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清晨的第一道光線映入車窗。

小男緩緩醒來,看見符醫生正用手提電話處理公事。

「史雲,我想去老地方。」

符醫生和小男下車,兩人口中吐了一口白氣。



「喝一口。」

符醫生向小男遞上一小瓶烈酒。

「走吧,在警察學堂我有什麼沒經歷過的,天氣稍涼而已。」

「嗯。」

「醫生可以叫自己的病人喝酒的嗎?」



小男聲音跳脱,神情可愛俏皮。

「慢著,妳的眼睛變回黑色了。」

符醫生雙手捧著小男臉蛋,注視她的眼睛。

小男臉上流下兩行淚痕。

他們緩緩往山下出發,那是一條行山徑,兩旁景色翠綠,空氣清澈。



他們一直保持禮貌距離。

一直走至山頂,兩人走向一條側道。

然後抵達一處建築物。

「愛之深憤場」

建築物上寫著。

兩人來到一個靈位面前,只見已有一高眺俊朗男子默默致哀。

「立品,你來了。」

「智看到他生前未婚妻及最好朋友没有忘記他,一定很高興。」



立品輕輕拉著少男往前,把符醫生擠至後排。

立品、小男開始唱生日歌,切蛋糕,又打開瓶裝飲料。

一齊就如五年前一樣,三人無分彼此。

「如果没有眼睛,可以用心,人的腦袋才是最好的科技,自然其實很偉大。」

「立品,如果有一天,人的眼睛已經發展到取代人的證件、提款卡,證照,政府單單掃描人的瞳孔已經知道一個人的背景,包括學歷、家人、住址、犯罪記錄等等等等,你會覺得世界會更容易控制嗎?」

小男細語。

符醫生正用手提電話記事。



「小男怎麼了?當然是好事呀。」

「那麼,如果我告訴你,政府會在每個人的眼睛植入晶片以達致以上功能。」

小男頓一頓,雙眉緊鎖。

符醫生為小男準備藥物及瓶裝水。

「你這個殺人狂,假惺惺裝什麼好人。」

立品向符醫生尖叫。

「夠了,為了智的面子,別幼稚。」

「什麼,我幼稚,一個雙碩士生,從事政府特許科技研發的我幼稚?」



符醫生只默默望著立品,雙唇含著淺淺微笑。

看在情緒欠佳一方,更覺是一種挑釁。

如果你繼續爆發,只會自暴其短。

「立品,能夠發脾氣是一種幸福。因為,你知道對方緊張你,你發的脾氣他著緊。否則,對方根本不在乎你,你便是野蠻、不講理。」

「如果我告訴你立品,未來世界的政府甚至可以透過民眾植入瞳孔內的晶片,了解民眾的思維,睇法,甚至腦袋內存有一線他們覺得對政府管治有威脅的思想時,你便要入獄,你喜歡嗎?」

立品、符醫生靜靜看向小男,他們怕小男情緒欠佳,默默守護。

「是的小男,智和我一直在研究電腦瞳孔辨別技術,希望透過是項技術替民族免卻所有智能卡片使用麻煩,而有關技術已經有大部分掌握。」



小男合上眼睛。

「有一天,當民眾的眼睛已經植入晶片,他們知道自己的情緒已經被人檢測、掌控,他們已經不敢有思維,思想,不敢有親情,不敢有愛。」

「小男,是的,政府三年前由第一宗死者瞳孔被盜案開始,我公司已經替政府秘密研發有關晶片技術。」

「亦由三年前開始,妳情緒越來越差,符醫生開始出現在妳的生活。」

立品狠狠盯著符醫生。

「智的死,可能是一個原因,妳歉疚因工作不能向他透露太多。」

「不過,我要告訴妳,人的眼睛,從來視遠,近的往往忽視。」

立品輕輕走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