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谷川大將、麻央小姐,你們和花爺都是來自難波,應該認識花爺吧?」榮王邊刷著眼角的淚邊問到。 

事出突然,二人頓時僵住了。

「那是麼情況?」高柳大人俏俏在谷川的耳邊問到。

「那個...」谷川想著,卻被花爺的一席話打斷了:「當然!谷川大將為難波城禁軍之首,在難波威震上下,無人不曉,而麻央小姐則是『賢者』李婆婆之得意門生,亦是在下的兒時玩伴,絕對不會做出背叛在下的事情哦!」花爺向麻央打了個滑頭的眼色,使得麻央慚愧得低下頭來。 

「香織!真理佳!你們鬧夠了沒有?」一度纖細的身影舉起雙合的食指和中指,按在二人眉心,『桃菜』和『里菜』身邊即時捲起綿綿青絲,如龍捲風般包圍著她們。當青絲續漸散去,『桃菜』和『里菜』亦露出本來的臉貌,客氣如谷川也不得不承認二人並不是甚麼絕色美人。 



那纖瘦女子收起手指,並盯著二人說:「難得全國數一數二的秘術師花爺大人大駕光臨本國,要皇妹你們二人向大人多多學習,結果學藝不精不特止,還帶著大人四出闖禍,不要以為在下深居城內便甚麼都不知道!」 

「二表皇姊,對不起!」二人說罷便乖乖坐到自己的席上。   

「啊~香織、真理佳!你們又襯著本王和中西大將外出時,在城外闖出個甚麼大禍,惹得二皇姊如此生氣?」榮王說罷,從餐桌下全來一下輕輕的踏腳聲,緊接著實繪子殿下便打個完場說:「再說下去恐怕菜都涼了!綾巴、裕奈,給客人上菜!」 

「那個就是人稱『皇族中的皇族』,榮國的大祭師 - 玲奈殿下,亦是國內公認最強的解術師。聰慧能幹的玲奈殿下本來是最合適繼承皇位的人,但由於自小體弱多病,只好退居幕後,成為榮王的副手。」高柳大人偷偷在谷川耳邊說。 

「第一道菜為實繪子殿下所創作的烤杏仁白凍湯,配以巴馬臣羅勒香草法包。」綾巴和裕奈精緻的菜分好,放到眾人的位置上。 



真理佳殿下立即向法包伸出「魔爪」,卻被玲奈殿下的兩聲乾咳警告阻止了。 

「現在由在下帶領眾人禱告,請各位合上雙眼...」圍在桌邊的賓客們縱使飢不可忍依然合上雙眼,只有花爺一人死盯著桌上的食物,眼珠基乎掉到湯裡去。 

「感謝神明為我國帶來富足的資糧...」冗長的禱告十分鐘後終於完結。賓客們開始進餐,接著下來的氣氛比先前凝重得很,眾人一言不發,甚至小心控制好餐具,免得發出碰撞的聲響,成為玲奈殿下教訓的目標。 越是安靜,越會使人胡思亂想。

「花爺混進這場晚宴,目的是何干呢?」谷川想著,心裡的迷思與不安沒有退去,只有更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