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意識到不妥時,母親已發現了我並一手捉拿著我,正準備一口咬破我的臉頰。

「呀媽,我係你個仔呀!你咪玩啦……」

幸好我反應還算敏捷,及時使勁的按著她的臉,好讓她不能靠近我並把我吞噬。

但我深知如眼前的真是喪屍,應該是有無窮無盡的精力和力氣。反觀我只不過是一名中五學生,若要跟她角力的話,我相信這也只不過把我死亡的時間延長。

只至少讓我肯定的是,在我眼眸中的早已不是我母親。或許那男人說得一點也沒有錯,她是一隻喪屍。



「救……命呀……」

雙手開始無力,只能放聲呼叫,希望那男人能拯救我。

「你依家信未呀?」但那男人依舊優哉游哉的說道,好像完全沒把我的生命安危放在眼裡。

「信呀屌你,我乜撚野都信呀!」

人到了一個絕望的階段時,總會口是心非。但在這時,我倒是相信他的話。



「唉!」衣櫃的門打開了後,一個衣架隨即飛至。那衣架直擊母親的頭顱……不,她再也不是我母親,她是一隻徹徹底底的喪屍。

「所以話中國野真係信唔過,都係靠返西方既方法先得!」

喪屍的頭蓋骨直接被衣架所擊碎,烏黑的鮮血從那缺口中流出。只見她緩緩倒地,繼而死去……

媽……點解我一起身……就會咁架……

「呢到好危險,班喪屍好有可能會聽到聲而走過嚟,我地都係快啲走啦!」那男人著手推拉著我離開家裡,但我依舊未有行動,反而跪在地上。



「點解會咁架,到底響我訓緊覺既時候,個世界做緊乜野?點解我呀媽會突然之間變成一隻喪屍架?點解……點解呀!」

我雙眼無神的望向那男人,是一個留著八字鬚,頭髮斑白的中年男人。

含辛茹苦的把我養大,與我一起生活了十六年的母親,如今竟死於我眼簾當中……

「我都好想知道點解,不過我見出面既環境同平時差唔多,我諗呢場喪屍危機應該只係啱啱開始。」中年男人再次望出窗確應之:「我地行動要快少少!」

「我地要做咩呀?」

我對面前的男人可說是一無所知,而他說的話更是讓我不思不得其解。

「仲洗問既?緊係拯救其他仲未俾喪屍咬到既人啦!」他一手把我揪起:「我係住你樓上嗰個,叫我陳sir得啦!」

「咁點解你……」我還未把話說完,陳sir早已插話:「點解你咁撚多問題架?呢場喪屍危機分分鐘唔係剩係香港,而係全世界!你條仆街仲響到問埋晒啲低能問題,不如救多幾個人好過啦!」



救人……



「Cynthia!」說到救人,我腦海中只浮現出一個名字,正是Cynthia。她是我中學的師姐,只比我大一級。雖我倆並不是情侶,但我卻愛戀著她……

係呀!我當緊兵呀得未呀?咁佢係都唔肯同我一齊呀嘛!咁唔通點呀?綁架佢返嚟好冇?

這時間,Cynthia應該回了校吧,雖然她去年已經畢了業,但卻在每個星期一都會回校幫忙打點VA房的事物,因此她總是愛比常人較早回到學校。

「我要返去學校嗰到救我女神!」

頂!一個唔覺意講咗出嚟!



「唔得啦,我陪唔到你去呀,我都要過海搵我啲屋企人,我地有緣再見啦!」陳sir拍拍我肩膀後,便從我家大門離去,留下了我和一記問題……

點解陳sir會響我屋企個衣櫃出現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