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一張眼,程釋源便坐直身子用力伸展四肢,作為一個懶腰,可以說是世界級。他又看了一看床邊的鬧鐘,得悉如今早上十點。
  「才」早上十點而已嘛。
  今天是假日,怎樣也要全力補眠。畢竟之前那幾天,已經被蔡思晴折騰得有點精神衰弱了。一念及此,他又倒在床上,準備睡回籠覺。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震了一下。
  啊。有訊息嗎。大概是蔡思晴傳過來的吧。如果是幾個月前,收到她的短訊一定會喜出望外,可是現在只是感到無比煩厭。
  無視好了。隔了十分鐘,它的震動沒有停止。但他還是決定無視。
  她應該會很快死心吧。正當他快要進入夢鄉時,手機以最大聲量播放了奇妙的樂曲,把程釋源嚇得整個人彈了起來。
  「嘟嘟嚕嘟嘟嚕嘟嘟嚕嘟嘟嚕大大大!嘟嘟嚕嘟嘟嚕嘟嘟嚕嘟嘟嚕大大大!」
  經這一嚇,睡意全消。他深呼吸了一口氣,雖然他還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百份百肯定那是蔡思晴搞的鬼。他把手機解鎖,接下Whatsapp icon,發現蔡思晴留下過百條訊息。
  內容大同小異,基本上都是在問「程釋源同學,起身未?」


  而最新的留言,是:「我估你未起身。希望呢首歌可以幫你提起精神。」
  「你……做左啲咩黎呀。」
  她打了一個「?」的符號。
  「點解我部機……會無端端播歌架!仲要係印度F4?」
  「我登入你部手機,取消左靜音模式,同埋更換手機鈴聲。」
  程釋源一把抓亂了自己的頭髮,然後仰天大叫:「呀!!!屌!!!」
  為了吸引注意,她居然駭進了自己的手機?那到底需要怎樣的技術才能做到呀!而且到底是多欠常識呀!
  快要崩潰了。
  「我查過呢首歌係亞洲好出名,係Youtube亦都有好高既點播率。所以揀左呢首。」
  她又問:「你唔鐘意?」


  程釋源本來想跟她說,駭進人家手機是侵犯隱私的過份行為,要對她好好說教一番,但身為IT狗的他,覺得這樣做就等於輸了。
  既然她有本事駭進自己的手機,那是他的疏忽,是他技不如人。程釋源自知在網絡安全方面認識不深,將來必須加以進修,假以時日要反駭她的電腦。
  但那是題外話了。
  程釋源:「是但啦。總之我好攰呀,妳畀我休息下得唔得呀。」
  對方回應:「但係今日係假期,時間會比較鬆動,非常適合調查。」
  程釋源:「吓。妳講咩呀……」
  「調查戴芷瑜自殺既事。」
  看到了這段訊息,他的雙眼瞪得圓圓的,不高興的心情一掃而空,反而感到無比慚愧。
  對啊。他無法對戴芷瑜的死釋懷,曾經向那名少女提及過想要查清其死亡的真相,但是他一直沒有行動,連找尋真相也由少女主動安排。
  他到底怠慢到一個怎樣的地步呀。他的決心難不成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嗎?這樣想著,他馬上跑到洗手間梳洗,然後向蔡思晴發出了這樣的訊息:「冇錯。咁今日我地約一約出黎啦。半個鐘之後,去學校附近間Coffee shop門口等。之後再商量點做。」


  「好。」
  約好了見面後,程釋源對一件事稍感在意。
  「係啦,蔡思晴。」
  「?」
  「點解妳個個回覆,都會加咁多表情落去?之前都唔見妳有呢個習慣架。」
  畫面顯示蔡思晴正在輸入訊息。但是,這個狀態卻好像花了比平常更長時間。畢竟,她是一個短訊秒回的傢伙。她是在考慮著什麼事情嗎。她是不是要打什麼長篇大論的句語呢。
  「依家流行留言夾雜表情符號,用以突出語氣。」
  然而,她的答覆,只是短短的一句話。
  「咩意思呀。」
  她回應:「你之前話過……我唔應該做一個工具,應該表現出自己既情感。我唔係好明白點先可以表達到自己,所以最起碼我想令傳訊息既我,係一個情感豐富既人。」
  她又問:「你唔鐘意?」
  變成表情西是她所踏出的第一步,是有點脫離常識,但他開始有點對她改觀。儘管程釋源本來很討厭別人濫用表情,在某知名網上論壇中他有著「表情撚狙擊手」的別稱。
  「唔駛問我意見。妳自己鐘意用就得啦。」
  「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