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釋源進食的速度加快,蔡思晴見狀也馬上啜飲幾口紫色西瓜汁特飲,不一會的,桌上的食物飲料一掃而空,程釋源馬上走到櫃檯前結帳,蔡思晴只得緊隨其後。
  不消說,接下來當然是到戴芷瑜的家,看看能不能找到導致她自殺的原因。
  二人急步在大路走著,蔡思晴問:「程釋源同學,你有佢屋企鎖匙?」
  「嗯。佢之前成日上我屋企叫我起身,咁順利成章我地都交換埋鎖匙,大家都有個照應。」
  「如果係咁,你應該對佢屋企都幾熟悉。」
  「唔係。其實我已經差唔多三年冇上佢屋企啦。」
  就算是喜怒不形於色的蔡思晴,也因訝異而揚眉。
  「妳去到佢屋企就會知。」
  戴芷瑜的家離程釋源家不遠,大概是幾條街間隔的距離,用走的,大概十多分鐘就到了。
  蔡思晴走了一陣子後,腳步突然變慢。程釋源便回頭問:「做咩呀妳。」


  「……呢條路好熟口面。」
  「條條路都差唔多架啦,有咩咁出奇呀。」
  「但我印象中未行過。」
  「咪Déjà vu囉。正常生理現象啦。」
  「唔係咁簡單。我唔知道戴芷瑜既具體住址,但係我知道點樣去。就好似身體已經記憶左,會自動引領我去目的地咁。」蔡思晴雙眼筆直地看著程釋源,罕有地表達自己的主張:「可唔可以由我帶路?」
  程釋源本來想以避免浪費時間為由拒絕,可是細心一想,就算她迷路了也不會耽誤多久,而且說不定她會有什麼發現,於是他退至蔡思晴身後,由其引路。蔡思晴開始走著,直行,在街角轉右,動作不帶半點遲疑。他們走進了小巷。以往走慣大路的程釋源,也不知道有這樣的一條捷徑。
  然後,他們在一棟住宅大廈前停下。程釋源知道,戴芷瑜的單位就在大廈的第十七層內。
  沒想到她真的找到啊。她的大腦內置GPS嗎。
  程釋源問:「妳之前有冇查過佢屋企住址?如果唔係,冇理由會識黎。」
  蔡思晴回應:「冇。」


  程釋源揚眉:「真係?」
  對於質疑,蔡思晴沒有感到不滿,只是說:「我冇講大話。」
  真的如她所說,她的身體記住了去戴芷瑜家的路?不可能的,她跟戴芷瑜應該不是很熟,戴芷瑜也不見得會邀請她到家裡作客。
  「我同戴芷瑜,從來冇講過一句話。」彷彿讀取了程釋源心中所想,蔡思晴加以證實。「我知你諗咩,我都覺得好唔合理。」
  「估唔到有野連妳都解釋唔到。」程釋源語帶嘲諷。明明之前腦洞大開,作出了那麼瘋狂的假說,但如今竟然如此老實。
  真是個怪人。
  「但係呢個唔係重點。正事要緊,我地快啲上樓啦。」  
  在她的提點下,二人進入大廈,乘搭升降機到目標樓層。程釋源右手取出了戴芷瑜鑰匙,左手緊緊握拳。一想到要踏入故友的家,心情難免複雜,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須冷靜下來——要是頭腦發熱的話,很可能會錯過重要的線索。
  「啪。」
  她家大門的鎖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