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sir拿著盛裝著我的血液的試管搖了搖:「先唔好講你呢種所謂既超能力有冇咩負作用。你試諗吓,如果你變成喪屍既時候,遇到一班生還者,佢地會點對你?相同地,如果你係正常人既時候,俾你遇到一班喪屍,你又會點?」

「我……我大可以即刻變返做佢地既同類架!」看來,我還未認清現實。

「如果你響是但一方面前突然變身既話,我驚你會死得更慘。」陳sir住下了手腳,厲眼的望著我:「你依家係同時俾黑白兩道追殺,你係咪仲覺得你好安全,冇生命危險?」

說到這裡,我才默然的認清現時的狀況……

我好危險,係好撚危險!



「咁……點算好呀?」在這時,我根本無法思考,只好拋出這幼智得很的問題。

「你問我,我可以問邊個?我都係第一次遇到啲咁既情況,所以我地現時都只可以係見步行步。」陳sir不知加了什麼化學液體在試管裡,再次搖兩搖後放進一部我連名字也說不出的機器裡。

「你呢到會唔會咁啱有筆記簿可以俾到我?」我突然問了這亳無關連的問題。

「呢到係學校,點會連一本筆記簿都冇呢?」陳sir從黑版下的老師桌掏出一本單行簿和一支黑色圓珠筆並遞給我。

我接過簿子和筆後,立馬在簿子上寫上我的名字。我要把我的經歷全寫進這本簿子裡,我想……就算我死了,總有後人會知道有我這個人,知道我的故事吧!



「陳sir……」我活像個學生般舉起手發問:「我一變咗喪屍之後,可唔可以幫我記錄低我做過啲咩呀?」

「嗯……」只見陳sir低頭沉思了一會後點頭示意,也許他剛剛就在想在我變喪屍時,到底有沒有時間好讓他能寫下幾個字吧。

我說了聲「唔該」後,便埋首揮筆,再沒說話。而陳sir也在黑版上寫著我們現時的情況,希望從中能得知一點線索。而他更不時看看那部機器和窗外有沒有什麼特發事情。

就是這樣,這間實驗室便進入了一個鴉雀無聲的環境。寧靜的氣氛總是讓人頭腦清醒,也令我可以完整的把我的故事寫下來。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希望是由我自己把這故事說給別人,而不是讓別人找到我的故事而跟別人分享。

「唔得,我地依家所知道既野實在太少啦,不過我諗應該就係咁上下啦……」陳sir冷笑了數聲並放下了粉筆,眼睛沒離開過黑版半秒。正在檢查的他不時點點頭,彷似已弄清頭緒。



我也探了頭望著陳sir所寫的事,發現也不過是一些已知的現實。

生化危機:源頭不明(病毒,突變,外星人)
喪屍:咬人類,吃同伴,怕陽光,行動速度與常人無疑
遇害範圍:不明(個別地區,全港,全世界)

「係呢,你部電話仲響唔響身邊?」陳sir忽然問道,我立馬拍拍自己的褲袋,幸好剛剛逃跑的時候沒掉了。

我再次打開討論區看了看,發現上面也有不少人開始明瞭眼前的情況,更有不少人希望找到更多生還者一同行動,當中不乏一些MK子女在招兄弟姐妹和情侶。

「其實佢地咁樣做都啱……我地都好應該學吓佢地咁……」陳sir瞄了瞄我的手機後,突發其想說。

「你都想招家姐同細妹?估唔到你係啲咁既人……」我不禁把目光停留在陳sir身上,我想我必須為他重新評價一番。

「你講咩呀?我係話我地都應該搵吓同伴一齊行動,人多都好辦事啦!」陳sir也皺著眉的和我的視線對上。



「冇……我冇講咩呀……」

看來需要重新評價的,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