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戴芷瑜家中翻摷了一會,可是一時間也找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就在這個時候,蔡思晴望向她家的電腦,心想裡面可能存放著什麼線索,便按下了電源。
  「會唔會侵犯私隱呀……」
  程釋源說到一半,就看到了蔡思晴那不解的神情。
  是啊。他來這裡是要查清真相,早在他踏進大門的那一刻,就已經是侵犯了。為了找尋真相,為了讓事件水落石出,這點必須折衷。
  「算啦,冇野。」
  要是戴芷瑜在天之靈的話,一定不會介意的。如此相信著的他,繼續翻查書架。
  蔡思晴進入了電腦桌面,發現比想像中整齊,她以往的專案、作品、照片等,都有好好分類好。她隨意點進名為專案的文件夾,發現裡面所有文件的更新日期也年代久遠。
  果然放棄編程了嗎?是因為考慮到程釋源的心情,才不再繼續下去吧。蔡思晴心想。
  就在她查閱內容之際,位於桌面角落的一個檔案吸引了她的注意,因為檔案的名字,叫「Please Open」。
  該不會是病毒吧。她使用了防毒軟件檢查,證實內容並無異樣後才打開,卻發現文件遭到加密。專長駭客技術的她,於是馬上著手破解,但看了一段時間後她不禁暗暗吃驚。


  「……程釋源同學,你過一過黎。」
  把程釋源叫來後,蔡思晴劈頭就問:「如果……戴芷瑜用密碼既話,你會覺得係咩?個密碼最長有六個字母。」
  「吓?」
  程釋提供了幾個猜測,蔡思晴「噠噠噠」的快速輸入,但是沒有成功。
  「佢呢個文件,用左經典既SHA(Secure Hash Algorithms)加密技術。」蔡思晴說。
  簡單來說,就是使用公式把一個原始的輸入碼轉換成一串長長的密碼,要破解,就必須找出那個完全一致的密碼,但問題是這個算法是無法倒著算出來,公認的唯一解決方案是暴力算法。暴力算法,故名思義就是一直猜一直猜直到猜出答案,然而這方法極其耗費時間和記憶,所以算是最後手段。
  程釋源抹了一額汗:「咁即係話,呢個file係開唔到?」
  原來,也有事是蔡思晴做不到的嗎?
  不過,蔡思晴卻搖了搖頭。
  「唔係。要打開呢個檔案,應該唔難。」


  「吓。」
  「因為佢淨係用左比較舊既SHA-1,而且淨係用左最多6位數字既設定,就算係用家用機既機能,係一段時間內應該可以撞到佢個密碼出黎。」
  「咁……仲唔快啲做?」
  程釋源有點焦急。因為這算是目前最有可能作為線索的發現了。
  「但係今日之內,冇可能破解到。」
  「要幾耐?」
  「粗略估計,可能要一星期。」
  算了。也不差在一時。
  蔡思晴埋首編寫出密碼產生器和自動輸入程式,她想,如果是她的話應該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讓它一直執行,一個星期後回來,那個檔案應該就會被破解吧。
  只是,難掩心裡那異樣的感覺。


  戴芷瑜一定知道世上存在更先進的加密法,為什麼她會用SHA-1呢。而且,最關鍵的,是她更透露出自己只使用了六位數字的情報。
  感覺,就像是她在引導自己把檔案破解般。但是,那樣做又有什麼意義?
  先是奇怪的既視感,接著是檔案的加密方式,讓蔡思晴不由得說了出口:「戴芷瑜,真是一個充滿謎團的人。」
  在一旁的程釋源皺了眉,低聲嘀咕:「妳都差唔多。」
  他隨手從書架拿出一本書——他不記得已經重覆了這番動作多少遍,本來不抱期望的他,在看到書的封面時眼前一亮。
  那是,戴芷瑜的日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