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香港市民,大家好……」開始了!我立馬打醒十二分精神去聆聽,專心程度好比文憑試的考生。平時無人會去細心聆聽我們特首所說的話,但到了現在每個人想必是快要把耳朵近貼在手機邊。
 
「對於目前香港所發生既事,我地香港政府係十分關注,同時我亦都希望各位香港市民可以保持理性,和平……」幹,說來說去還不是那幾句廢話!我不禁反了反白眼,繼續聽下去。
 
「香港政府已經主動尋求外界既幫助,而衛生局認為事件係一場疫症,所謂既「喪屍」其實係被病毒所感染。而病毒目前只係可以從唾液傳播……」原來是次生化危機其實是一場疫症,若是陳sir還沒被感染的話,我想他可能已找到了解決方法……
 
「雖然目前仲未有任何對付病毒既方法,但係香港政府已為各位香港市民準備好避難所……」電台突然傳來雜音,害我差點不能聽清特首說的話。我拍了拍手上的電話,但雜音依舊不停。
 
「避難所為於……我再重覆……避難所……」為什麼總是要來了重要關頭才出現問題!我彷如熱鍋上的螞蟻般瘋狂地拍打著電話,儘管雜音終於散去,但換來的只是特首的一句話。
 


「希望各位香港市民可以儘快去到避難所,再見。」
 
……
 
「屌你同我講多一次呀!點撚解你唔肯響最後講多次!」我生氣正想隨手拿起什麼便擲在地上,但是Cynthia卻冷靜的阻止著我:「冷靜啲,快啲上去討論區到睇吓個避難所響邊啦!」
 
幸好身旁還有Cynthia,不然我想我早已把四周的東西全給破壞。我盯著討論區上每一條題目,發現很多人都聽不到避難所的地點。
 
「急問,有冇聽到個避難所響邊?」
 


「今次仆街啦,啱啱個收音機唔知做乜壞咗!」
 
居然有如此多人的收音機同時失靈,總覺得有點問題……是否有人刻意令訊號失靈?但他的居心何在?難道他就是這次生化危機便是他的傑作?
 
「麥俊傑,你睇吓呢個標題!」Cynthia不知在哪時拿了我的電話並查看著。她指尖正指著一個與其他相差甚大的標題。
 
「九龍公園游泳池,快去!」
 
「我地快啲去啦,西貢去九龍公園起碼都要兩個鐘架!」Cynthia隨手拾了幾個蛋糕和清水並放進背包裡。
 


「等陣先……有咩可能咁多人得佢一個聽到避難所個地點響邊?」如果只是全香港沒人聽到避難所的所在位置,還能推敲得出有人刻意令訊號失靈。但現在卻有一個人聽到避難所的地點,總覺得有點可疑……
 
「可能……可能……」Cynthia乾急著想一個合理的原因,但還是未能想到。
 
佢叫晒啲人去九龍公園游泳池,背後一定有陰謀!
 
不過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反正我倆在這乾等也是於事無補,既然在這裡等死,倒不如出去外面。說不定只是我多疑,也許他真的聽到避難所的位置吧!
 
「反正我地一直都係苟且偷安,大不了咪死,我地加埋得兩條命仔,都冇野可以輸啦!我地行啦!」我背上背包,與Cynthia一同離開了家門。
 
我抬頭望著天空,與平日的沒有太大差別。天,依舊蔚藍;日,依舊高掛。但不知為何,我還是覺得現在的天空比平時的美麗得多。可能是我根壓兒沒留意每天的天空,若是有機會,我必會好好的欣賞這社會,這世界。
 
「等等……」Cynthia突然扯了扯我的衣袖:「你就話可以變成喪屍啫,但係我點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