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他人的日記,無疑是侵犯私隱的最高層次,因為那個被讀日記的人的人生點滴,會完全地暴露在閱讀者的面前。
  正好。程釋源這樣想。那也代表她死亡的真正原因,很有可能記錄在上面。
  他從第一頁開始看,上面記錄的是她的日常。清秀的文體與調皮的筆觸,讓程釋源確定日記內容必定是出自戴芷瑜的手中,而日記記錄的事有不少都是和自己有關,昔日的回憶不住湧現,心中不禁一酸,眼眶也不禁濕潤起來。
  不行。要振作。他馬上把眼淚擦乾,他來這裡並不是為了緬懷過去的。
  他細心地閱讀每一行,生怕錯過任何線索,可是看上去並無異常,直到戴芷瑜死前三個月左右的時段。
* * *
  X月Y日 陰

  啊——我諗都差唔多係時候啦,應該好快就輪到我。
  雖然一早有左心理準備,但係知道自己既死期就到,都難免覺得幾驚下。我記得呀,之前上宗教堂,耶穌臨知自己會死之前都會祈禱,話自己好驚好驚啦。連佢都驚,咁我驚一啲都唔出奇呀。


  呢個係我既宿命。我……好快就會成為垃圾。
  我真係好唔捨得,果隻IT狗。
* * *
  
  他眼睛睜得圓圓的。原來,她早就有了自己會死的預感了嗎。他慌忙地翻頁,但後面的日期卻是一片空白。
  喂。不是吧。現在才是重點啊。
  他一直翻紙頁,日記,也愈來愈接近她的死期。就在她死前一個星期,上面只是草草地寫了幾句話。

   * * *
  十月一日 大雨



  一切都交待完畢。我已經踏入倒數階段。
  我相信蔡思晴可以繼承我既遺志。
* * *

  頭頂冒出了一堆問號。為什麼會提及到蔡思晴這個人?明明蔡思晴說過她們從來沒交談過呀。
  好奇怪。
  然後,他翻到了戴芷瑜死之前那晚那頁。

   * * *


  十月七日 大雨

  我知道今晚我就要死,但係「神」為左保證我會自殺,安排左一啲手段。
  ……哈哈。未免太不近人情。
  
  呢篇已經係最後一篇日記。我想講最後一句話。
  
  我好憎男人。  

* * *

  「我好憎男人」這五個字,佔據了這篇日記大半的篇幅。程釋源,馬上就推斷出那個最不希望發生過的可能。
  戴芷瑜被性侵了。所以才會自殺。
  這個時候,他想起了之前無意偷聽到陳天偉與其友人的對話。
  「你扮乜野清高呀?唔好唔記得,十月七號果晚!你溝唔到你心上人,死哂狗咁搵我,我先幫你迷暈左條女,你先有得破處咋!果晚你屌西屌到好爽架?知道佢自殺死左果陣,你仲得戚咁大叫話『終於鬆一口氣』架!依家先學人講良心發現?收皮啦。」


  十月七日那晚,陳天偉和友人迷姦了一個女性。
  那名女性自殺了。
  那天,也是戴芷瑜被性侵的日子。
  啊。所有的線索都串連起來了。一切都水落石出了。怒火不住在其內心澎漲,憎恨無止境擴張。
  就在這個時候,蔡思晴叫道:「程釋源同學,我寫完啦。一個星期之後再返黎,應該就破解到。」
  程釋源只是冷冷說道:「唔駛啦。」
  因為,真相已經擺在眼前。
  一個可怕的想法油然而生。  
  「我要殺死陳天偉。」他下定了這樣的決心。
  是因為他,戴芷瑜才會自殺的。既然沒有人會審判他,那就由自己來替天行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