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螢幕上,出了這樣的回覆:「你之前想我教你clojure。」
  程釋源:「啊?」
  呃,回想起來了。
  他之前好像為了打開話匣子,想要請教她編程技巧的。沒想到她會記得呢。但未免太熱心了,程釋源有點半信半疑。
  程釋源:「你係為左教我而搵我?」
  蔡思晴:「嗯。不過唔係主要原因。」
  程釋源:「哦?」
  蔡思晴:「真正原因係,我希望你可以重新返學。」
  訊息內容毫不轉彎抹角,少女確切地把意圖道出。在感性與理性的量尺中,蔡思晴絕對站在理性最邊緣的位置。


  程釋源想起那天的事,想起陳天偉那班人的嘴臉和彼此價值觀的分歧,他連一刻也不想面對他們。
  沒有必要回去吧。就算勸說的人,是蔡思晴。
  程釋源:「我唔想返。」
  蔡思晴:「你唔驚會被退學?」
  程釋源:「唔驚。反正我屋企人有錢留畀我,而且我會接freelance job,全職做開發人員。」
  蔡思晴:「你要返學,我先可以教到你clojure。」
  程釋源:「妳有本事追查到我既資料,應該都會有我住址。」
  哼。要教我的話,那就上我家教吧。要我重新上學是不可能的。程釋源如此心想。
  這樣,蔡思晴應該會知難而退吧。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對方也沒有回應。程釋源擺出了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輸入了一句說話後,便準備把手機放下。


  「妳都係唔好理我啦。」
  再大大的吁了一口氣。
  「哈——」
  破壞了和蔡思晴拉近關係的契機,只能感概有緣無份。
  然而,手機的聲音卻再次迴響。
  蔡思晴:「如果戴芷瑜知道你唔再『準時』返學,佢會點諗?」
  蔡思晴:「你明明係分別果日,應承左佢。」
  心臟猛地一跳,那個已逝女孩的臉孔亦隨之浮現。
  為什麼她會提起戴芷瑜呢。
  程釋源咬一咬牙,輸入了以下句子。


  「點解要迫我!妳都知道我唔想返既理由架!」
  對。那天所發生的,蔡思晴也在場。那天冷眼旁觀的她,一定也認為自己只是一個因為他人自殺而無病呻吟的傢伙吧。
  她怎麼會明白自己的感受呢。
  只是,手機的液晶畫面,卻給了這樣的回應。
  「因為一個人既逝去而唔再遵守同佢生前既約定,等於抹殺佢曾經存在既證明。」
  彷如聽到對方冰若冰霜的語調,程釋源的心涼了一截。
  他的抉擇,會讓在天之靈的戴芷瑜失望嗎?
  內心掙扎了一會,接著,他也下了決定。
  程釋源:「好啦。我聽日返去。」
  蔡思晴:「好。」
  蔡思晴:「咁聽日,我係學校門口等你。」
  程釋源:「等我?」
  蔡思晴:「你一個人入課室,一定會同人起衝突。我要睇住你。」
  程釋源:「……嗯。」
  無法理解,她為什麼要多管閒事呢。就算是自己暗戀的對象,也覺得她太過冒犯自己了。不但查出自己手機號碼,而且還把戴芷瑜搬出來……就在如此想著時,對方留下了這樣的訊息。


  蔡思晴:「多謝。你返黎,對呢個世界既運作係必須。」
  程釋源:「……?」
  這是什麼意思。
  算了。沒有必要深究。反正她可能是想跟自己說教,表示每個人也有其價值之類的吧。
  反而,更讓他在意的,是她為何會知道他和戴芷瑜之間的事。就算他和戴芷瑜很親密這件事在班中人所共知,她每天上門叫他起床,還有不遲到的約定,理應是他們二人之間的秘密……
  慢著。有一個人知道。小佳。
  是了。這樣便說得通了。蔡思晴之所以能成功把自己起底,應該是因為她從小佳取得相關情報吧。
  社會工程學(Social Engineering),利用人與人間的交流技巧獲取機密信訊,是駭客的常用技倆。
  哼。沒想到小佳會那麼口疏呢。
  程釋源:「係唔係小佳同你講,我同戴芷瑜之間既事?」
  然而,對方的反應卻意料之外。
  蔡思晴:「邊個小佳?」
  程釋源:「唔好扮野啦。除左佢,冇人知我同佢之間既事。」
  蔡思晴:「你係指我地班果個陳小佳?」
  程釋源:「唔係仲有邊個呀。」


  程釋源磨拳擦掌,想著明天如何跟小佳興師問罪,就在看到蔡思晴接下來的回應後,感到自己的血液,彷彿於一瞬間凝結。
  「陳小佳已經係兩個星期前,自殺死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