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戴芷瑜的家後,二人並排而走。蔡思晴留意到程釋源擺著一副猙獰的臉容,便問:「程釋源同學,係唔係發生左咩事?」
  沒有回應。
  「程釋源同學?」
  蔡思晴叫了好幾次,才吸引到他的注意。程釋源如行屍走肉般冷眼看了看少女,然後平淡地說:「冇事。」
  他想,要是他告訴了蔡思晴自己要殺人的想法,以她的性格一定會全力協助,甚至親自動手吧。但這是他的個人恩怨,而且殺人這種罪事關重大,絕對不能把無辜的她牽涉其中。
  「你個樣,似乎隱瞞住咩。」少女不死心。
  「總之就冇野啦。」
  蔡思晴快步走到程釋源面前注視著他的臉,程釋源感到怪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
  完了。就算是蔡思晴這種不太會待人處事的傢伙,也會覺得自己在盤算著什麼吧。
  蔡思晴看了他一陣子,也不再堅持了,說道:「有咩野可以幫到手,一定要叫我。」


  「嗯,一定。」
  「咁我走啦。」
  在蔡思晴轉身之際,程釋源叫住了她。
  「喂。今日真係唔該哂妳。從各種意義上都係。」
  聽到這番話的蔡思晴少有地展露笑顏。而分別後程釋源馬上回到家中,著手鋪排他的殺人計劃。
  最理想的方法是誘導他自殺,然而像他這樣無恥的垃圾,不可能因為絕望或傷心而自殺的。
  果然,還是要親自動手嗎。然而憑他的身手,別說殺死他,要對他造成傷害也極不容易。再者,就算成功把他殺死,自己的人生也會因殺人而斷送。
  為什麼世界這麼不公平呢?明明陳天偉害死了那麼多人,卻可以完好無缺的活著,而他為民除害,卻不得不背上殺人犯的罪名呢。
  只要讓他自殺好了。
  但是他不可能會自殺。


  一定要讓他自殺。他的性命不值得我以大好前途換取。
  但是他必須死。
  程釋源在紙上把自己的想法寫出,然後畫下了決策樹。這是風險管理的技巧,同樣也是機器學習常用的預測模型。
  他要把腦內的知識,毫無保留的用在殺死陳天偉的計劃上。
  因為他害死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那麼,把他殺死,然後造成一個他自殺的假象。」
  這是他所得出的最佳方案。
  在這個世界裡,只要在前臂刻上吻合之前在政府處登記的自殺刺青筆跡,那就會被判定為自殺——這是每個人也知道的常識。也就是說,只要能夠模仿筆跡,在其死後把印記刻上,就能瞞天過海了。
  最大的問題是,每個人登記的自殺刻劃圖案是保密的,而且全部存儲在政府的資料庫處,要獲取這樣的情報實在難過登天。
  ……等一下。


  如果是蔡思晴,說不定能駭進政府資料庫,盜取那些圖案!畢竟,她是一流的駭客啊!
  只是,這樣做的話,不就間接讓她成為幫兇了嗎。
  程釋源搖了搖頭。
  沒事的。只要不暴露就可以了。這樣想著的他,撥了一通電話給蔡思晴。
  「喂?」
  「呃……蔡思晴?」
  「係。」
  「其實我有件事想拜託妳。」沒必要轉彎抹角了。
  「請講。」
  「我想妳hack入去政府總部,搵學校入面所有姓陳既人既自殺刺青圖案。」
  最直接的方法自然是指示她偷取陳天偉一個人的檔案,但為免讓她起疑,必須酌量加大範圍以作煙幕。
  「好。」
  少女爽快地答應,讓程釋源有點於心不忍。畢竟駭進政府系統被抓到的話,後果嚴重啊。她要冒這麼大的風險為自己做事,卻什麼也不說?這可說不過去。
  「等一陣……蔡思晴?」
  「咩事?」


  「首先,hack入政府算係刑事罪黎……妳畀人捉到會好大件事。」
  「唔會有事。」
  「我既意思係……如果因為我任性既要求累妳出事,我點都過意唔去。」
  「佢既保安系統做得唔係幾好。我有信心係不被發現下完成任務。」她說。
  雖然他為一時衝動打給她這個決定感到後悔,但蔡思晴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既然她都這樣說,那便相信她吧。
  「真係唔會有事?」
  「我保證。」
  「咁好啦。唔該哂妳。」
  正當要掛線時,程釋源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連忙往電話處叫住她,希望她還沒掛線。
  「係?」
  「當一切完左之後,我會講我咁樣做既背後原因。」
  說完這句話後,程釋源便掛了線。他大字形的躺在床上,因為接收了過量的訊息,很快就入睡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