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咪發緊夢?
 
當然,這可是她自己要求,這樣子便不觸碰我的原則。我帶她到睡房並開了燈:「瞓啦,我唔會走架。」
 
Cynthia衣服也沒有換,便躺到了床上。在這時,我才發現我校的校服是多麼的好看,多麼的誘人。再加上Cynthia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胸襟的校徽一上一落的,害得我老是盯著她,無法把視線轉移。
 
「我好驚……好驚佢地會突然衝入嚟之後食咗我……」Cynthia瑟縮的別過頭哭泣著,更是楚楚可憐。
 
我……我忍唔住啦!
 


我緩慢的躺在她身旁,拍著她的肩膀示意安慰。突然一個轉身,我與她四目交投,令我不禁靦腆一臉,立馬轉身逃避,但她卻緊緊的抱著我:「唔好走,就咁樣,一晚……」
 
我係咪發緊夢?
 
「我……」我深知在這樣下去的話很有可能會變成甜故,但是我卻不能控制這男性的本能。我把頭一直靠近Cynthia,直至四片嘴唇輕輕的碰上,並產生了微小的靜電。但Cynthia卻沒有反抗,她雙眼閉上,看似已有心理準備的。
 
我嘗試施力於嘴唇上,隨後舌頭也不安份的伸至Cynthia兩片嘴唇之中。接下來,我把我倆的校服都脫下,開始了……
 
我係咪發緊夢?
 


醒過來時,我和她就像電視中的男女主角過了一宵後,只用氈子遮掩住身軀。儘管我還是不相信自己昨晚所發生的事,但現在卻很明顯,的確發生了。
 
你問我為什麼不把昨晚的事仔細地寫?
 
因為呢篇唔係甜故,身為作者既我係唔可以眼見呢個故就嚟崩壞而坐之不理!
 
「你醒嗱?」我摸摸Cynthia的頭,但看她的樣子彷似心事重重的望著我:「尋日既事……我只係一時之間……你係我既依靠……」
 
「我係你既依靠。」這個話聽起上來的確很像情侶般的話,但我知道她真正想說的話:「我尋夜痴咗唔知邊條線先同你瞓咗一夜,唔該你唔當真,你就當係我派軍糧俾你啦。」
 


看來,我倒頭來還是位二等兵士……幸好的是,我至少當過一晚大將軍,那怕是一晚也好……
 
「我明白啦。」我默默的穿回校服,假裝亳不在意的伸著懶骨頭,目光停留在手機的螢幕上:「好奇一問,晏啲港台第一台嗰個政府廣播係咪真架?」
 
政府廣播?
 
說得也是,危機都發生了整整一天,怎麼一直都沒聽見政府出來說話以安撫民心呢?我手指立馬按進這留言串,得知原來將於十時正會有政府廣播。我看了一下手機的時鐘,現在是上午九時三十八分。
 
「去刷個牙,洗個臉先啦。」我眼見還有一點時間,倒不如梳洗一下吧!反正我一整天都沒有洗澡,便去進廁所隨隨便便的洗了個臉。
 
「嗯,呢到有新牙刷同埋……衫,你睇吓啱唔啱著啦……」Cynthia在廁所門前把梳洗衣物遞給我。我照了照鏡,發現本應是潔白的校服,都染滿了血跡。因乾涸的血液會變成暗紅,因此我也分不清哪些是人血,哪些是屍血。
 
「唔該。」我報以微笑的給過衣物,是一件面印有一個我不懂的英文字的黑色T-shirt和一條藍色牛仔褲,想必是她爸爸的吧。我著上身後發現還滿合適的,便步出了廁所。
 
Cynthia也把原先的校服換成純白色上衣和牛仔熱褲,手持電視遙控在電視機面前死命的按。看來她睡罷一覺後,精神什麼的全都回來了。


 
「點解手機收到信號,但係電視收唔到既?」Cynthia失望的放下了電視遙控,納悶的坐在沙發。
 
其實Cynthia也並不是沒有她的道理,但是憑我現有的認識,根本無法解答她的問題,只好開著手機的電台並轉至FM 92.6,也即是香港電台第一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