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人小時候就是優人一等,文武相全、品學兼優的谷川,就是優等生中的姣姣者。 

難波一向以勤奮為傲,從小受到難波王薰陶下,谷川相信努力便有回報。 

直至這個星幕低垂的夜裡,獨自躺在錦糸町道場的門外汗流滿面,回想起三天前的事... 
-------
麻央,秘術其實是什麼的一回事?」剛繞在道場外跑了三十圈的谷川並無半點疲累的神色。 

「秘術嘛...」體能明顯不足的麻央,邊扯哮著邊說:「簡單一點說,就是一種能夠投射內心所想的異能吧!」 

谷川依然不能理解固中道理,托著下巴沉思著。麻央待呼吸回復正常過後繼續說:「因此『心力』越是強大的人,就能擁有越高明的秘術。」



 「那麼你作為『解術師』,秘術的能力豈不是在『秘術師』之上嗎?」 

「那就大錯特錯了!『解術師』能夠理解秘術中『心力』的結構,但並不代表自身的『心力』強大,就好像懂得拆繩結的人,並不代表懂得打繩結,反而亦之。」 

「若然要在一週內成為能夠與中西大將匹敵的豆腐摔角手,那麼在下就要在極短時間內練出『心力』,然後又在極短時間內學習秘術,麻央,你認為什麼方法可肯?」 

麻央輕輕搖頭並說:「本應由難波最強秘術師來訓練你是最合適的,偏偏在這個節眼上花爺又不知上了那裡...」 

「弄啥子!少看你兩眼竟然給敝人在偷懶!」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白間小姐突然出現在擂台邊。 



「不!谷川大將正在擔心自己不懂得秘術會影響比賽...」麻央急忙解釋到。 

「敝人也知道格鬥對你來說不是問題,但在秘術方面是一張白紙,所以特別為你帶來一位超利害的秘術師給你拜師為學藝...」 

道場的大門被粗暴地趟開並傳來爽朗的一聲話:「正是本殿下!」 

「實繪子殿下?」谷川和麻央一臉茫然。 

「對啊!沒有精準操控『心力』的才能,又怎能做出令人讚嘆的料理呢?」白間小姐指著谷川的臉並堅決地說:「你!從今天起,向實繪子殿下好好學習,沒有成功不要踏入錦糸町道場半步!」 
------- 

「你的資質實未免太差了吧!?」實繪子殿下低下頭,看著用手肘蓋著頭的谷川。原來沒有什麼比「求不得」更令人糾結。 



「不要哭喪著臉,站起來!給我展現一下現在的你究竟可以做到多少?」實繪子殿下一手把谷川拉起來。 

谷川深深嘆一口氣便舉起雙手集中精神,一層輕輕的灰霧圍繞在他的手上飄散,然後整整五分鐘過去,對他來說傍彿經歷了百年孤寂,因為什麼事情也再沒有發生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