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式與招式互相激烈地碰撞,然後脈弱地粉碎的...」
「是豆腐?還是夢想呢?」 

香織殿下和真理佳殿下你一言我一語說著奇怪的話。 

「歡迎來到W.I.P.豆腐職業摔角的菜鳥訓練場 - 錦糸町道場,未來這一週,我就是你們的教練!」在臉上畫滿鬼五馬綠彩繪的香織殿下,站在擂台中央,繞著雙手,發出攝人的笑聲。 同樣站在擂台上的,還有谷川和麻央。 

「不要看香織長得一臉蠢貨似的,她曾經可是叱咤一時的摔角組合『工事現場同盟』之成員,與挖土機島田、黑莓向井地及嘶吼山田情同手足,人稱『打樁機松村』的一級摔角手!」被形容成「蠢貨」的香織殿下立即使出刀手劈向真理佳殿下,使得她抱頭大叫。 

「那相信真理佳殿下應該同樣有頂級摔角經驗,在下有幸拜兄於兩位門下,實在萬幸!」谷川和麻央握拳鞠躬以表謝意。 



「那當然!我的摔角知識可比香織的更豐富,在她未進入摔角界以前,在下經已是『荷里活JURINA』的粉絲會會長!最後他算擇了繼成皇位而放棄W.I.P.登頂的夢想,可是傷透了在下的心...」看不過眼的香織殿下再次重擊兩下真理佳殿下。 

「敢問兩位殿下,要在一週之內成為出色的摔角手,先決條件是什麼?」谷川急不及待問到。 

香織殿下托著下巴想了想便說:「就是要有個響亮的外號吧!」 

「對!對!對!就好像『薩克斯古畑』或是『可愛玲奈七』,要令觀眾對摔角手留下深刻印象,極具個性的外號!」真理佳殿下手舞足蹈地接著話「那你們二人有什麼想法?」 谷川和麻央二人互望著,一時之間怎樣想也想不出來。 

「那今天晚上你們回去再想想好了!現在先把這裡的牆鬆一下!」香織殿下挽起地上的油漆罐遞給谷川二人。 



「為什麼他們要鬆牆?」真理佳殿下搶先問在二人之前。

 「我怎知道,我看櫻桃宮脇、長舌橫山他們訓練都是先鬆牆啊!那是給菜鳥進行特訓的第一步啊!你懂什麼!?」香織殿下忽然對真理佳殿下咆哮拍打,真理佳殿下亦不忙還手,二人各不互相,扭作一團。谷川嘗試把二人分開但並不成功,反而被抓得一身血痕。 

「弄啥子啊!?」門一拉開,是個盤著高高馬尾,成穿白夜的少女。 

「敝人特意過來探望,卻看不到摔角,只見到有人打鬧!」少女說罷便掉頭。

 「等一下,閣下豈不是難波國出身的當紅摔角手『道頓堀白間』嗎?」谷川急忙問到。 



「對啊!」少女回頭並續繼說:「是花爺把我叫來,看在他的情面要給你們進行特訓的!」 

「真的嗎?那就太好了!」本是緊張非常的麻央露出歡喜神色,卻又霎時為難地說:「可是花爺今天一早出門了,不知什麼時候回來...」 

「你說花爺!?哈哈!弄啥子?不要鬧了!對著那傢伙也沒有什麼可教吧!哈~哈~哈~」白間小姐啞然失笑,笑聲在狹小破舊的道場內迴盪。 

「喂!『道頓堀白間』!這些傢伙可是我先收為徒的!」香織殿下用嘶裂的聲音咆哮著。 

白間小姐冷靜地走到擂台前,收腹挺胸,性感地翻過擂台繩,站到香織殿下的臉前,冷不防把香織殿下抱起轉一圈,使得香織殿下頭腳顛倒。

「弄啥子!」白間小姐大叫著,再來抱著人跪姿落下。

「砰!」的一聲,把香織殿下壓倒在地上,是一招完美的『打樁機』!也就是『打樁機松村』知名的終結技。




真理佳殿下立即衝上前,伏在地上倒數「1!2!3!」

『道頓堀白間』完美制勝!
 「那現在可以了吧?」白間小姐以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傲視著躺在地上的香織殿下。 

「那是偷襲!那是偷襲!」被真理佳殿下連番恥笑的香織殿下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卻發炮連珠投訴著。 

「香織殿下、真理佳殿下,臣奉榮王之命,把兩位接回城中。時候都不早了,不要妨著谷川二人好好練習了!」

眾人先前都把目光集中在白間小姐的「突擊」身上,沒有人留意到高柳大人已到來多時。
 

谷川、麻央和白間小姐立即向高柳大人鞠躬行禮。 

另外,在下受榮王所托,送來比賽名單。」高柳大人從懷中淘出一箋信。
 還未得及谷川接過,真理佳殿下便把信搶過去撕開: 
※※※※※ 

【W.I.P.豆腐職業摔角~梧桐刃爭奪賽 



第一場 - 榮國 禁軍大將 中西 VS 難波國 禁軍大將 谷川
第二場 - 榮國 大祭師 玲奈殿下 VS 難波國 解秘師 麻央
第三場 - 榮王珠理奈殿下 VS 秘術師 花爺  

※ 是次比賽為閉門賽事※ 每場各戰一回合,以對手投降或對手擊倒並在數到十之後仍無法站起而獲勝
※ 挑戰者若然能夠獲得其中一場勝利,即可獲得榮國國寶”梧桐刃”
※ 挑戰者若然三場賽事均戰敗,必需生生世世留在榮國為奴 
※※※※※ 

「這個名單安排得不錯嘛!」真理佳殿下興奮得大叫起來。 

「生生世世留在榮國為奴...」看到備註第四項的小字,谷川不禁臉有難色。 

「在下有一事敢問大人,玲奈殿下一向體虛,何解會在名單之上?」麻央一臉不解地問到。 

高柳大人即時細心解釋:「豆腐職業摔角可不是一般的摔角,是結合秘術的運動,所以只要秘術精湛,就算如玲奈殿下般身體孱弱的人亦可參賽。」



 「需要用術嗎!?」谷川瞬間大驚,慌亂得大叫起來。 

「谷川大將不用緊張,摔角就是摔角嘛!不過如果你連一點術也不會,有機會比中西大將落後哦!呵呵~」高柳大人笑著便拉住香織殿下和真理佳殿下抽身離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