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變咗隻喪屍!但係冇理由架,我點會有意識既?
 
「你……已經識得點去……控制自己啦……」陳sir頭頂全是汗珠,我立馬替他抹去:「你冇野呀嘛?」
 
不知是否變了喪屍的關係,總覺得說話時嘴巴怪怪的,說起來時都不像是人話般。但陳sir卻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示意沒事。
 
我抱著陳sir至暗角位,好讓喪屍們不會那麼快發現他:「你就響呢到抖吓先啦,唔好嘈。」
 
現在,便是我出場的時候了。
 


張森堡和呀峰兩人被喪屍們十面埋伏般,正在苦戰當中。而我直直的跑至他們面前,一鼓作氣的擊飛眼前的一隻喪屍。
 
當牠倒地後,我發現所有人的動作都停止了,包括張森堡和呀峰。「放心,我係麥俊傑。我行前,你地響後面開槍射死晒佢地啦。」
 
說罷,我又再次衝到喪屍群中,幸好我不怕他們的利齒,因此儘管再貼身攻擊也亳不懼怕。我拾起剛剛張森堡跌在地上的菜刀,亳無刀法的揮舞著。
 
喪屍們一開始都還未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也許心裡正想:「佢做乜撚野呀?係咪傻撚咗?」但是後來眼見我不停地攻擊,也開始還手了。
 
傻啦,喪屍又點會諗野呢?佢地已經死咗架啦嘛,死人又點會……
 



 
一個不知從何飛來的靈感在我腦海中暢泳,令我差點止住了活動。但我還是回過神來,繼續揮動著我的菜刀。
 
「再咁打落去唔係辦法,我呢到就嚟冇晒子彈啦!你快啲落咗道閘佢啦!」呀峰從後方大喊道。我也不敢怠慢,立馬把正門的大閘給落下,再把餘下的喪屍給殺掉……除了一隻。
 
「你點解要殺我地?」那隻喪屍居然說話了!他大刺刺的站在路中央,通紅的雙眼中滿是仇恨。
 
「……」當時,我不是沒膽跟他對話,而是我根本不知該用什麼語言和他對答,是用廣東話嗎?
 


「答我!點解你要殺我地?」牠看似十分生氣,恨不得飛奔過來把我咬個痛快。
 
「因為我唔係你地!」我嘗試想日常般跟他說話,發現原來牠是聽得懂!還是我一直都在說喪屍的語言,只是我沒察覺得到……難怪我剛剛還覺得我說話不想平時般的!
 
「你,唔係喪屍?」也許牠現在根本猜不透我在說什麼話。
 
「我唔係!」不知為何,聽到這裡我便怒火中燒的閉眼一揮,又一個亡魂活在我刀下。
 
我唔係喪屍,我係人類!我係一個人類生存者,我叫麥俊傑!」說到這時,我也變回了人類。看來我真的掌握了如何從人類和喪屍中轉換身份。
 
也許這真的是巧合吧,我到了現在還是未能確實說出如何轉換,只要我心裡想要轉換時,便自然就能變身。就好像你呼吸般,你根本不需要留意或是提醒才能呼吸。
 
喔,你開始留意你自己的呼吸嗎?
 
很好。


 
「轟……」看來這槍聲絕不是什麼好事,我轉過頭才發現張森堡和呀峰早已不在:「唔撚係掛!」
 
我三步併著兩步的跑到那暗角位並發現他們二人,當中張森堡更是持著那根該死的機關槍。
 
「唔好呀!」當然,我並沒有什麼超能力能夠起死回生。陳sir早已倒在地上,頭顱已被張森堡射得快要認不出……鮮血濺在暗角牆上,就連天花,也濺有了血點。
 
「點解你要殺死佢!」我淚線早已忍受不住而失守了,快要哭成淚人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