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依家唔係諗呢個問題既時候!」我死命地搖頭,好讓自己的魂魄回過神來。我也是時候出門了!

正當我舉腳踏出家門時,我轉過頭來望著躺在地上的屍骸……「媽,你放心啦,我會好好照顧住自己架啦……」

我強忍著淚水,狠下心腸的閉上大門。

再見啦……

在等待升降機的期間,我掏出了手機,現在是上午七時三十五分。



「嗯……仲有信號……」我隨手打開了討論區,發現還有不少人在討論區上發言。但當中有一個話題令我興趣萬分,我沒多想什麼便按了下去。

「大家覺唔覺得今日條街好似冇咩人?」

剛好這時,升降機門也打開了,我低頭望向手機的步進升降機。

「原來唔係得我一個咁諗,我都覺得今日條街冇咩人,平時啲學生妹今日都唔見晒。」

「話說我啱啱落街見到一個女人響地下到爬吓爬吓咁,唔知關唔關事呢?」



「頂,樓上好似講到有喪屍咁!」

喪屍!

我望向升降機所顯示的樓層,確認升降機有在正常進作。然而我身後突然感覺到有人類的氣息……到底是人是喪屍?

頂你個肺啱啱做咩唔行樓梯呀!如果佢真係喪屍既話我可以點算好!

我不敢直視著他,只好從鏡子的倒影觀察,心裡祈求著他只不過是一名上班族。但他依舊的低著頭,害我無從得知他是否人類。



「冇野既,唔好自己嚇自己!」我自我安慰道,要是他真的是喪屍,理應老早就動口噬下我的胸腔吧,照樣子來說他應該只是一個低頭族吧!

「嗯……」

他支吾了數聲,足以把我剛自我安慰的功效全減弱!我繃緊每一條神經線,雙手握得無法再緊,並咬緊牙關等待著大門開啟的瞬間。

「屌我落樓梯都快過你啦,可唔可以快少少呀!」儘管這一點用處也沒有,我還是催促著升降機。

其實……我依家撳是但一層之後再行樓梯咪得囉……

「仆街我唔好聽朝先諗到!」我隨手按下一層,心想這應是一個完美的方法。誰不知身後的男人忽然拍了我肩頭。

「呀!」我瑟縮於升降機的一角:「俾條生路行吓啦,我唔想咁快就死住呀!」

「我就嚟遲到,好趕時間架,可唔可以唔好亂撳呀?」幸好!這男人只不過是一個奴性過高的打工仔。



「依家咩環境呀,仲返工?」說罷我才猛覺,喪屍爆發只是剛開始,因此人們依舊會按照日常生活模式過活。

「依家既環境咪就係通漲囉,唔返工唔通你養我咩?你係咪響呢層落架?」

儘管我跟他說香港出現了喪屍,正常人也不會相信吧!所以我也沒多說什麼,默默地閉上升降機大門。

「屌,阻撚住我搵食!」哼,再過多一會兒恐怕你就不是這樣說了。

當升降機大門開啟後,我倆也加緊腳步的走著。無他,我現在腦中只想著Cynthia,我才不願讓她變成喪屍!

不過……就算我跟她說了真相,她會相信嗎?

「唔理得咁多架啦,搵到佢再講啦!」我三步併著兩步,連跑帶跳的衝到港鐵站前,與一群學生擦身而過,但我還是能夠聽得到他們在討論著什麼。



「頂,等咗咁耐都冇車,坐的士算啦!」那位看似十分不滿的男學生看了看手錶,也許快要遲到了。

而在港鐵站裡,有職員正在安撫正在苦苦等待列車的乘客:「咁多位真係唔好意思呀!我地已經聯絡咗列車嗰邊,但係都仲未收到回覆,真係唔好意思呀!」

我聽到這裡已知情況比我想像中還要糟,便立馬衝出港鐵站並在旁邊的柵欄隨手抄起一架單車。要是那班列車很久也沒來,一點回音也沒有的話,很明顯那班列車裡的人應該兇多吉少了。

幸好我家離學校還不算太遠,踏單車的話大約半個小時就到了。我一邊踏著單車,放眼觀察著四周。人,的確少了很多,而在大街小巷也不難發現有一些喪屍埋伏著。但為何牠們都不出來找人類食呢?

不,我不是希望牠們會突然向我衝過來,我只是覺得十分奇怪。但當我踏至一條行人隧道時,我便知道這是怎樣的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