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係咁既意思呀……我既意思係,你地買既野食根本唔足夠我地長期生存……有冇諗過去超級市場到……拎啲返去?」陳sir嘗試為他的詞彙修正,但還是於事無補。

「行啦。」

不不不,你們完全誤會了。我並不是有著乘火打劫的心態,我只不過認為……

我只是覺得……

咁……人去到呢個地步係咪應該互相幫助先?咁我地依家又係咪好需要幫助先?咁好明顯……我地唔係去偷野,我地……我地只係接受人地既幫助啫!



「喂,你都仲未夠十八歲,做咩放支紅酒入嚟呀?」陳sir正想把我剛放下的紅酒放回櫃上時,我卻出手阻止:「如果你真係咁講道德既,我地就唔會響到出現啦!好彩超級市場冇煙賣,如果唔係我仲唔拎返十幾廿盒返去玩吓!」

說到這時,陳sir也只是眼巴巴的望著我,沒有再說什麼話,也沒有繼續把手上的紅酒放回櫃子裡。

「我……唔係咁既意思呀……」當然,我也知道我的嘴巴有時候還挺傷人的,所以我也立馬道歉。但陳sir還是無動於衷,彷似被點了穴般的站著。

「你覺唔覺……呢到好靜?」原來,陳sir根本沒把我的話放在眼裡,虧我剛剛還在那邊跟他道歉!

不過陳sir所說的話並不是沒他的道理,如果喪屍們真的那麼怕陽光的話,室內的地方的確是他們的天堂。再加上在喪屍爆發之前,超級市場理應有不少人流,不管是人是喪屍,都必定會在這裡出現吧!



「感覺上……唔係好對路,都係快啲走啦!」被陳sir這一道,我便不時覺得有人在暗角裡盯著我們般,很不自在。

「你地係咩人?」幹,果然是一個陷阱。

眼前是一個二十出頭的男子,他裸著上身,顯得一身肌肉。儘管他個子不高,但是從他手中握著的AK47已告訴了我,我們是打不贏他的。

「我地只係普通人,我地唔小心行咗入嚟你地頭,好對唔住!」陳sir面對著機關槍,依舊是不慌不忙的解釋著。

「資源就得咁多,如果每個人都分到啲既話,根本就唔會足夠。唯一既方法就係……」那時,他的機關槍早已瞄準著我:「殺晒啲人,咁啲資源可以足夠分配俾我地。」



我地?

所以是說,這裡還有別的人嗎?看來我們還真是有夠大意的,居然連這點也看不出來,便走進了這死路來。

「你冷靜啲先,你想唔想呢場喪屍爆發一直咁落去?」陳sir微微一笑,看似是有十足把握的。

「你咁講係咩意思?」不只是他,就連我也不太懂陳sir所說的話有什麼含意。

「我會搵出呢場喪屍爆發既源頭,同時我亦會搵到有咩方法可以預防我地都變埋喪屍。」陳sir突然舉起我的手:「證據就係,你依家用槍指緊嗰個人。」

我?你係搵藉口都唔好搵我呀!

「峰,放低槍先。」在呀峰把槍口離開我胸膛的時候,身後忽然多了一個人,從呀峰的反應可見那個人應該便是這裡的首領。

「未請教。」那位首領手持一甁快將喝光的果汁先生,原來只是一位甚至比我還要小的男孩。但從他的老練的語氣和凌厲的眼神卻一點也看不出他是一名小孩。



「我係一個中學老師,叫我陳sir得啦。而我身邊嗰個叫麥俊傑,佢只係一個普通中學生。」如此冷靜的陳sir,令我有種安心的感覺。如果只有我一個的話,恐怕我早已嚇得不成人形,任人魚肉了。

「我叫張森堡,你啱啱話你有辦法可以解決呢場喪屍爆發,係咪真架?」張森堡一步步的走近著我們,個子不高的他,再加上幼稚的臉蛋,實在很難相信呀峰會聽他的話。

「我需要既係時間同埋資源,我手頭上已經有最基本既資料……」陳sir有的沒的說著,聽得張森堡也覺得不耐煩:「唔好講咁多廢話,一句到尾,你係咪肯定你有辦法?」

「係。」

「歡迎加入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