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盯著手上的電話,照這樣看,生還者的確還有不少,也許他們大多今天也沒離開過家門一步吧。討論區裡也有人推測這次生化危機的成因和生存方法,但我想這些無理的推敲還是不能盡信。

「你估……今次會唔會有Alice嚟救我地?」我沒有焦點的呆望著窗外。下雨了,不知Cynthia你現在找到你父母沒有?你……還是人嗎?

「話唔定,你就係Alice呢!」陳sir從機器中拿出我的血液樣本,隨後再滴了滴在顯微鏡裡。而在這時,我卻把桌面的單行簿交給陳sir:「我好似……就嚟變身啦……」

跟上次變身時間作比較,這次人類時間為二十五分鐘十四秒,比上次少了五分鍾零二秒,如果按這數據來看,目前情況並不樂觀。麥俊傑變成喪屍,外形完全一樣,眼珠變為鮮紅色,唾液會不自覺的滴下,是烏黑色的。

一旦麥俊傑變成喪屍後,便會喪失記憶力和自制力。他會利用嗅覺尋找身邊的活口,找到後便會撲向獵物。當他飛撲至我時,我總會舉起掃把以抵擋住他的攻擊,目的是不希望弄傷他,他會變身的身軀將有助解決是次生化危機。



麥俊傑再次變回人類,喪屍時間為六分鐘二十三秒,現有數據並無法找出趨勢。


「陳sir,你無野呀嘛?」我坐回椅子上,無力的吐出這關心話語。

「放心,你冇咬到我,不過要一邊擋住你,一邊拎起支筆寫野,的確有一定難度。」 陳sir隨手拋低手中的掃把,再把單行簿遞給我。

我把陳sir所記下的全看過了一遍,卻一點印象也沒有……當我變成喪屍的時候,大概就像你睡覺的時候,你總不會在你睡覺的時候有意識,知道自己在睡覺吧!

「響呢段時間之內,你要盡快掌握人類同喪屍之間既轉變。請原諒我要先小人後君子,講到底你都只不過係住我樓下既人,如果你真係無法受控而變成喪屍既話……」陳sir的話還沒有說完,我便直接幫他完結:「殺咗我。」



這問題,在我看罷生化危機後也有沉思了一會兒。到底在我變成一隻怪物之前,我應否叫他人一槍給我射死了呢?看來只有當問題近得快要讓你透不過氣來時,你才能下定決心。

「……」也許陳sir也沒想到我居然會如此回答他,只見他把嘴巴張開便不發半晌。

「放心啦,我同你之間既關係只係互助互利,係咁多。」現在回想過來,我還真的猜不到為何這句亳無人性,如此可怕的話會出至我的口中。

「咁就得啦,我地係時候離開呢到啦!」陳sir小心翼翼的抽起我的血液樣本並把化驗報告打印了出來。

「走?我地好地地做咩要走呀……」我立馬望了望窗外,還是依舊的平寧,而雨也停得七七八八,太陽在半空的一隅,烏雲身旁探過頭來。



「呢到咩都冇,就算安全都冇可能可以長住啦!你唔係話你之前買咗好多野食架咩?去晒邊呀?」陳sir雙眼停留在化驗報告上,沒有正視過我一眼。

「放晒響佢屋企……」的確,我把全部食物都放在Cynthia家中。因為當時我是想我們能夠回到家裡,卻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

「我都唔知話你聰明好定係話你蠢過舊泥好啦……好彩你係放響一個安全既地方,如果唔係分分鐘俾人搶晒都唔知咩事……」說到這裡,陳sir突然放下了化驗報告,一臉認真的與我四目交投:「你覺得去到呢個地步……人性仲重唔重要?」

不知為何,我感覺到我生命正在受到很大威脅,因此想也不想便後退了數步,與陳sir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