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兩晚沒有好好睡覺了。程釋源雙眼頂著大大的黑眼圈。
  昨天名為蔡思晴的少女,跟他說了一堆莫名奇妙的話,而且還差點死在他的面前。
  在上學途中整理一下吧。
  對於她所說的,世界真面目。
  世界是由高一個次元的角色構造出來的空間的思想。 
  世界需要垃圾回收,用以維護系統的設定。
  一個人的存在價值由世界所決定,如果失去價值,其命運會以自殺為終結,而世界決定了,蔡思晴這個人會為自己而生。
  ……哈。怎麼可能。全部都是一派胡言。
  蔡思晴本來就奇奇怪怪的。她只是一個從不與人接觸,比自己更狂熱於電腦的怪人而已。
  回想起來,真不知道自己當初是怎樣被她吸引的。真是笨呀。


  還是不要再跟她糾纏下去好了。
  下了這樣的決定後,便見到蔡思晴如木頭人般站在學校大門前。
  不能跟她目光對上。不能跟她目光對上。他一直這樣想,腳步也加快起來。
  「早晨,程釋源同學……」
  當她說完這句話時,程釋源已經遠去,少女不發一言以快步跟上。程釋源因為平時缺乏運動的關係,才不過十秒,就被她追上了。
  「程釋源同學,點解你要趕住返課室?仲有十五分鐘先打鐘,仲有好多時間。」
  「嗄……嗄。咁我肚餓,想買早餐得唔得呀。」
  「得。今日canteen早餐,個人推薦A餐,吉烈豬扒炒蛋多士加奶茶。」
  「你……」
  「前晚用survey monkey做左個調查,呢個餐係學生之中評價最高。」


  「煩死人啦。我係要叫B餐呀,吹咩?」
  「呢個我唔建議……」
  未待她說完,他便走到飯堂櫃檯前,大叫:「阿姐,一個B餐唔該。」
  突然,全場鴉雀無聲。
  「吓,竟然有人叫B餐……」其中一名同學說。
  「呢條友真係唔識死呀。」另一名同學冷笑。
  「哥仔,你做乜咁睇唔開呀。」有人嘆氣。
  此起彼落的竊竊私語,使其不安起來。
  「喂,食個常餐B之嘛,又唔係食屎,做乜咁大反應呀你地。」他說。
  「你知唔知,一個星期前『勁辣競食學會』同飯堂老闆搞左個合作活動,除左A餐之外咩都會特別加料,辣度起碼係譚仔大辣……」


  「吓,唔撚係呀!」
  「唔好扮野啦,呢單野成間學校都知。」
  他剛剛才復課,怎麼會知道呢。但他怎麼也說不出口,只能硬食了。老闆捧出了一碗血紅色的餐蛋麵,程釋源吃了半碗便宣告陣亡。
  本來就受到失眠的煎熬,再加上吃了太辣的食物,上課,也是沒精打采的。熬了幾節課和拉了幾次肚子後,他徐徐舉起手,說:「我想早退……」
  在恥笑聲下離開絕非好受,在步出學校範圍時,心裡暗暗咒罵那個女孩。
  「一日最衰都係佢,搞到我屙到仆街……」
  「我明明推薦左A餐。」
  聲音從身後傳來,只見蔡思晴而不徐不疾的步速跟在自己的身後。
  「妳!妳跟黎做咩!」
  「我都早退左。」
  「激死我啦……」程釋源像少女般跺著腳。「大姐呀。我淨係想安安樂樂咁過埋淨返既校園生活咋,點解妳要迫我呀?」
  她說:「我冇迫你呀。我話過我會做你既工具,所以我希望可以處於最接近你既距離,隨時接收你既命令。」
  程釋源沒好氣地說:「妳痴線架咩。」  
  少女,卻沒有半點迷茫。
  「我好認真。」


  「……妳畀我好好休息下。」
  「好。」
  他轉身而走,少女也追了上來。 
  「喂!我都話左要休息喇,妳仲跟黎做乜呀。」程釋源怒道。
  「我唔會出聲,唔會騷擾到你。」
  「咁都冇理由跟住我架!信唔信我報警丫拿!」
  「如果我畀人拉係你所希望既,請便。」少女說著時拿出手機連按9字三次,程釋源見狀馬上阻止。
  「大姐呀,妳唔好咁痴線啦!」
  「激親你,對唔住。」少女低著頭,形式上道了歉。
  程釋源深呼吸了數遍,希望讓自己盡快冷靜下來。
  「妳話會聽我話丫嘛。咁妳留係度,唔好跟住我。」
  「明白。」她畢直地站著,程釋源半信半疑的往後退了幾步,少女也如指示般佇立不動。他繼續退後退後,直到少女的身影消失。
  「……怪人。」他喃喃自語。
  回到家後,程釋源頓時覺得安心起來,因為只有在家中,才不用面對煩惱。
  洗了個澡後,只穿內衣褲的他大字型的倒在床上。


  這幾天實在太瘋狂了。明明才復課了兩天……不對,一天半而已,所接收的訊息量之多,感覺就像過了幾個月一般。
  意識開始流失,眼簾也愈來愈重,直到回復知覺時,發現自己陷入一片漆黑。他摸著黑把電燈打開,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原來經已夜深。
  ……生理時鐘好像搞亂了。
  沒所謂吧。在上課前這幾小時,久違地做一下side project好了。他這樣想著,高興地坐在電腦前,心想得到充足的休息後,工作效率一定不錯。
  才敲了鍵盤沒多久,窗外傳來雨水浙瀝。
  最近好像經常下雨呢。如此感概著的程釋源泡了杯咖啡,喝了一口。一陣不安的想法突然來襲。
  「妳話會聽我話丫嘛。咁妳留係度,唔好跟住我。」
  這是他對少女最後說的一句話。
  本來只是想趕走她而已,該不會還在學校正門吧。稍有常識也不會聽他隨便亂說,就算再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她真的在那邊傻傻的等,下了這樣的大雨,應該也會放棄吧。
  有點不放心,給她發幾個訊息好了。不是有她的號碼嗎。
  「喂,妳仲未訓就應一應我。」
  ……
  過了十分鐘,依然沒有藍剔。
  他跟少女都是熱衷編程的人,都清楚知道,在電腦上寫的每一個指令必須毫不含糊,它跟人不一樣,只會確切地執行指令,不會解讀字面下的深層意思,簡單來說,就是開不起玩笑。
  宛如電腦一樣般存在的她,告知了自己會為他做任何事,此刻,她在那邊守候並不意外。


  一想及此,一陣刺冷直入骨髓。他隨手拿起兩把雨傘,直奔出門。
  「嗒嗒嗒嗒……」
  本來就已經深夜,加上下起大雨,街上只有零星的行人。還好家跟學校距離不遠,全速奔跑的話,不消十分鐘就能到達吧。
  愈來愈接近學校了,遠處如預想般站著一位濕透的女性。那個人沒有因為寒冷而發抖,臉上也沒有表露出任何疲累的神色。
  只是像理所當然的,站立著。
  程釋源馬上打開一把雨傘,擋在少女的頭上,大聲叫道:「喂!妳係咪傻架!點解妳要留係度呀!」
  「你叫我留低。」
  「嗚!」
  算了。跟她爭論下去也沒意義。從這件事中明白到,只要是自己說的任何事,她也會抱著必須完成的決心。
  「咁我命令妳,依家跟我返屋企,沖個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