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地好似已經去咗玩。」BoBo望著手機說。


「去咗玩?去咗邊度玩?」我好奇地問道。


「um......等等.......去天神橋筋商店街。」


「吓?其實我好想去嗰度行,我未去過。」我一臉羨慕地道。




「無架啦,你已經畀本小姐劫持住,返唔到轉頭~」


我轉一轉頭說:「轉到呀。」


「哩個......有啲爛......」她假裝道歉說:「對唔住我已經好努力試,但笑唔出呀!」




「或者妳可以永遠都笑唔出呢。」我帶威脅的語氣道。


「你記得你應承過嘅野,咁我都去得安樂啲。」


「我會呀。」




「真係?」她問。


「真係。」


「勾手指尾~」


「好呀。」


本來只是尾指相勾,不知為何,我們勾著勾著,會從勾手尾指演變成拇指相撲。




「挑機?」她說。


「未驚過!」我說。


她的眼神認真起來。


可是認真歸認真,跟實力還是不相同。


「嘩~~等等先!等等先!」她在最後的關頭,竟然來一招金蟬脫殼,直接「棄手而逃」,放棄戰場。




「喂可以咁架咩?」我問道。


「等等等!」她搖搖手,笑得不能自我。


「走場!當妳輸咗,請飲野!」


「都未完!玩哩個。」


「啪啪啪啪啪?」





擊掌遊戲,就是那種交叉手擊掌,再來手掌手背相擊的那一種,而且速度會越來越加快。


我得承認自己的協調能力是極差,去到第四回合已經完全跟不上她,完全處於被捱打的狀態。


拳手打錯手背,右手打錯左手.......


「渣ga?」她調皮地眨著單眼,語氣帶嘲諷地道。


「唔係囉,動作太難。」




「拍手掌都叫難?」


「咁啱啱拇指相撲妳又叫難?」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咁你想比咩呀?」


「讓妳,反正我比咩都贏。」


「係咩?咁玩數手指囉~」


連續挑戰「數手指」以及「手指劍」後,我都敗陣下來,她一臉得意,我則失意喪志。


「有人輸咗~」


全敗的我,決定否定她的功績:「點解妳淨係識玩啲低能GAME嘅?」


「低能咁你又識玩?」


「為咗陪低能嘅人,勉強學過下咁啦。」


「咁輸比低能嘅人,又係咩人?」


「唔看重勝負、願意出讓戰果但求他人開心嘅人。」


「咁鍾意低能嘅人呢?」


這句話在我耳邊重複徘徊幾遍。


內心正被一點一點的侵佔,門在被敲敲打打。


「街景好靚。」我說。


我們下車的方法也夠隨意,在車門打開幾秒後,我問一句:「我地係邊個站落?」


「咁就哩個啦。」她立時起身,如果反應慢半拍也跟不上她,要被遺留在車上,重現有馬口那一幕。


我們是連車站的名字都沒有瞄過一眼,隨心隨意就下車。


步入一條完全陌生的街道,她反而顯得更興奮。


「我地而家去邊?」


「um.....哩幾日我地都無去買過野呀!」她皺眉說。


「咁所以....?」


「陪本小姐買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