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們現在落後2比0...」麻央默默地唸著。

 「麻央不要垂頭喪氣,我們不是還有花爺嗎?」谷川說罷也難以相信自己的話,

『真的可以依靠花爺嗎?』連他自己也在心裡反覆地問著同樣的話。


「那個...敢問殿下,在下可以回到看台嗎?」谷川一臉不好意思的問到。 

「當然不正!你們都受了傷,不要走動!只要打開這台儀器,我們便可以在這裡觀戰...」實繪子殿下按一下四方箱的按扭,便出現鉑金道場擂台上的畫面:花爺站在擂台中央,正在大快朵頤地挖鼻孔,榮王則坐在邊繩上指著花爺,開懷大笑。 



「那是什麼跟什麼?」實繪子殿下爽朗地大笑兩聲,便入神地盯著儀器。
 ------ 

「花爺!你不是要取『梧桐刃』嗎?鼻孔要挖到什麼時候?」榮王邊笑邊問到。 

花爺把食指從鼻孔拉出來,並指著玲奈殿下說:「喂!榮王,我不跟你比了,我要跟玲奈殿下比試!」 

「為甚麼?」榮王急忙問到。 

「玲奈殿下很利害吧!剛剛我都看到了!」花爺狡猾地看著玲奈殿下。 

「所以你是小看我囉?」榮王收起笑容,用嚴厲的眼神狠狠盯著花爺。 



「不!珠里奈!」榮王的名字從花爺口中吐出,鉑金道場頓時鴉雀無聲,是多久在榮國沒有聽到「珠里奈」這三個字?相信時間久遠得人們都開始遺忘了榮王的大名。 

「剛剛玲奈殿下欺負了麻央了哦!」花爺一臉率性的笑著又繼續說:「我都看到了,那法寶可不得了呢!」 

玲奈殿下不自覺地摸一摸腕上的銀手鐲。 

「豆腐職業摔角本來就可以使用法寶,玲奈殿下並沒有犯規!」榮王不耐煩地抗辯著。 

「刻意隱藏法寶的氣息,卻不是甚麼君子的行為哦~」花爺拾起剛才被收拾好麻央的小熊畫作,又散落在空中,落下的不再是麻央東歪西倒的小熊士兵,而是一個戴著小熊耳朵,身穿毛茸茸小背心和燈籠褲,手執流星鎚的「小熊士兵」。 



「怎樣?玲奈殿下?」花爺跳上邊繩上,如躺在繩床般臥著。 

「本殿下拒絕!」玲奈殿下氣定神閒地站起來:「規則如此,既然沒有犯規,本殿下也找不到甚麼理由作重賽,而且你比誰都清楚,就算沒有了手鐲,那丫頭也不是本殿下的對手,對面未來變幻莫測的局勢,為何你會帶上如此純真的孩子....」

 花爺沒有阻止玲奈殿下的離去,只有輕輕地合上眼。 

「那比賽可以繼續了吧!」榮王揮手,示意比賽繼續。 

「等一下!讓我來代替榮王比賽好了!」眾人的目光轉向場館的大門。 

一名身穿銀色連身褲,披著白色羽毛外衣的少女徐徐而至。 「等你好久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