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話,你救完佢之後,佢就即刻走咗去,話知你死?好心你就唔好咁傻,救呢條冇人性既女啦!你睇吓你,搞到依家不似人形咁,值得咩?」陳sir穿著純白的實驗袍,對我的故事表示輕蔑。

「因為佢好想快啲搵返佢屋企人呀嘛!佢走之前真係有諗過拉埋我上去架,只不過佢唔夠力啫……」我為Cynthia辯護著,不管別人怎麼說,Cynthia的地位依舊無法在我心中動搖。

「都好既,起碼我依家有個研究對象。我要同你抽個血嚟化驗吓,你等一陣啦。」陳sir無奈的冷笑了數聲,並從身後的桌子上拿起一支針筒。

「你……唔等多陣先呀?我好似就嚟又病發……」我死命的盯著牆上的時鐘,生怕再次發生半小時前的事。

「係喎……我都差啲唔記得咗!岩岩差啲俾你咬咗一下,好彩我仲反應得切啫!不過你都算勁架啦,俾咁多隻喪屍咬完都仲可以控制到自己既意識。」陳sir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脖子,後退了兩步。



我察看手上的傷痕,滿滿都是兩個小洞的,想必是那群喪屍給我的烙印。我想,我也將快變成他們一群了。

嗯?你問我點解仲未死?

我倒想找出原因。我只記得我躺在地上,眼睜睜的任由喪屍咬在我身軀上。就這只能任人魚肉的時刻,不能反抗,便嘗試接受吧。

而就在這時候,陳sir又再次像忍者般在喪屍群後出面。接下來的事……我就叫我忘記了!我只知道當我再次睜開眼時,已在陳sir的實驗室裡。

「其實呢……呢個到底係邊到嚟架……」我只知道我身處在一間實驗室,但這實驗室身處於哪裡,我便一無所知了。



「呢到係一間中學,而我就係呢到既老師,如果唔係我都唔會帶到你嚟呢到啦!不過呢到都唔係好安全,我諗我地好快就要換個地方。」陳sir不時視察窗外的環境,害我的緊張感也增加了不少。

「大獲……」我感受了有股冷流從我雙手緩慢的走進我心臟,我的手腳開始變得冰冷……嘴部不自覺的發抖,無法正常的合上來,滴下的涎液卻是黑色的。

「快啲走呀!」整個身子都在抖動,我便知道我快無法控制這身體,因此立馬喊陳sir趕快找來一個安全的地方,好讓之後的「我」無法找到他。

種種因素也告訴了一個不爭的事實,我變成了一隻喪屍。

但不知為何,我隨後總是能控制回我的意識,變回原先的「麥俊傑」。過程嘛……我也算不清楚,反正這事情剛剛也發生了一至兩遍,有了經驗下來,我也未有擔心什麼,只要確保身邊沒有人即可了。



「得未呀?」不知躲在哪兒的陳sir放聲問道。

「嗯……」變身過後,總是讓我疲憊得很,我乾脆倒坐在桌面上,小休一會。

你問我做咩唔寫吓我變成喪屍之後既事?

我就說一旦變成了喪屍之後,我的意識已不是自己的,因此我也無法記住剛所發生的事。

「如果照咁樣嚟睇既話,你應該每半個鐘就會變喪屍。但係有樣野好奇怪,你每次變喪屍既時間都唔同,好似第一次咁,你足足變咗十幾分鐘,但係你依家又剩係變得嗰兩三分鐘咁……」原本陳sir在思考的時候,也有咬指甲的陋習。

「你既意思係話……我好大可能可以控制到變喪屍既時限?」這聽起來壓根不是什麼不好的事,簡直是一種酷到不行的超能力呀!

「唔單止係咁,我甚至覺得你有辦法控制到幾時變喪屍,不過我相信呢樣野一定要經過一段時間既訓練先得。」陳sir繼續作他剛還未完成的工作,在我手臂上抽了一支滿滿的血。

「如果真係好似你咁講既話,我咪冇生命危險囉!」當我遇到喪屍時便變成牠們的同類,一旦遠離牠們之後便回復自由身,這根本是一個無懈可擊的計劃呀!



「我反而覺得你依家既處境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