊走回他們清醒過來時的位置。
 


「吓?仲有咩要做?」
 
阿朗指了指地下,阿達發現某個位置有一條明顯的裂縫。
 
「我應承咗阿有,出返嚟要幫佢起返啲屍骨出嚟,等佢可以投胎。」阿朗四處找尋有沒有可用的東西,在不遠處發現了一些鐵枝,大概是當初工人們留下來的吧。
 
「吓?佢之前殺咗嗰個Daniel,仲想殺埋我哋架!幫佢?咪傻啦!」阿達說到阿有時,禁不住看著自己雙手,那種失去了部份身體的感覺,已經深印在他腦海內了。
 
「算啦,發生咗嘅嘢都無辨法。如果我哋唔幫佢起返條屍骨,佢投唔到胎,咪盞再有人出事。你都唔想無啦啦搭搭下地鐵又去咗唔知邊度架?」
 
說到這裡,阿朗已經動起手來,用力敲打地上的裂縫。
阿達覺得有些道理,便拿起鐵枝,和阿朗一起破壞地上的裂縫。
 
過了差不多半小時後,他們總算看到一些灰白色的東西。
「見到啦!我試下拎出嚟。」


 
阿朗小心地把骨頭拿出來,阿達則把那些骨頭放在一旁。
 
「最後一塊啦,搞掂。」
 
阿達接過骨頭,把最後一塊放到旁邊的人骨拼圖上,雖然有點散亂,但總算能分辨出人形的模樣。
 
「過咗幾十年,啲骨頭都仲咁新淨無變化嘅?喂,咁跟住我地點做呀?」阿達看著那些骸骨,又看了看阿朗。
 
阿朗呆呆的看著阿達沒有回答,只因他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做。
 
就在兩人不知所措之際,那副人骨的骨骼突然像有了生命般蠕動起來。
所有骸骨好像有記憶般,瞬速的回到相應的位置。
 
當所有骨頭停止移動後,兩人看到一副完整清晰的人骨模型,就像一般看戲時,那些骷髏骨頭的模樣一樣。


 
那副完整的骸骨站了起後,然後口部上下開合,骨頭之間碰撞所發出「格格」的聲音,感覺就像發出笑聲一般。
 
兩人雖然在那虛假的上環站經歷了不少恐怖的事情,但詭異的東西還是會感到詭異,他們面對著一副活生生的骸骨,不由得背脊發涼,微微後退了一步。
 
就在他們想像著接下來會發生甚麼恐怖的事情時,那副人骨便在他化成微塵,灰飛煙滅了。
 
兩人互相對望了好一陣子。
 
「完……完咗啦?」阿達問。
 
「應……應該係啩。我做佢應該投咗胎啦。」
 
感到整件事情都完結後,他們雙腿一軟,就這樣坐在地上休息著。
緊繃的神經得到放鬆的兩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今次真係完啦!太好啦!」阿達高舉雙臂,興奮地說。
 
「係呀!我之前仲驚阿有會嗌我,點知……真係完結啦!」阿朗開懷地說。
 
「一放鬆落嚟就好肚餓啦,唔知幾時先有人嚟救我地呢?」
 
「我睇睇先,依家四點幾,過多陣啦,應該好快會有地鐵職員開工架啦。」
 
「你估下陣間地鐵職員聽到我地把聲,會唔會以為撞鬼呀啦?」
 
「都有可能喎,哈哈!」
 
「係喎朗哥,出到去之後不如一齊食啲嘢先走囉。」
 


「你唔係以為可以即刻走呀?你失踪單嘢之前報晒警,我諗我哋應該要去警署協助調查架啦。」
 
「吓?唔係咁大鑊呀?咁係咪要搵人保釋我架?我屋企人喺晒外國,香港又無朋友,唔係要搵我老細呀。」
 
「我哋又唔係犯事,邊使保釋架。就算真係要,叫朋友嚟保釋咪得囉!你叫阿豪嚟保釋你咪得囉,個衰仔雖然份人懶啲,但朋友叫到實肯幫手嘅。」阿朗說話時,竟然會提起阿豪。
 
「吓?邊個阿豪呀?」阿達奇問。
 
「唔好玩啦,阿豪,李俊豪喎。你出事嗰陣咪打過電話畀佢囉,你仲問佢點算好架。同埋我之前喺假上環站入面都有問過你係咪識佢,你都話識架。」阿朗以為阿達跟他開玩笑而已。
 
「唔係喎朗哥,我真係唔知你講咩喎。」阿達認真地說。
 
「你唔係到依家都仲要玩呀?廢事理你。」阿朗以為阿達仍在開他玩笑,不禁有點生氣。
 
「我真係無玩呀。係,我之前上咗架尾班車之後,的確有打過電話搵人幫手,但我朋友唔係叫阿豪,佢係叫阿言喎。你唔信嘅話你開返討論區,搵返我個Post啦。」
 
阿達見阿朗如此認真,只好要他親自查證。
 
未幾,阿朗在討論區中找到了阿達當天發佈的話題。
 
「無理由架,邊有可能,你睇!你咪搵過……搵過……」阿朗看到手機上的內容,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因整個討論話題裡,當天阿豪跟他說的情況,都一一出現在阿達的Post裡,甚至連「鬼仔達」這個別名,都是阿達在自己的Post裡出現過的。
而且,亦如阿達所言,他在Post裏提到曾找過朋友「阿言」求助。
 
「點會咁……無理由架,明明係阿豪同我講……點會咁?」阿朗臉色開始變得發白,拒絕相信眼前的事實。
 
「朗哥你無事呀?朗哥!」阿達看見阿朗臉色驟變,開始擔心起來。
 
「點會咁……我明明記得我之前喺假上環站問過你係咪識李俊豪,你仲答我識架!點解會咁架?」阿朗抓著阿達的肩膊,彷彿這樣便能說服阿達似的。
 
「你係有問過我,不過我嗰陣已經答你我唔識佢啦喎。」阿達肯定地回答。
 
***
「咪住,等我確定下先!你係咪有個朋友,叫做李俊豪,佢係做IT嘅!」阿朗需要一個更加肯定的答案。
 
「我唔識佢喎,點解你會咁講?」阿達略帶不滿地說著。
***
 
阿朗腦海中閃過這樣的對話,的確如阿達所言,他從來不認識李俊豪。
 
「無可能!無可能架!我個頭……」阿朗邊按著頭邊重覆著同一翻說話,看起來十分痛苦。
 
「朗哥你無嘢呀?唔好嚇我呀!」阿達在一旁嘗試給予幫助,可是他卻不知道能做些甚麼。
 
「無理由……無理由……唔係幻覺嚟,你係識阿豪架!無可能……無可能……」阿朗沒有理會阿達,口中仍然不斷重覆著「無可能,無可能」的字眼。
 
阿達看到阿朗的樣子,由擔心變成有點不安。
 
「呀!我仲有證據!我喺出口走唔到嗰陣,我同阿豪Send過Message!中間都有提過你,你等我一陣!」阿朗想起了在假上環站的出口時,曾跟阿豪對話。
 
「無嘅?點會無架!」阿朗不斷滑動著手機,但他根本找不到他跟阿豪的對話。
 
正確點說,他的手機裡,找不到任何與阿仁和阿豪的對話!
只因阿仁和阿豪,早已於數年前離世,他根本不可能跟他們傳送任何訊息,一切,都只是他幻想出來的。
 
精神陷入慌亂的阿朗,和在一旁警戒著阿朗的阿達,並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被阿有看在眼裡。
 
混亂的阿朗,此刻只希望找到阿仁和阿豪存在的證據。
但任他如何尋找,不存在的東西還是不可能找到,只見他的手指在瑩幕上不斷掃動,大概是磨擦得太過強烈,他的手指開始滲出點點的血液,把電話上的瑩幕都弄髒了。
 
而可怕的是,阿朗彷彿感覺不到痛楚般,手指仍不斷掃動著。
看不下去的阿達,只好出手制止。
 
「朗哥!你冷靜啲先啦!」阿達抓著阿朗並制止他。
***
「阿朗,你唔好再扮失憶啦,我同阿仁,都係被你害死架!」阿朗看到的阿達,此刻已幻化成「阿豪」的模樣,血迹斑斑的看著阿朗。
 
「朗哥!冷靜呀!」阿達大喊。
***
「阿朗,你去死啦!」「阿豪」邊喊邊走向阿達。
 
「唔好……唔好埋嚟呀!我道咗歉,我知錯啦!你唔好再纏住,我求下你啦!」阿朗甩開阿達,開始哭喊起來。
 
「朗哥你講咩呀?咩知錯呀?」阿達大叫,可是阿朗好像完全聽不到似的。
***
「知錯?你真係知錯就唔會睇住Daniel死唔救佢啦!你根本一直都好憎Daniel,一直都想佢死!」「阿豪」厲聲說。
 
「唔係,我無憎佢!我唔係唔想救佢,但我救佢唔到,我……我都唔想架!」
 
「你無憎佢?無憎佢點解你嗰晚唔聽佢電話?你知唔知佢嗰陣佢嘅心情係點!無人幫佢嘅嗰種絕望,你又明唔明!你唔好再呃自己啦!」
 
「唔係咁……唔係咁架……對唔住,對唔住呀!」
 
「對唔住有用咩?道歉有用咩?我同阿仁係被你害死架!殺完人道歉就可以得到原諒?你會唔會覺得自己太天真!」
 
「我錯……係我錯,你原諒我啦!我真係知錯啦!」
 
「原諒你?好,你親自落嚟同我講對唔住我咪原諒你囉!」
 
「親自落嚟?咩……咩意思?」阿朗看著「阿豪」,眼裡流露出驚恐的神情。
 
「等我殺咗你,你落嚟地獄同我講對唔住,我再考慮原唔原諒你啦!」
 
阿朗看到「阿豪」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小刀,正一步一步向他逼近。
 
「你……你唔好埋嚟!唔好埋嚟呀!」阿朗嚇得逐步後退。
 
在向後移動時,阿朗感到自己踢到某樣硬物,是剛剛用來挖出阿有骸骨的鐵枝。
阿朗本能地拿起地上的鐵枝,筆直地指向「阿豪」。
 
而「阿豪」也停下了腳步,看來這威嚇是起效了。
 
「朗哥!你做咩呀?放低支鐵棍先講啦!」阿達緊張地說,並緩慢地退後,避免刺激到阿朗。
 
***
「你拎住佢想點呀?又想殺多我一次呀?」「阿豪」對著阿朗大喊。
 
「唔係……我只係想保護自己……我無殺你哋!你哋係自殺架!」
 
「你睇你,你終於講真心話啦!你之前扮道歉扮認錯,但心入面根本唔係咁諗!你同大佬全有咩分別?」
 
「唔好再講……唔好再講啦……」
 
阿朗為了驅散混亂的思緒,本能地揮動著手上的鐵枝,彷佛這樣便能平伏他的思緒。
 
阿達看到阿朗揮動手上的鐵枝,意識到已經不可能再跟阿朗糾纏下去,但在這漆黑的空間裡,根本沒有可以讓他逃走的地方。
 
逃走的念頭在腦海裡閃過後,阿達突然聽到背後傳來「砰嘭」的響聲。
他回頭一看,只見不遠處的地上佈滿碎石,牆上那道裂縫變得更大了,應該足以讓一個成年人通過。
 
阿達警戒地看了看阿朗,心想再不逃跑可能會被阿朗襲擊也說不定。
於是轉身拔腿就跑。
 
***
「哼!對你呢啲唔肯承認錯誤嘅人,就算殺咗你都無意思。我諗到啦,既然同你講無用,咁就等你感受下你最愛嘅人離開嘅滋味,到時你應該知道有啲嘢,唔係道個歉,講句對唔住就可以得到原諒!」「阿豪」說到這裡,轉身便跑。
 
阿朗意會到「阿豪」想對他家人不利,腦海裡瞬間浮現出一個念頭:唔得,唔可以放佢走,我要殺死佢!
 
於是阿朗拿著鐵枝追了上去,但兩人之間的距離卻沒有減少。
 
眼見「阿豪」快要成功逃到地鐵站外,突然間,他卻像是被甚麼絆倒似的,一下子撲倒在地上。
 
就是這一個意外,阿朗已經拿著鐵枝追了上來,並毫不猶豫的狠狠打在「阿豪」的頭上。
 
「阿豪」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阿朗手上的鐵枝又再揮下。
一下、兩下、三下……不知道敲打了多少次後,躺在地上的「阿豪」再沒有任何動靜,阿朗才放下手上的鐵枝,累透的坐在地上。
 
「我……我成功啦……」阿朗心想,他總算阻止了「阿豪」去殺害他的家人。
 
當他這樣想時,眼前的「阿豪」,卻慢慢變回阿達的模樣。
阿朗看著阿達的屍體,那具被他親手破壞掉的屍體,他已作不出任何反應,只懂得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阿達那血肉模糊的模樣。
 
「點解……點解唔係阿豪?點解……」
 
「你又一次殺人啦,之前係阿豪同阿仁,今次係阿達。唔同嘅係,阿豪同阿仁唔係你親自出手,而阿達,就係被你親手,一下一下咁監生打死!」阿有的聲音在阿朗耳邊響起。
 
「阿有……阿有!!!係你,係你累我殺咗阿達!我知係你,你出嚟!出嚟呀!」阿朗聽到阿有的聲音,立刻把剛剛的事情都串連起來。
 
「唔關我事架,我只係照你講嘅去做,消滅咗一部份嘅記憶同人格,係你自己諗返起啲唔好嘅嘢,先會出現幻覺,以為阿豪嚟搵你咋!而且,郁手嘅係你,殺人嘅都係你!」阿有無情地說。
 
「唔係……唔係咁,我……我明明已經知錯,明明已經道咗歉,點解……」
 
「明明已經知錯?唔好扮嘢啦,頭先已經好清楚,你所謂嘅知錯,你所謂嘅道歉,咪又係做啲表面嘢!逼多兩逼,你咪一樣講出心底話!不過,我都好多謝你唔係真心認錯,我先可以睇到咁精彩嘅殺人表演,哈哈!」阿有冷笑了一聲。
 
「我……我係真心知錯......我……」此刻的阿朗已經徹底瘋掉,完全聽不到阿有的說話。
 
「哼!咁就痴咗線!不過你放心,話晒你都幫我起返副骸骨出嚟,等我唔駛再困喺上環站,我唔會殺你嘅!不過,我諗你應該會寧願死,都唔想咁樣生存落去。你就慢慢享受之後嘅時間啦!」說完這句話,通道內享起了一陣淒厲的笑聲後,便又回服平靜了。
 
 
到了地鐵準備運作的時候,職員發現中層月台的牆壁出現了破損,而且更從裂縫中發現了精神錯亂的阿朗和阿達的屍體。
 
嚇了一跳的職員,馬上通知了警方,並封鎖了月台範圍,嚴禁乘客進入該處,還一度造成了許多乘客的不便。
 
而被抓住了的阿朗,由於精神狀態處於極度混亂的狀態,在經過一輪的檢查後,他被送往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聽說被關進精神病院的阿朗,不時會大叫「阿仁!阿豪!唔好呀!」和「阿達,我無心架!」,到底他是否出現幻覺,還是說他真的被三人的陰魂纏著,這個問題,相信只有阿朗自己知道。
 
在阿朗的事情發生後,網上不時會流傳出有人坐上了尾班地鐵後失踪的事件,事實如何,當然無法一一考證。
 
但據說,地鐵公司為了避免再次出現這樣的流言,他們特意在大眾知曉的尾班車時間後,多安排了一班列車,即使有客人誤入地鐵站內,也只會坐上了地鐵公司特意安排的列車上。
 
自此,網上的流言便慢慢減少了。
 
到底是事有湊巧,還是說地鐵公司的安排真的起了作用,這便不得而知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