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難波國,房間的地板都密鋪著榻榻米,用膳時賓客就蓆而坐;現在到了榮國,所有賓客都坐在餐椅上,使得來自難波國的谷川和麻央顯得混身不自在。

倘大的飯廳中央罷放著一張巨大修長的餐桌,餐桌中央除了整齊排列的金泊銀泊餐具以外,亦罷放了不少花束作點綴,盡顯皇室氣派。圍在餐桌外圍罷放了十一席椅子,懸空的還有三席。

谷川瞄到牆上一幀巨大的西洋畫作,畫中主角是一名雄糾糾的武士,剛勁有力的手臂握著一柄白刃。 

「難度那就是榮王?」谷川心裡正想得入神。

「那位是我國最敬重的勇者 - 大劍客佐江,他出身於秋葉國,曾與『神七』並肩作戰,與才加大人被稱為軍中『雙塔』。開國後又孤身飄泊到中原修行,及後來到我榮國擔任將軍一職,立下不少汗血功勞,受盡萬人景仰,可惜那年他和『神七』其中六位大人們一同消失,去向成迷。因此我命人創造此畫像,以供國民紀念其豐功偉職,流芳萬世,傳頌千古!」谷川身後傳來清脆響亮的聲音。 



「榮王!」眾人見榮王步入,便火速站立行禮。  

「眾卿家有禮!」榮王一邊攤攤手示意眾就坐,另一邊便笑說著:「見賓客賞畫賞得如痴如醉,不禁多說起來,望客人見諒!」 

「榮王見笑,在下谷川為難波國禁軍大將,與本國解術師麻央初到貴境,蒙高柳大人及榮王賞識,受邀出席皇室盛宴,實屬萬幸!」谷川再度站立鞠躬致意。 

榮王敏銳的眼珠向著空席滾動,頓一頓便說:「谷川大將和麻央小姐從遠道而來,對諸位賓客並不熟識,不如各位自我介紹一下。」 

「好吧!」一名束馬尾的,聲音爽朗的女子站起來並拿起酒杯說:「在下實繪子為榮王的大皇姊!」說罷便把杯中的葡萄酒一乾而盡,率直豪邁絕不比男子遜色。 



榮王笑笑,便指著實繪子殿下身旁的空席說:「那邊的空席本是留給二皇姐的,但皇姐是日身體抱恙,需要待在房間稍作休息,還望各位包涵。」 

接著輪到空席旁的一名溫文爾雅的女子:「在下真那,目前是皇室食評家。」 

「不要看她外表年輕,排背論資來說,她算得上是我們的『外婆』了!」實繪子殿下狡猾地笑說著逗得眾人哭笑不得。 

「身為食評家真那,除了對烹調獨具慧眼以外,還是一名大胃王,一天八餐,否則肚子便會一直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真那大人立即掩着實繪子殿下的嘴巴怕她越說越多,此舉卻惹來哄堂大笑。 

「說到大胃王又怎能不提有「大食客」之稱的大場!?」榮王揚一揚手,指著高柳大人對面的女子。 



「那個外號明明就只有榮王你一人叫!吵死人了!」外表圓滾的大場小姐想不到是個大刺刺的性情中人。 

「在下大場,在榮報擔仼美食專題記者,受真那殿下邀請,合著一篇關於異國菜式的報導,特意前來見識見識!」罵了幾句粗話的大場小姐繼續說。 

和其他賓客不同,榮王還得指名大場小姐推薦幾道榮國特色料理予谷川二人,大場小姐的生動描述使得眾人食指大動,飢腸轆轆。 

緊接著大場小姐,一度筆直的身影從她身邊站起來並說:「在下中西,為榮國的禁軍大將,和谷川大將算是同行吧!」中西大將向谷川舉手敬禮,谷川亦不敢待慢,立即回禮。 

「喂~中西!今天是同樂日,不要搞得如此拘謹!」實繪子殿下走到中西大將的後面,把他壓回椅子上。 

「說到難波...那個...」榮王說著,卻被另一把熟識的聲音蓋過去:「奴家們回來了~」 

飯廳的雙門盪開,位由愛生憐的女子漫不經心地說:「對不起~」 

「啊!那不就是『富士五艷』中的『桃菜』嗎?」谷川一眼便認出該女子,不禁失聲驚呼。 



一名風塵女子大模斯樣闖進守衛森嚴的太陽城,眾人卻不怒返喜,盡情大笑。 

「對~對!還有『里菜』!」實繪子殿下笑得眼淚都流出來。 

「我們塞車了~!」風情萬種的里菜步進飯廳內。驚訝的是,里菜手臂繞著的正是從容不迫的花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