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喔!我還沒變回人類型態!
 
「我係……」我的話都還沒說完,玻璃瓶已在我頭頂上碎裂,而我的頭顱也開了一朵血華之花。我很想假裝鎮定並重新站立,但這舉動令她更是驚慌,手中握著一塊玻璃碎,都快要握得出血了。
 
「我係麥……」
 
「唔好過嚟呀!」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並轉回了人類型態:「我係麥俊傑呀……」
 


「……」Cynthia一時沒能搭上半句話,只故站在原地,握著玻璃碎的手不停的發抖著。
 
「放心,我真係麥俊傑,我冇死到呀!」當時的我想必是瘋了,居然踏步上前並緊緊的抱著Cynthia:「冇事啦!我返嚟啦……」
 
慢慢地,Cynthia的手也搭住了我的腰間。當時的我沒有想太多東西,我只是想把時間停留住,永遠留在那一瞬間……
 
天上的蛋黃把空氣都照得浪漫起來,我倆就活像愛情電視劇中的畫面般。儘管我知道這全不是真實,Cynthia只不過是受驚過度才需要找個人作她的避風塘,但我還是樂得沉淪在這糖衣陷阱之中。
 
「我唔會再離開你架啦……」不知過了多久,我才願意把手鬆開,拖著Cynthia走到客廳。而Cynthia也用力的捉緊著我,緊貼著我回到客廳。
 


回望茶几,幸好上面的食物都未有動過,想必是Cynthia害怕得吃不下半點東西。這裡的食物大約可讓我們待三天,也正是等於,三天過後我必須想到之後的行動。
 
「你搵返你父母未?」眼見整個地方只有我和Cynthia二人,這句話不自覺的從我口中吐上。
 
但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問錯了問題……
 
係錯得好離譜嗰隻……
 
只見Cynthia死命的搖頭,我便立馬安慰她:「佢地只不過搵咗一個地方避喪屍啫,我地等安全啲既時候再出去搵過!」
 


人類,總係要犯下同樣既錯。
 
說罷,Cynthia的頭搖得更是厲害,眼中更是泛起淚光。難不行她的父母早已變成喪屍,而她更找到他們嗎?
 
「你……仲有我……你唔係得自己一個!」我生硬的擠出一個微笑,並把手上的簿子遞給她:「同你分開咗之後,我發生咗好多野……我寫晒響呢本簿入面,你鍾意就睇吓啦,可能會令你開心啲……」
 
看來我真非一個懂女人心的男人。不,我壓根兒不是一個善解人意的人!
 
因此接下來,我和她都沒有再說過一句話。我隨便的吃罷了兩個蛋糕後,便掏出了手機並看看討論區上更新了什麼。
 
「陰謀論撚入,到底呢場生化危機係咪由政府搞出嚟?」
 
我對陰謀論可說是有丁點兒的研究,雖然大多都只是看看恐懼鳥的面書或是聽卓飛的電台,但要是硬說這場生化危機和陰謀論有何關連的話,我腦中只浮現出一個詞。
 
新世界秩序。


 
它是什麼的一回事,相信在坐各位都不太願意我花一整篇文章作介紹,有興建的人不妨自行了解。簡單來說,大約就是利用各種方法大幅減少人口,當中生化危機也是一種好方法。
 
「我好眼瞓……」Cynthia別過了簿子後,低著頭喃喃地道出,彷似怕我會因而罵她般。
 
「嗯……咁你去瞓先啦……我瞓客廳得啦。」當然,我絕非一個乘人之危的人,剛剛的擁抱對於一位士兵來說,已是一件令我死而無憾的事。
 
「我驚……」Cynthia望了望那漆黑的睡房後,立馬把頭轉回來,像隻小貓般的:「陪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