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川,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麻央改變了一貫樸實的作風,打扮得亮麗嬌俏,心裡卻一把不安皺到眉上。 

「麻央,花爺近來確實太過胡鬧,進見榮王一事若然有所差錯,恐怕人頭不保,撇下他是為他好!這幾天你可真的有保守好秘密?」 

麻央給谷川一個肯定的點頭,使得他倍感安心。  

嘰咯嘰咯的馬車聲在路上奔行,谷川看著窗外幽深的景致,想起了幾天前拿著山田的引薦信,戰戰競競走到「百鳥之王」高柳大人的府弟... 

「山田奉行早已托家臣傳來密報,在下曾經在難波國當過大使,和迷路姬殿下素有交情,如果能夠幫得上忙必定赴湯導火,在所不辭...」高柳大人把引薦信摺起套回信封內。 



「在下代難波國上下先謝過高柳大人的幫助...」谷川連忙度謝。 

「之不過...」高柳大人執起信,在火爐中沾起一角火舌,星星之火迅速燃起,把信燒成灰燼,並接著說:「『梧桐刃』不單止是榮王的配刀,亦是榮國的國寶,見刀如見王,要是『梧桐刃』有何閃失,恐怕迷路姬殿下賠了命也擔當不起,難波王是否已有以死相待的覺悟?」

 谷川一時之間回應不來,只是低下頭呆呆站著,沈默不語。 

「敢問高柳大人,可知一種鳥類稱作『笑翠鳥』?」麻央率先打破沉默。 

高柳大人揚起眉並回應到:「當然知道!是異國獨有的翠鳥品種,黎明時份會發出如人類發笑般的叫聲,相傳這般獨特的叫聲是要把日出的訊號傳給眾神,以示意祂們點亮太陽,為大地帶來溫暖美好的晨光。」 



「不概為『百鳥之王』,高柳大人果然熟知各種鳥類習性和文化,既然如此,大人應該知道笑翠鳥是非常具有家庭觀念的鳥類,雛鳥長大後不會飛走,反而會留守巢中保衛家園,照顧年幼的兄弟姐妹。迷路姬殿下自幼喪父,難波王對迷路姬殿下來說有如父親一樣的存在,反而亦之!

 迷路姬殿下又有如高柳大人剛才所說的故事一樣,她的笑容就是為難波王帶來一抹晨曦的訊號,如今迷路姬殿下生死未卜,切膚之痛,不能言喻。 

因此王的心之所以堅決,相信大人審問任何難波人均會清楚明白!」麻央炮發連珠度把所有話說並向著高柳大人成90度鞠躬。谷川見狀亦加入鞠躬行列。 

高柳大人嘆了一口長氣並說:「好了~好了!你們難波人不是很喜歡搞笑嗎?怎麼好像更喜歡鞠躬?而且我只是想辦法送你們去和榮王見面,借不借到『梧桐刃』還要看你們的造化!」說罷便吩咐下人取出墨寶及一箋信紙。 

「過幾天榮王將會在太陽城內舉行私人晚宴,只有少數皇室成員獲邀出席,我會編個說法要求多帶兩位貴賓出席,相信要把你們送進城內不是問題,但要切記閣下的要求分分鐘會惹來即時的殺身之禍,當天在下會先為兩位打開話匧,在下未給兩位打眼色前,謹記不要提到『梧桐刃』的事!」高柳大人小心易易地交待晚宴的各個細節,及後又為谷川及麻央送來瑰麗的衣裳,安排了馬車和僕人... 



「前面就是了!」坐在前方的馬伕回頭,並指著從城門緩緩降下那條高不可攀的吊橋。 

馬車轆轆渡過護城河,長驅直進來城堡前。宏偉的太陽城恰如其名,在漆黑的夜裡依然如太陽般發放出鋒芒耀眼的光芒。 

高柳大人老早就在門外等候待,站在她身旁的,還有兩名侍女。 

「Party 要開始了!」二人一下車,高柳大人便急忙說著,並把二人引進城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