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是一名高中生,同時,也是一名神秘學狂熱者。
 
打從小時候開始,Y已迷上了神秘學,每當聽到幽靈、未確認生物和UFO等一類東西,他便會立刻雙眼發亮,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
 
就連Y本人也說不上來當初為何會喜歡上神秘學。Y認為,大多數男生鍾情超人,女生則愛布娃娃,這在某程度上可說是天性驅使的。
 
於他而言,神秘學就是這樣的存在。
 
與一般常見的那類總愛把喜歡掛在嘴邊,明明只是對超自然一類東西略懂皮毛便愛充專家的九流之輩不同,Y是會把對神秘學的愛付諸行動的,像是念唱咒文、舉行儀式和到靈異熱點等等,無一不試。
 


今年剛升上高中的Y,本來並不打算參加任何學會活動的,與其放學後還留在學校浪費時間做那些打著青春旗號的無聊活動,還不如省點時間多搜羅一些神秘學情報。
 
然而,當Y得知這所學校裏有一個名為「神秘學研究同好會」的組織後,他隨即改變了主意,當天便決定要申請入會。
 
從同學那裏打聽得知,神秘學研究同好會(以下簡稱為「神秘學會」好了)的活動室就位於校舍頂樓。Y放學後,便急不及待地前往活動室的所在地。
 
驟眼看起來是一間毫不顯眼的小房間,據說起初是拿來當雜物房的,後來因為學校社團的數目愈來愈多,活動室數量不足,沒有辦法之下唯有把雜物清空,轉讓給神秘學會充當活動室。
 
門外的牌上以剛勁的草書寫上組織名字,簡潔漆黑的文字散發出一點點神秘的色彩,讓Y看着便興奮不已。
 


叩、叩叩—
 
敲過門後,Y等不及裏面的人應門,便擅自轉動門把,打開了神秘學會活動室的大門。
 
可是,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副不堪入目的光景……
 
一瞬間,Y甚至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整齊潔淨的室內絲毫沒有半點雜物,放置在房間中心的唯一一組桌椅和垃圾桶在寬敞的環境下顯得格外突出。
 


既然是神秘學會,本來還想着房間會有一點點凌亂,周遭滿佈讓人猶如走進異世界國度般的裝飾,並會收藏着不少靈符、水晶或是能量石等一類的東西,但怎麼也料不到裏頭竟會如此簡潔冷清。
 
別說是神秘學會了,驟眼看上去,根本看不出這是一間社團活動室,Y心裏暗自調侃。
 
Y一時之間接受不了現實與幻想之間的巨大落差,這時,坐在活動室內僅有一張椅子上埋着頭不知道在寫些什麼的會長察覺到Y進來後,便倏地站起身,還將Y上下打量了一番。
 
要說為什麼Y會知道眼前這個瘦削高挑的四眼男就是神秘學會的會長,那是因為他的桌面上立着一個用紙箱製成的水牌,上頭用了墨克筆寫着「神秘學會會長」六個大字。
 
「想申請入會嗎?」
 
「呃……是、是的……」想不到還沒開口便突然被會長搶先提問,讓Y有點措手不及。
 
「坦白說,現在同好會內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還有,這個同好會的狀況,相信你也有目共睹吧,即使這樣你也沒問題嗎?」會長並沒有因為有新會員加入而感到特別的興奮,反而毫不保留地將神秘學會的概況告訴了Y,彷彿在考驗他的決心似的。
 
「不、不要緊的!我自小便很喜歡神秘學,除了神秘學,我對其他的學會都沒有興趣。拜託了,會長,請讓我入會!」為表示誠意,Y邊說邊向會長鞠了一躬。


 
老實說,Y在看到活動室的光景後,還是有一點卻步的。不過,既然已經闖進來,也就沒有後退的餘地了。
 
「想不到除了我,這所學校還會有像你這樣的神秘學瘋子啊。好,想入會的話,快給我坐過來!」會長向Y招手,示意要他坐上那張活動室內唯一的椅子。
 
雖然不曉得會長是要幹什麼,但Y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他猜大概是要坐下來填些什麼申請表吧。
 
待Y安坐好後,望向桌面卻只放着會長潦草的筆記,不太看到像是入會文件的東西。
 
Y還在想會不會是掉在哪裏的時候,視野刷地變得白茫茫一片。
 
「看鹽!」會長大吼一聲。
 
Y還沒搞清楚狀況,只見會長又再伸手抓了一大把鹽撒向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