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段校園欺凌的影片在Youtube上廣為流傳。
  首先片段的開頭,是一名學生對著一名學生拳打腳踢,在毆打的過程中,貌似主謀的學生一邊打一邊哼著奇怪的歌,而身旁的人也起哄起來。
  「學校有個大仆街,大仆街!佢個名叫做陳小佳!」
  「砰!砰!」
  「嗚呀。」被打兩拳後,受害者弓起身子,掩著腹部。
  「陳小佳。」主謀一手抽起受害者的頭髮。「果日落我面呀嘛。話我溝唔到女,唔係因為佢有男朋友,而係因為佢唔鐘意我既為人呀嘛。」
  「我……我冇咁講過。」
  「冇?」
  他扇了受害者兩巴掌後,一手搶了其手機。受害者此時卻莫名地變得極為激動,想要搶回卻不果。
  「畀……畀返我。」


  「畀返你?好難。」
  那人的爪牙按住了他使其動彈不得,然後檢視受害者的手機內容,不一會,便發現其手機畫面顯示的,是一個遊戲影像。
  「估唔到你都有玩PAD喎。一睇……哇。成堆勁野既。」
  「你……」
  「如果我剷哂你既怪,你估下你仲玩唔玩得成?」
  受害人臉都變青了,毫無疑問遊戲是這個人的心血。
  「唔好呀……當我求下你。我讀書運動唔叻,亦都冇乜朋友。淨係得呢隻game我先搵到自己既存在價值……」
  言下之意,這個遊戲就是他的最大心血,他的存在感,建基於遊戲上。
  然而,那個人卻殘酷地破壞了他的存在理由。他進行了幾項操作,然後再把手機畫面展示於對方面前。
  「唔好意思,太遲。」


  「啊……啊啊……」絕望的哀號。
  「哈哈哈哈哈哈!屌屌屌屌屌你,屌你屌你,屌你老母屌你老母呀陳小佳!」
  他大笑,然後隨手把手機丟在地上,接著揚長而去。影像,終結於受害人跪下的背影。
  程釋源一直追問蔡思晴小佳的事,於是她把這條影片傳給他。
  程釋源一直重播影像,直到深夜。
  每一次的重播,他的心就好像被刺了一下。
  他很清楚,小佳跟自己一樣都不擅和人打交道,盡可能避免與人交集,只全心投入自己所熱衷的事物。
  彼此意氣相投,儘管不是莫逆之交,他們卻熟悉對方。
  他知道小佳個性比自己懦弱,在影片終結的一刻,他就知道小佳鐵定會終結自己的生命。
  他死了,殺死他的人是陳天偉。


  然而死因是自殺,沒有人會追究,事件也會不了了之。最後,小佳就會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完全消失。
  先是戴芷瑜,然後是小佳。
  這是世界捍衛自殺意願的結果。
  此夜,輾轉難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