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蘇黎世。
 
健次,美穗與真理雄步出機場。由真理雄駕駛著於機場租借的汽車到達酒店。安頓一切之後,三人就一起外出同遊。
 
在美穗的提議之下,他們先到舊植物園遊玩。
 
「這兒真是美麗。希望這一次是個真正的假期。」向來喜歡花的美穗道。
 
「或者我們這次沒有甚麼重要事情做吧!」
 


那邊廂,捧著相機的真理雄抗議道:「那麼你這不通情達理的傢伙為何要跟我們來?」
 
在出發之前,真理雄和美穗在表面上一切正常;不過他們都在關注著健次的一舉一動。只是,健次倒像動靜不多:除了平常的奪網之外,就只是在客廳中玩電子遊戲。有時,真理雄會坐下來跟他一起玩--以美穗的說話去形容就是「兩個大孩子在客廳中玩翻了」。
 
另外,兩人就沒有發現健次用其他秘密渠道與外界溝通。
 
「真理雄哥哥,是不是不歡迎我?」健次歪著嘴回道。
 
「豈敢!豈敢!我只是說笑而已!」
 


「再者,如果我不跟來誰替你倆拿相機?」健次不甘示弱道:「請你把相機給我,讓我替你倆拍照吧!」
 
將自己的數碼單反相機交給健次之後,真理雄跑到美穗身旁,坐在十九世紀時建成的溫室前,讓健次為他們拍照留念。
 
「好...Smile!」
 
兩人燦爛一笑,健次就按下快門。
 
「看看如何...」真理雄跑過去健次那兒,望望相機背的顯示屏--美穗隨後加入。
 


「蠻不錯!」美穗湊去看看。
 
「也不過不失吧!」健次回道。
 
「不如我們三個一起拍一張留念!」美穗提議。
 
「啊...我沒有帶腳架來...」真理雄難為情道。
 
「真理雄!」美穗不滿啐道。
 
「我執拾行李時以『輕便』為前題嘛...」真理雄露出一副可憐相辯護著。
 
健次看到不遠之處有一對日裔男女在遊賞,於是走去請求他們。
 
「請問你們可不可以為我們拍照?」


 
「可以!」高大卻身型瘦削的男子微笑回道。
 
說罷,男子接過相機,問道:「要以哪兒作為背景?」
 
健次四處張望,不知道如何選擇。
 
「不如就以那一個平原作為背景吧?」女子提議。
 
健次別過頭去看看:看到平原及樹叢展示出迷人的美麗。
 
「好!」健次愉快回道:「拜託!」
 
真理雄將手臂搭在美穗和健次的肩頭上。
 


「準備好?一,二,三,笑!」
 
三人掛上最燦爛的笑容,男子按下快門。
 
真理雄跑去看相片。
 
「沒問題吧?」男子關切問道。
 
真理雄按按檢驗相片:構圖不錯,也沒有失焦。
 
「沒問題!謝謝你!」真理雄答謝。他伸出手來,想跟男子握手。
 
可是男子用手掌擋著,靦腆地婉拒:「對不起!我有病在身,不能與你握手。」
 
真理雄望一望男子的臉容:雖然眼神有光,但是深坎的雙頰及略為蒼白的臉色將這人的健康狀況出賣。


 
再者,蘇黎世的氣溫和暖--真理雄三人以及男子的女伴身穿的是夏裝。健次更將他那在左臂上的「在烈焰中呼嘯的野狼」紋身展露出來,生怕其他人看不到。
 
可是男子身穿一件輕便外套--而裡面是一件長袖襯衫。
 
他又望一望都是身穿夏裝的同行女子。是情人?還是未婚妻?女子笑容雍容優雅,含羞之中卻不經意流露出一絲淡淡憂傷。
 
「不如讓我為你們拍照留念?」真理雄提議。
 
男子婉拒:「我們甚麼都沒有帶來...」
 
「我們會將相片傳給你們!現在電郵傳送十分方便!」真理雄笑著回道:「健仔!」
 
「係!」健次將智能電話掏出來,湊到女子的前面:「請將方便的電郵地址給我。」
 


「沒問題。」女子含羞一笑,將電郵地址告訴健次。兩人交代過後,女子就走到男子的身旁--兩人以溫室作為背景。
 
「謝謝你為我們拍照!」男子溫文答謝。
 
「哥哥,咱們往別處去。」女子溫柔說。
 
男子點點頭,與真理雄等道別之後與妹妹向博物館的方向走。
 
「咱們也去下一個地方。」真理雄說道。
 
「啊!我想去大教堂看看!」健次叫道。
 
美穗帶著一個稀奇的眼神望著健次--她從來沒有想過健次會對教堂這一類宗教建築物有興趣。
 
「那麼我們就去大教堂看看!」
 
三人到達大教堂。由於大教堂因為慈理運在瑞士進行的宗教改革而除去好些聖人雕像,是以這教堂不像羅馬及梵蒂岡的教會那般華麗,但內裡樸素的裝潢卻令人有平靜的感覺。
 
裡面遊人不太多。大家都將腳步放慢,駐足感受這一分「世外」寧靜。
 
以免對環境造成滋擾,真理雄將相機功能調校不需要利用閃光燈。
 
「相傳有一對基督徒兄妹:哥哥叫Felix,妹妹叫Regula。他們因為逃避迫害而來到蘇黎世。可是,他們與他們的僕人Exuperantius難逃一劫;被政府拘捕及殺害。不過,當他們被斬首之後,三人卻神奇地將自己的頭拾起,然後行上山禱告,才安然死去。而這一個地方,就是他們的安息之地。」
 
健次解釋大教堂的起源──真理雄及美穗細心聽著。
 
「想不到你沒有抓小冊子,也知道這些事。」真理雄喃喃道。
 
真理雄和美穗於羅曼式風格的會堂逗留。無意之中,真理雄看到兩個之前見過的身影。
 
「那倆不就是之前遇到的兩兄妹?」
 
「沒錯!」美穗凑過去望望説:「咱們跟他們蠻有緣!」
 
「哥哥看來患上重病...希望上天保祐他。」
 
至於健次:他行到庭廊之中,欣賞著有關聖人事跡的浮雕。
 
在漫不經意之間,一個年約十來歲的當地少年與他擦身而過。
 
健次將手插進褲袋,發現褲袋中多了一件東西--是一個USB記憶棒。
 
這時候,真理雄和美穗進來。
 
「真哥,美穗姐,我們該回酒店!」
 
兩人聽出健次已經收到任務。
 
真理雄點點頭。三人以遊客的步伐離開。
 
回到酒店房間後,健次第一時間取出他的手提電腦,將其開動。
 
「健仔,我們今次的任務是甚麼?」美穗問道。
 
健次將之前收到的記憶棒插入電腦。
 
「你們來看看...這是我們這一次的目標:阿拉伯富商阿拉發.阿拉發。表面上他是一間石油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實際上,他秘密地替一些巴勒斯坦中的武裝組織──甚至伊斯蘭國購買軍火。爸爸認為交易的文件放在他位於市郊的別墅裡,著我們今次潛入看過究竟。如果有這份文件的話便把它偷出來。」
 
真理雄聽後有點嘖嘖出奇:「美國人查不到的東西就要給我們查!」
 
「証明他們的中情局是窩囊飯桶!」健次笑道。
 
「那麼我們如何混入那別墅?」美穗問道。
 
此時,健次將之前在櫃台收取的信封掏出來:「就是這一個吧!」
 
美穗接過信封後,將它打開:「請柬?」
 
「無錯!阿拉發先生兩個星期之後會在他的別墅舉行晚會。你們將會喬裝成為南韓炫明電子集團的副總裁夫婦。而我則是你們的司機。」健次解釋道:「我們要好好部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