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經過後門走……」我瞄了左手邊不遠處正好有一道門,想必是讓貨物進出超級市場的門口。但是我話都還沒說完,張森堡早已把話搶去:「呢到實在有太多資源啦,如非必要都唔好離開呢到!」
 
我望著陳sir,等待他的指示。只見他點了點頭,示意暫時還是逗留在這裡比較好。而這也意味著,我們即將要開打,大開殺界。
 
「我地得一把機關槍,唔足夠殺晒佢地咁多人……」張森堡低頭沉思了一會,冒眼望見家具部的菜刀,嘴角不禁微微向上揚:「我都係鍾意俾啲血近距離咁濺落我身上既感覺。」
 
說罷,張森堡把機關槍交回呀峰手上,隨手抄起兩把菜刀:「仲諗咩呀?殺呀!」
 
光是看張森堡揮刀的動作,便得知他應該是受過一定訓練。沒有什麼多餘的拉弓,隨手大刀一斬便是一個頭顱跌下。儘管是近距離作戰,但他依舊在喪屍群中穿梭自如,未被咬中。
 


突然一個翻身,更是巧妙地避過了左手邊喪屍的利齒。但這次右手邊的喪屍也張開了雙臂,嘗試阻撓著張森堡的行動。身後還有幾隻喪屍拉扯著張森堡的雙腳,害他動彈不得。
 
「哼,我又點會死響你地呢班低能生物到?」張森堡一記飛刀直接給右手邊的喪屍雙臂活生生的斬下來,接著再一記補刀把牠擊斃。正當他拾回菜刀時,卻發現身後的喪屍已緊緊的抓住他的小腳,令他失去了重心而倒地。
 
你以為佢咁樣就會死?唔好傻啦!
 
「轟﹑轟﹑轟……」呀峰從後利用機關槍把疊在張森堡的喪屍們給擊斃,再把菜刀踢回張森堡身旁。張森堡眼見壓在身上的喪屍再也沒有動靜後,便把他們一一推開,繼而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被咬的傷痕。
 
「冇事。」張森堡不禁呼了口大氣,也許他也未曾想過剛剛那驚險得差點要死人的情節會發生在他身上吧。
 


「我地啱啱咁大聲,啲喪屍聽到之後又會跑過嚟搵我地架啦,大家自己睇路啦。」呀峰死死的盯著超級市場的正門,正準備下一波人屍大戰。
 
「但係……咁樣咪會一直咁打過去,唔會有完既一日囉!」我喃喃自語的說著,剛好陳sir把話聽進了耳裡。我只能說:我們的殺意都開始衝昏了頭腦了。
 
「落咗道大閘!」陳sir連衝帶跑的趕到了正門前,正當他要把大閘落下時,我們才發現……
 
太遲了。
 
「呀!」那聲哀號,是陳sir打從心底裡所發出……他被向著正門奔跑的喪屍們瘋狂地咬,身上滿滿也是一個個小洞。
 


「唔好呀!」我大喊道並沒頭沒腦的向陳sir奔至,儘管張森堡拉著我的手,但我依舊死命的向前衝。恐怕當時的我早已把「死亡」兩字拋得老遠。
 
我使勁的把喪屍推開,再從喪屍群中帶回陳sir,陳sir他已被咬得滿身是血,表情甚是痛苦。
 
咦?點解我冇俾班喪屍咬既?
 
我回望正門時,發現他們都只衝向張森堡和呀峰二人,但我卻置身其外般的……我不禁嚥了一口唾液,但發現嚥不下去,我用手抹了抹嘴角的唾液……
 
黑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