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一眾同事工作至凌晨近清晨的時間,索性在警署辦公室內憇休。

小男手提電話響起,她習慣預設早上七時的鬧鐘。

正當她起步往茶水間時,她看見一個人影站在門外。

要來的總是要來,她頷首。



「我在這片時空的日子總算完了,不要緊,大既是上天給我的一個解脱。」

小男心內默默念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