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剛好是一年前,經過一週辛勤工作,好不容易終於撐到了星期五。
 
對於絕大部分上班族而言,星期五的晚上是相當重要的,總算能讓你疲憊不堪的身心稍稍得到一點舒緩。
 
當然,我也不例外。
 
那晚吃過飯後,我便一直窩在房內,一個勁地玩手機和看討論區。
 
正因為是星期五,我才能如此恣意放肆地待到深夜,暫時不用擔心工作什麼的,全心全意地沈迷在自己的世界裏。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許是上班族的一種小確幸吧。
 


然而,這種幸福的感覺並沒有維持了很久。
 
大概到了深夜2時半左右吧,精神已然達到極限,眼簾愈變沉重,雖然還想享受多一會一個人的時光,但身體始終不聽使喚。
 
「睡前上個廁所也好。」一邊想着,我一邊緩緩地從床上爬起來。
 
「咚—」正下方突然傳來某種重物掉下的聲音。
 
「什麼啊,是老爸起來了嗎?」會三更半夜起床的,大概就只有老爸了,他每次睡不着的時候,都會走到廚房喝杯暖水。
 


奇怪的是,在這之後一點動靜也沒有。
 
老爸並沒有回來,不對,應該說他根本沒有下樓。
 
我的房間位於樓梯旁,假如要到地下的話必定會經過,加上我為了通風,把門開得老大的,所以只要有任何人通過,我也應該會察覺得到。
 
可是,別說是老爸,甚至連半個人影也沒有。
 
「……有誰在一樓嗎?」但這個可能性並不大,假設有強盜進屋,不可能會連半點氣息也沒有,至少也會發出些微的聲音才對。
 


我轉為相信是有什麼東西掉落了,但謹慎起見,還是先觀察個十分鐘再上廁所吧。
 
我裹着薄毛毯,呆呆地等待十分鐘過去。
 
正當濃烈的睡意襲來,意識漸漸變得模糊之際,一些莫名其妙的聲音傳進耳中。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從某處響起了一些不規則的聲音。
 
那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剪指甲一樣。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就在我想確認聲音的源頭時,那些詭異的喀嚓聲卻已經到了樓梯旁,音量更變得愈來愈大、愈來愈清脆。
 
我全身即時起了雞皮疙瘩,不用伸手也能感受到心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跳動着。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我害怕得緊閉雙眼,就在喀嚓喀嚓的聲音逼近耳邊之時,卻突然停止了。
 
下一瞬間,我做了讓我後悔莫及的舉動。
 
我慢慢睜開雙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房間對出走廊憑空出現的一大堆指甲屑……
 


到底我是被嚇昏了,還是因為累過頭睡着了,我已經不太記得了。只記得我緊緊地裹着薄被,顫抖着進入夢鄉,那一晚真的睡得很差。
 
隔天我便和家人說我昨晚遭遇到的怪事,但關鍵的指甲屑卻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也就笑笑帶過,誰都認為我是熬夜才會產生錯覺。
 
一直到他們發現理應一直放在客廳某個位置的指甲鉗離奇消失,才終於開始有人相信我說的話。
 
自此以後,我再也沒有享受星期五的深夜時光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