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式與招式互相激烈地碰撞,然後脈弱地粉碎的...」香織殿下用刀手重擊真理佳殿下的後腦一下並吵著:「同樣的對白要說多少遍!?是作者要騙字數了嗎?」 

「誰是『作者』啊?莫名奇妙的!」真理佳殿下先是嘟起嘴,又摸一摸頭。

玲奈殿下從遠方傳來一個凌厲的眼神,使得二人立即裝得乖巧。
 

「好啦!歡迎各位觀眾來到今天的W.I.P.賽事,我們是賽事評述員 - 香織和真理佳。」香織殿下的聲線大得使咪高峰傳來尖銳的鳴叫。 

「雖然是個閉門比賽,可是我們的製作卻是非常認真的,所以特意啟用了剛翻新過的國立道場 - 鉑金道場!」香織殿下和真理佳殿下瘋狂地鼓掌,換來的卻是觀眾們零星的拍手支持。 



玲奈殿下乾咳了兩聲,實繪子殿下立即在空中劃了三圈,示指兩人盡快把話說完。 

「事不宜遲!先請出第一組比賽選手,榮國禁軍大將 - 男子中的少女、女子中的少男 - 少男中西!」真理佳殿下鬼頭鬼腦的笑說著。 

「男子中的少女、女子中的少男,那是什麼意思?」觀眾們狂笑著,一向木無表情的玲奈殿下也禁不住嘴角泛起的微笑。 面紅耳赤的中西大將跨過擂台繩,並脫下外袍。 

「少男中西今天的對手,是來自難波,有著妄想女朋友,實情是萬年單身的禁軍大將 - 處子谷川!」觀眾的笑聲更是響翻天。 

「喂~喂!那是什麼鬼!!在下明明就沒有要用外號!」谷川從後台直奔至評述員的臉前抗議。 



「那是花爺為你交來的外號和簡介啦!」香織殿下古靈精怪的舉起雙手,又向花爺單了一眼。

 本是怒火衝天的谷川知道是花爺搞的鬼以後也只好乖乖就範,一手抓著邊繩,雙腿用力一跳,翻入擂台之內。 

「處子谷川,多多指教!」 
「少男中西,你也多多指教!」 

「不知道為何二人禮貌的問候,卻變得非常挑釁!」真理佳殿下說罷,就被擂台上的二人同步盯了兩眼。 

「叮!叮!」鐘聲響起,比賽正式開始。一來是中西出手較快,一手執著谷川的手,嘗試把他整支手肩扭到身後。



谷川亦非常靈敏,立即順著去勢解開中西的手。
 此時,中西張開左掌,抓著谷川的頭髮,繞了一圈,把他鎖在膊下。 

谷川立即使勁,以手肘攻擊中西腹部,逼得他鬆手,退開兩步。

就在中西彎下腰之際,谷川進行反擊,抓著他的頭髮並把他拋到擂台上,然後又撞向邊繩,以衝力負助,凌空跳起,往前翻滾,意圖壓倒在他身上,卻不幸及時被中西避過。
 

「果然兩位不善『秘術』的大將,均以選擇埋身肉博應戰!」香織殿下認真地分析著。 「你和我一樣不懂秘術!」「你和我一樣不懂秘術!」 二人互相驚訝地詢問對方,又因為說出同樣的話而發笑。 

「那就好了!在下還怕得跑去學『秘術』!哈~哈!就讓我們就堂堂正正比一場好了!」谷川和中西交換惺惺相惜的眼神,便繼續比賽。 

「殿下明知中西大將不懂『秘術』,為何還要谷川大將嘗試使用『秘術』呢?」高柳大人輕輕在實繪子殿下問到。

 「中西自習摔角,任憑谷川天份再高,也不可能單靠技術來取勝,所以只好賭上『秘術』,怎料他和中西一樣,是個『秘術』白痴!哈~哈!也沒辦法吧!這場以榮國國技作基礎的賭局本來就是倒向我們吧!」實繪子殿下說罷便站起來叫喊著。 



「噢!少男中西一腳下劈,把處子谷川踢到地上!」高柳大人回過神來,比賽形勢經已出現急劇變化。

中西雙手抬起谷川,把他倒起來高舉在空中,並撞向台柱。 

谷川擦破額角,即時血如泉湧,昏倒在擂台上。看到血花四濺的觀眾,沒有因此而生畏,反而發出更高亢的尖叫聲。 

中西高舉雙手,接受觀眾的掌聲。裁判爬在地上進行倒數,谷川見狀立即抹走流在眼簾上的濃血,拉著邊繩,東歪西扯的站起來。 谷川拍一拍雙頰,搖搖晃晃地爬上角柱。 

「谷川!不要勉強啦!」中西轉身看見站在角柱頂,雙腿發抖中的谷川,不禁憂心地相勸。 

谷川沒有理會中西的話,甚至觀眾的、裁判的、還有環境中最微細的聲音都拋諸腦後。

他舉起雙手集中精神,從他掌心釋出一層輕輕的灰霧,電光火石之間,擂台經已變得煙霧漓漫。
 就在煙霧最濃之時,谷川往上一飛,如大鷹般撲向地上獵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