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問一答,令到我和陳sir突然有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儘管不知他們是敵是友,但有個事實不得不承認,他們的確有很多資源。
 
「呢到得我同呀峰兩個人,我地一路由屋企殺到落嚟呢到。」由那張稚拙的臉孔說出這番如此可怕的話,實在不太合當。彷彿死亡,早已不再是什麼的一回事了。
 
更令人心寒的是,現在只不過是喪屍爆發的五小時後。
 
「你地係……」我總是覺得呀峰不應全聽張森堡的話,雖然他的確很有大將之風,就連說話時的語氣也和一般大人沒分別,但要把一個比自己還要小的男孩當首領,總會有一點說不過去吧。
 
「我地係兩兄弟,同父異母。」這次到了呀峰說話。也許因為這特殊的家庭,令到他們對殺人沒什麼感覺。常常聽到什麼變態殺人兇手,都是出生於一個不完整的家庭裡。
 


「原來係咁……」雖然這不是我希望聽到的答案,因這不能解答我心中的困惑,但只少還能得知更多他們的資料。
 
「你話你有一啲好基本既資料,不如講嚟俾我地聽吓。」張森堡把手上的果汁先生全給喝光,隨手往後一拋。
 
「呢場喪屍爆發其實係從一種病毒突變而引起,病毒會隨住人類既血液遊走,一旦經過大腦之後就會令大腦癱瘓,亦啫係變成喪屍。」陳sir一字一句的說道,把他所得知的資料全說了出來。
 
「你點會知咁多野?」果然防人之心不可無,張森堡還是防範的提問,生怕我們正懷有什麼計謀。
 
「我抽取咗喪屍既血液樣本化驗,先搵到呢啲資料。」陳sir從手推車裡找來一份化驗報告並展示給他們查閱。
 


「你係點樣……拎到啲樣本架?」呀峰不太相信陳sir能從喪屍身上取得血液。
 
「我緊係冇可能響真正既喪屍身上抽取血液啦,不過我可以響麥俊傑身上搵到……」接下來,陳sir又再一次把我之前所發生的事全說給他們。
 
「所以你既意思係……佢可以變嚟變去?」張森堡本能反應的坐離我一點點,而呀峰更是緊握著機關槍,困窘的望著我們等人。
 
「理論上佢的確係可以隨心所欲咁變身,但係佢仲未掌握到呢種能力,所以佢暫時都係不自覺咁變身。」陳sir收起化驗報告,也許還沒研究好吧。
 
「咁……佢變身既時間有冇規律?」呀峰著緊的問道,想必是害怕得快要死似的。
 


「冇架,不過佢變身之前會覺得好唔自在咁,到時你地要自己搵定武器同埋安全地點。但係你地一定要記住,唔可以殺死佢,就連打傷就儘量唔好。」陳sir瞄著呀峰的機關槍並搖搖頭。
 
「何出此言?」張森堡瞇起眼正打量著我,心中盤算著我到底有什麼殺不得的原因。
 
「佢可以從喪屍變返人類,啫係話佢體內有抗體可以令到自身變返做人類。如果你地殺咗佢既話,亦啫係等於殺咗唯一既解藥。」化身為談判專家的陳sir解釋著我有何特別之處。
 
「所以我地唔單止唔可以傷害到佢,直頭要保護埋佢?」面對如此差事,相信是誰也不願意進行吧。
 
「咁對我地兩兄弟有咩好處?我地大不了咪一直咁打打殺殺落去,我地仲好享受響呢個無法無天既世界。」張森堡走至雪櫃裡拿了一甁果汁先生。
 
「冇錯你地有呢間超級市場,的確可以生存好長既時間,不過如果呢場喪屍爆發一直都唔會結束呢?咁到時你地又有咩打算?相反,我可以利用麥俊傑身上既抗體搵出完結呢場喪屍爆發既方法,大家都係聰明人,冇理由唔明我想講咩既。」陳sir回望四周視察,幸好並未發現可疑人物。
 
「老師果然係老師,講句野都特別有公信力……」張森堡把手上的果汁先生遞向陳sir:「合作愉快。」
 
「大家……」陳sir那抹微笑突然轉變成警備,神情可說是十分認真,大概……是有什麼人走進了這裡吧。


 
「你地自己小心啲……」張森堡也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從呀峰手上奪去機關槍。
 
慢慢,超級市場正門開始出現第一隻喪屍……隨後的喪屍也開始跟上,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