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要遵守戴芷瑜的諾言,這天不但要重返校園,而且必須準時。克服了賴床後,他昂然闊首的走向校園,儘管心情糟得無以復加。
  在課室中,他應該如何面對班上其他人?特別是陳天偉。
  他恨不得毒打那傢伙一頓,可是以他的身手,絕不可能。搞不好他會成為被欺凌的目標呢。
  算了。反正離畢業不遠,忍過去就好了。
  為了貫徹與她的約定。絕不能如蔡思晴所說,抹殺了她曾經存在過的證明。
  很快的,他就到達學校大門前了,看看手錶,距離響鈴還有充裕的時間。
  「喂。」這個時候,程釋源耳邊響起一道嗓音,轉身一望,赫然發現一個戴著紅色粗框眼鏡的少女靠著大門旁的石牆,交疊著雙手,不帶一絲情感。
  這個少女束著一頭黑馬尾,鼻子高挑,面部輪廓有點像混血兒,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只是,她渾身散發了知性的氣場,給人遙不可及的印象。
  看在眼裡的程釋源,不由得吞嚥了口水,當日朝思暮想的女孩,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叫住自己。
  「啊……早晨呀。」


  他低著頭,無法與少女的目光對上。
  「仲有八分鐘三十八秒,校鐘先會響。由呢度行去課室,需要五分鐘十四秒。你想係度企三分鐘再出發,定依家開始行?」  
  少女目無表情,聲音不帶抑揚頓挫,說她是機械人,沒人會有所異議。
  「……我地行啦。」
  兩人步速不徐不急的走著,跟在背後的程釋源,看著少女行走時飄逸的馬尾,不由得臉紅耳赤。
  只是,對於昨天那番對話,心中還是一片茫然。
  實在有太多問題想問她。於是,他打開了話匣子。
  「思……思晴同學。」
  「嗯?」
  「我想問……點解妳會想我返學。」說話,帶點吞吞吐吐。


  總不可能是她想念自己吧。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我會話畀你知,不過唔係依家。」她冷靜地說,步速沒有改變。「畢竟距離上堂,唔係淨返好多時間。」
  「哦……」
  「放學之後黎我屋企啦。到時我會好好解釋清楚。」
  「咦!」
  大吃一驚。
  哪有人剛相識不久就請男性回家作客的呀。雖然他也不覺得會有什麼意外發展就是了。
  很快的,二人也快走到班門前。
  「唉。」
  一想到等下會被杯葛欺凌,心情無比低落。然而,蔡思晴卻似乎讀取了其心思,說:「一陣間照平常坐返自己個位就得。」


  「吓?」
  「總之佢唔會搞你。只要你唔撩佢既話。」
  從進入班房那刻,班中氣溫驟然下降,程釋源感受到各種異樣目光。
  「……呼。」他深吸一口氣,然後大步走回自己坐位。
  雖然早就決定無視,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偷偷向陳天偉的座位瞄了一眼。二人的視線相觸了一秒不到,他便把目光錯開,繼續跟身邊的朋友聊天。
  不可思議。既然身為頭號不良的他沒有表示,其他人自然也不會有所反應,班裡也變成了以往的日常。
  他只是跟平常一樣,在班中扮演著空氣人的角色。沒有比這更好的結局了。
  可是這卻一點也不合理。
  大抵身為一名IT狗,性格也喜歡尋根究底。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還是說,有人在背後做了一些事,免去了自己被針對的下場呢。他不其然把頭轉向蔡思晴,發現少女以冰冷的目光注視自己。
  「唔好問。」
  彷如早就預測到他會提問,蔡思晴率先阻止了他。
  「留返放學先講。」
  他乖乖閉上了嘴,目光環顧班房,發現多了幾張空桌子,黑板的角落除了寫上值日生外,還多了一個本班自殺名單,上面寫有五個人的名字。
  凡事只要開了頭,就一定會有跟隨者。
  戴芷瑜的名字理所當然的在名單之首,看在眼裡的程釋源不禁鼻頭一酸。


  ……還是很掛念戴芷瑜啊。
  「我係為左你,先再返黎呢個咁乞人憎既地方咋。」他自言自語。
  鐘聲隨即響起。老師進入班房看到程釋源時一臉驚訝,接著便陪笑打冷場:「哎呀,你肯返學就好啦,我地全班同學都等緊你返黎……」
  虛偽得連嘲諷的意欲也沒有。程釋源只是冷眼看著窗外。
  接著是平常的授課,小息,授課,午飯和授課,好不容易,這天也終於結束了。所有人徐徐離開教室,剩下程釋源和蔡思晴二人。
  「落堂啦。」程釋源。
  「咁我地行啦。」蔡思晴。
  二人步出校門,少女走在前,少年緊隨其後。他心情七上八落的走了一會,然後彼此於一棟平凡的住宅大廈前停下。輸入密碼,跟管理員打了個招面,然後乘搭升降機。
  在升降機的封閉空間中,不說話好像有點尷尬,程釋源便打開話匣子:「原來妳住係學校附近架?」
  「係。」
  「一陣間我去妳屋企,妳屋企人會唔會介意呀。」
  「我冇屋企人。」
  那麼快便踩到地雷了。自己還真不會挑話題。他搔搔頭,一臉靦腆:「唔好意思呀。」
  「唔緊要。你背景同我差唔多。」
  氣氛馬上凍結。雖然他早就習慣家人不在的生活,但感覺還是不是味兒。就在這個時候,升降機大門打開,蔡思晴也掏出鑰匙,打開了自家的門。


  「隨便坐。」
  「哦。」
  「想飲咩?」
  「……咩都得啦。」
  少女從雪櫃拿出了兩包紫色西瓜汁,二人在飯桌面對面而坐。程釋源四處張望,發現家中的佈置極為簡約,沒有半點身處女孩子家的感覺。
  然後,他的目光,集中在那包紫色西瓜汁之上,不禁回想起,那是摯友戴芷瑜最愛的飲品。
  「喂!IT狗!講個秘密畀你知呀。」
  回憶中的少女奔在前面,咬著西瓜汁的吸管,煞有其事地說。
  「你有冇睇過新海誠套『你的名字』呀!知唔知,紫色西瓜汁同套戲入面既口嚼酒一樣,都係有回溯時間既能力!當你遇到唔開心既事果陣,只要飲一啖你就會開心返哂,好似唔開心既事從來冇發生過咁。」
  那個時候,只是覺得她很笨很無聊,但是他如今也甘願犯傻相信。
  只要喝一口,她就會復活過來,她的自殺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般。
  他啜飲紙包飲品時,只是感到一陣甜味,時間,卻沒有逆轉。
  暗地裡嘲笑愚昧的自己。
  「紫色西瓜汁唔岩你口味?」蔡思晴問。
  「冇,只係諗起少少嘢。」


  程釋源說著時有點坐立不安,畢竟他對少女的意圖一無所知。  
  「我帶你黎我屋企係因為我有野想你知道,我亦唔想告知既過程,被其他人所騷擾。」
  她把雙手放在桌前,表情依然紋風不動。但是,感覺她所散發的氣場,比以往更嚴肅。
  「咁我地開始啦。」
  「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