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做得很好!」不知有多久沒有看到過媽媽的雙眼。  

這個影像,應該是從谷川還是嬰孩的時候被保存在記憶的深度,現在不知何故被翻出。 

這般安全的感覺,是躺在母親的胸前才會感受得到的,那乳尖的觸感、溫度... 

「變態!!」昏在床上的谷川因為抓住了實繪子殿下的左乳而被賞了一連兩大耳光。 

終於定過神來的谷川,看著實繪子殿下追問到:「在下有打中西大將嗎?」



實繪子殿下雙手繞在胸前,斜視著谷川並說:「你這個不肖徒兒,當然沒有打到中西啦!!」 

谷川頓時流露出失望神色。 

唉...不要一副敗家犬的樣子!至少你把他的鼻樑打破了,現在他被包得想頭木乃衣的樣子!」實繪子殿下輕輕用手刀劈了一下谷川的頭,並溫柔地看著他。
 

「那麼麻央的比賽進行到什麼地步?」 實繪子殿下臉有難色,瞄一瞄休息室的一角,谷川放眼看去,正是垂下頭,一聲不發的麻央。 

麻央沒有轉身,背著二人輕聲說:「對不起...我輸了...」谷川雖然心感不妙,但依然溫柔地安慰著:「不要緊!麻央!盡力就好了!」 聽罷麻央終於轉過來,一臉強顏歡笑,卻又滿臉淚痕。 



「不!我在撐擂台撐不到三分鐘便被玲奈殿下打敗了...」 谷川一臉不可思議地驚呼:「怎麼可能?」 
------ 

「剛才是場多麼精彩的比賽!」場地進行過緊急清潔後,比賽又恢愎進行。 

「休息過後,我們要加緊步伐,先請出榮國選手 -大祭師玲奈殿下!」果然,牽涉到玲奈殿下的賽事,真理佳殿下的選手介紹亦變得精簡許多。 

玲奈殿下從天橋走到擂台前,輕輕一躍坐到邊繩上,舉止優雅大方。 

「另一邊的選手,是來自難波,從小到大深得李婆婆的珍傳,由毛蟲蛻變成漂亮蝴蝶的鳳尾蝶麻央!」有別於高貴的玲奈殿下,麻央的登場顯得平實得多,步履穩重地走向邊繩,翻身而進。 

「叮、叮!」比賽開始了。 



玲奈殿下依然安靜地坐著,麻央卻二話不說從衫口灑出一大疊畫滿小熊圖案的白紙,彎彎曲曲的黑線沒有隨著白紙落下,反而聚集在空中形成數百隻活生生的小熊,搖搖恍恍地跳到擂台上。 

「喂喂!白間!那是甚麼?」整天一副宿醉未醒的花爺忽然開口問到。
------ 

「白間小姐...那個...作為解術師和解術師的對決,其實我們要做的是什麼?」被迫著做了99次俯臥撑的麻央氣若如絲的問到。 

「弄啥子!?當然就是比摔角啊!」白間小姐一臉不耐煩的向麻央比了一個手勢,示意她不要停下來,手不斷地抖的麻央終於撐不住,軟爬在地上。 

「對不起...」 白間小姐皺一下眉,心知麻央的體能根本撐不過摔角如此劇烈的運動,想了想便問到:「老實說,既然體能不是你的強項,那麼『秘術』你又懂得多少?」 

「...」虛脫的麻央臉色變得更為慘白。 

「白間小姐,相信你都知道,我的師傅-李婆婆是難波第一的解術師,我所學的一切都是繼承自李婆婆所教的,但對於『秘術』的創造,就如我對谷川所說,實在是一竅不通...」 白間小姐對著麻央就只有猛烈的搖頭。 

「如果硬是要說,我唯一懂得的『秘術』,就是能夠把所畫的圖像變成真實,但對於這場比賽來說,相信是沒有幫助,畢竟對方是榮國最強的解術師...」麻央羞愧地低下頭。 



「那就是式神囉?為什麼不早說啊?既然那是你唯一的武器,就想個辦法把這個變成你最強武器吧!」 
------ 

「利害吧!那是敝人給麻央研發的小熊士兵!敝人沒有看過有別的人能夠控制如此多式神,麻央的『秘術』天賦,可能在你之上哦!」白間小姐得意地看著花爺,卻給她看見了驚人的一幕 - 花爺在皺眉,雖然只有千份之一秒,但是還是看到了! 

當白間小姐的目光再回到擂台時,那過百個「小熊士兵」經已在玲奈殿下的彈指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道場內一遍鴉雀無聲,似乎是沒有人看到發生了甚麼事。 

「所以,李婆婆是你師傅麼?」麻央全身上下忽然動彈不得,玲奈殿下從腰下變出一條長長的白尾,把麻央卷起帶到空中。 

「...」

玲奈殿下注視著麻央的雙目欲言又止。
 最後還是說了:「戰鬥並不適合你,回去吧!」,便把她狠狠地摔到擂台外。 

「叮、叮、叮」比賽結束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