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難波很難見得到芒果,就連秋葉國亦要靠國外進口方可取得芒果,現今在花爺嘴裡,由熟成芒果所作的雪批確實令他樂不透支,亦為眾人回味無窮。  

「低溫使得芒果中的甜度更為特出,以芒果入饌做成雪批果然是個既珍貴又透心的體驗,大皇姊不枉為料理高手!」榮王抹一抹嘴角,率先打開話匧子。 

「難怪人人說榮國『方著進,圓著出』,榮國對美食的講究,今日一嚐,實在佩服萬分!」谷川不忙表示敬佩。 

「據說難波的『五彩白玉』做得非常出色,若將來適逢機會,一定要帶在下一試!」實繪子殿下說罷,大場小姐及真那大人亦相續點頭和認。 

「現在離午夜還有點時間,花爺、谷川大將和麻央小姐可有興趣小酌一杯,相聚片刻?」榮王問到。 



「留下嘛~!留下嘛~!」香織殿下和真理佳殿下分別拉著花爺的雙手苦苦哀求。 

看在眼裡的玲奈殿下又不禁乾咳了數聲示意她們不可放肆。 

「反正明天沒事幹,就多留一陣子好了!」花爺笑笑便偷吃了一口麻央手上的雪批。 

「在下與大場小姐還得回報社趕工,唯有就此拜別好了!」真那殿下和大場小姐匆匆收執過後便請安離開。玲奈殿下亦告退休息,聽罷香織殿下和真理佳殿下嘴角不禁泛起古惑的微笑。 

榮王引領餘下七位賓客走到偏廳 (離玲奈殿下寢房很遙遠的一所房間) 。  綾巴為眾人送上一杯芬芳馥郁的洋酒。高柳大人見機便摸一摸耳垂的珍珠環,示意谷川準備。 



「記得初到難波國,彩殿下特意為在下於舉辦歡迎晚宴,宴後彩殿下亦眾賓客送上一杯甘甜優雅的洋酒,至今依然令人難忘!說起來,在下經已很久沒有踏足難波國,不知到京橋的櫻花是否依舊繁華綺麗?」 以櫻花比喻國情,是高柳大人和谷川大將預先套好的,目標是利用凋零的櫻花,帶出迷路姬殿下的失蹤經已到了水深火熱的階段。 

谷川深呼吸一口氣便說:「京...」 「對啊!多得凜凜花的秘術加持,是年的櫻花滿開,繁盛得壓著枝頭,如瀑布般一瀉而下,你太久沒有到過難波了,要多點回去哦!」高柳大人聽罷只好苦笑一下,並向谷川大將交流了個尷尬的眼色。 

「對了!在下想向榮王借走『梧桐刃』,相信沒問題吧!」呷著香檳的實繪子殿下聽到花爺的一席話不禁嗆到,把酒全都噴在地上。 

「哈哈!不要說笑好了!那是怎麼回事?」實繪子殿下邊抹一下嘴角並擺出僵掉的笑容。 

榮王立即收起笑容,嚴肅地看著花爺、谷川和麻央三人。 「如果榮王你不肯,在下只好用偷的囉!」花爺一臉吊兒朗當的繼續說。  



中西大將瞬間從腰間拔出配劍揮向花爺的頸上,谷川亦同步拔劍,速度上不輸中西,劍鋒剛好落在中西的刃上。 

「高柳!所以你是一早知道的?這是什麼一回事?」高柳大人立刻跪到地上,並說:「榮王請息怒!迷路姫殿下被異國秘術師擄走了,逼不得意才盤住必死決心,向榮王提出如斯無禮的要求!」谷川聽著也放下手中劍與麻央一同下跪。 

「迷路姬失蹤了!?中西放下劍,你們也快起來,從速匯報!」榮王說罷先打發綾巴離開,並吩咐驚魂未定的香織殿下和真理佳殿下回到房間裡。 花爺收起散漫的個性,向榮王一五一十道出事情始末。 

「所以又是『指皇』!」中西大將接過榮王的眼色,便語重心長地接著說:「事到如今亦不妨實話實說,自佐江前輩神秘失蹤以後,本國曾經三次派遣密探以各路前往秋葉國進行調查,最終都一去不復返。」 

「日前本王亦曾經委託玲奈殿下以秘術進行試探,結果空手而回不特止,玲奈殿下還受到對方反追蹤秘術的攻擊,因而元氣大傷...」榮王說到這裡,不禁哽咽。 

「秋葉國現在的情況確實非常可疑!」中西大將托著下巴思前想後。 

「花爺,既然難波王委托你前往秋葉國調查迷路姬失蹤一事,你對現狀有何想法?」榮王說罷,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花爺身上。 

「船到橋頭自然直吧~!既然檸檬那妹子說要先取得『高嶺山上的蘋果』和『梧桐刃』,那就先取好了!把刃拿來!」花爺執起酒杯,把洋酒一乾而盡,並向榮王遞出手掌。 



榮王合上雙眼,沉寂有數秒。

中西大將把手放在腰間上,似乎是為了動盪不安的局面早作準備;麻央緊張得握住谷川的手臂;高柳大人則反覆輕摸著項鍊上的羽毛,一臉若有所思,只有花爺依然一臉輕鬆自在地伸出手掌。
 

「唉...」榮王短嘆了一聲。 「好吧!我們和難波國素有邦交,迷路姬亦曾經於本國擔任大使一職,加上負責這次徵查的人是花爺,我想我可以把『梧桐刃』借出...」榮王臉上掛上一抹奸猾的微笑,十指握住了花爺的手掌並繼續說:「不過『梧桐刃』既然是國寶,雖然暫且可瞞過百姓,但本王也得向皇族交待國寶去向,你要借也得堂堂正正!因此本王決定舉行一場國術比賽...」 

谷川和麻央不解榮王之意,一臉糊塗的看著高柳大人。 

「本王以大劍客佐江之名起誓,若然花爺能夠在比賽中獲勝,本王謹遵承諾,借出國寶『梧桐刃』!」

 花爺緊握著榮王的手,並把他拉到自己臉前說:「Dea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