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了她的住所後,為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程釋源馬上把門關上,而蔡思晴隨即被愈發強烈的既視感籠罩。
  她非常確定這是她第一次進入戴芷瑜的住所——至少她能保證,沒有來過這裡的相關記憶。
  她們連打招呼也不曾有過。一個是校園的風頭躉,一個是陰沉的電腦沉迷者,二人風馬牛不相及,是如平行線般活在不同世界的人,要不是要成為程釋源的助力,她想她的人生絕對不會跟戴芷瑜拉上關係。
  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呢。實在很在意。
  蔡思晴首次湧現出單純為了自己,想要更加認識這個死去的人的想法。
  「呢度就係佢屋企啦。佢屋企既擺設同三年前都係差唔多。」程釋源有點感慨。  
  就這樣環顧四周,她的家尚算整齊,基本上是一個平凡的家,唯一特別吸睛的,是客廳處有一個放著多個獎盃的櫥櫃,金光閃閃的看上去十分耀眼。
  二人的視線不約而同地看上去那個櫥櫃。
  「程釋源同學,我記得戴芷瑜係學校女子籃球隊主力。呢啲都係佢既獎?」
  對於蔡思晴這番話,程釋源卻像被觸到痛處般皺著眉,咬著牙說:「其實佢打籃球,並唔係打左好耐。」


  意味不明。所以,蔡思晴說:「我唔明你意思。」
  「妳睇清楚裡面獎盃上面寫乜先。」
  蔡思晴依言察看,林林總總的獎項上有著不一樣的標語。
  「XX屆XX區少年組別跆拳道總冠軍」
  「XX校運會女子短跑一百米冠軍」
  「20XX年校際女子足球比賽亞軍」
  蔡思晴說:「可以係不同領域上取得驕人成就,毫無疑問,佢係一個運動天才。」
  程釋源慘然一笑。
  「錯。你再睇埋,放係最入裡面獎盃上面寫乜。」
  放左最前的獎盃擋住了後面的獎盃,於是程釋源把它們放在一旁,讓蔡思晴探頭細看。


  那些獎盃的造型跟之前的相比極為古怪,形狀居然搞得像鍵盤滑鼠般。蔡思晴拿出其中一個,看到上面寫的是「Google Code Jam 20XX Finalist」,旁邊的寫著「Codechef 20XX Top Performer」。
  熟悉IT業界的蔡思晴,當然知道那些是程式競技比賽獎項,而且還是世界級的。
  「佢係一個天才。運動又好,學業又好……任何事都可以好快上手既天才。」
  他坐了下來,有點洩氣地說。
  「既然妳要幫我,咁我同妳講清楚我同戴芷瑜既背景啦。同埋我會話畀妳知點解由三年前開始,我會抗拒上佢屋企。」
  「嗯。」
  蔡思晴也坐了下來,一副願意細心聆聽的樣子。程釋源確定了取得少女的注意後,便把他一直埋藏於心底的秘密和盤托出。
  「其實戴芷瑜既IT知識,比我同妳更加高。」
  要是蔡思晴沒有看到剛才那幾個獎項,她是絕對不會相信的。畢竟,她的那陽光少女般的形象,無法與普遍帶給人陰沉感覺的程式員掛勾。
  「我同佢係青梅竹馬,由細識到大。佢既成長,一直受到注目。」


  因為其出色的體育天份,從小學開始,她就在各式各樣的比賽取得優秀的成績,因為如此,她極受同學和老師的愛戴。如此相對的,程釋源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學生,是一個任何事物,任何層面也比不上戴芷瑜的角色。是一個死了也沒差的角色。
  偏偏他卻是戴芷瑜最好的朋友。
  「我曾經有過想疏遠戴芷瑜既諗法。但係,佢無論點都會死纏爛打,加上我地果陣仲細,要嬲佢又嬲唔落,好快就再玩返埋一齊。」
  他本來是低著頭說著,此時抬一抬頭,發現蔡思晴嘴角泛起會心微笑。也許,她也不是想像中那麼冰冷。
  「之後,佢勸阻我自殺,教左我珍惜生命的道理。」
  她改變了他從世界學來,那歪曲的崇尚自殺人生觀。對於程釋源來說,戴芷瑜是一個只有憧憬,甚至是沒法觸及的存在。所以,他不會對少女抱有愛情。就算在升上中學後,她的外貌變得更加出眾,也沒有改變他的想法。
  就在中四那一年,程釋源首次接觸到電腦編程,對其產生了濃厚興趣,變得沉迷其中。他推了戴芷瑜好幾次的邀約,就算多番被揶揄為IT狗,也要要在家中好好進行作業。
  有一次,他花了幾個月寫了一個手機遊戲應用程式,是他的自信作。他把遊戲展示給少女,少女也玩得不亦樂乎。
  那個時候,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寫程式是他難得有興趣而擅長的,也就是說,是唯一一個不會被戴芷瑜比下去的領域。
  那樣,他們間的距離是不是就會稍為拉近呢。
  如果他在這方面變成專家,是不是能夠成為配得上她的存在呢。
  這樣想著,他下定決心必須更加精進自己編程技術。然而在數天後,戴芷瑜一蹦一跳地展示著自己的手機。原來,她也寫了一個看來跟自己作品很像的應用程式。他試用了一下,不論是流暢度或表現性能,也比自己寫的來得要好。
  「你係Github分享過自己既source
code?」蔡思晴突然問道。
  的確。馬上能想出來的可能性,是她拿了程釋源的程式碼再加以修改。


  程釋源卻搖了搖頭。
  「佢用過一次就估到佢背後既運作原理,係幾日之內由零,寫出一個比我用左三個月寫出黎更好既程式。」
  「……佢之前有冇學過?」
  「我之前問過佢。佢話佢用左大約一日搵資料,就學識左基本理論。」
  這就是天才的學習能力嗎。才一天,就達到自己三年而來的水平嗎。然後,她有時會邀請程釋源到她家,分享自己的成果。
  「如果咁樣咁樣寫,好似會令到Complexity由n^2 變做n log n喎!」
  「睇下,IT狗!我之前寫果個app放左去appstore啦,好似上左熱門排行呀!」
  「喂!我前排參加左Google Code Jam,依家去到Round-3啦。如果我去美國比賽,請埋你去啦!」
  程釋源很清楚明瞭,她的技術、她的知識早已比自己高上不知多少層次。雖然每次他都是陪笑著,但是心中的黑暗面不住擴張,接著在某一天,他積存以久的嫉妒心爆發,跟戴芷瑜吵了一架。自那天以後,她不再跟程釋源提任何編程的事,當然也不再邀請程釋源到她家鑽研編程技術。
  程釋源一直為這件事感到內疚,好幾次想跟戴芷瑜道歉也說不出口。
  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
  「簡單講,我唔上佢屋企,都係源於我既自卑感啦。」他如自嘲的語氣說。
  程釋源看了看少女。明明關係還不算太熟絡,沒想到自己會打開心胸。
  「咁樣會唔會好蠢?」
  「嫉妒係人既基本情感,唔會蠢。」


  程釋源苦笑了一下:「妳真係唔識安慰人。」
  不過,他還是挺感謝蔡思晴的,因為這件事一直也是自己的心結,說出來後心情暢快不少。
  「講完故仔,我地開始搵下佢自殺既線索啦。」
  「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