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喔!我也忘了Cynthia還是會吸引喪屍。儘管我變了喪屍也不一定能保障Cynthia的生命安全。可是……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她不吸引喪屍?
 
「方法我係有一個,不過我驚你會唔肯……」我記得在一個喪屍遊戲中,一名女孩用了這方法後,喪屍便當作她是同類,沒有作出攻擊。
 
Walking Dead。
 
「點解你每次都咁黑人憎……」Cynthia摀住鼻頭,忍著惡臭。而我則利用街道上隨處可見的肉塊擦拭著Cynthia的衣裳。儘管已見慣不慣,但畢竟要親手拾起並抹在身上,我倆眉頭已皺得快要變成一道。
 
「好啦……」我隨手把手上不知是哪生物的肉塊一拋,望著那沾染血跡的右手,不禁產生一種嫌棄之意。
 


「咁就快啲走啦!」也許Cynthia是第一次那麼髒兮兮吧,害得連脾氣也變成不太好。而我也沒多說什麼,立馬坐上單車並變身為喪屍。
 
「我地一定可以生存落去架!」
 
我們可否一直生存下去?哼,天曉知?但是就算我倆真的活了過來,又如何呢?我們又不是什麼聰明絕頂的人,根本不能把人類文明延續下去。
 
所以……其實我們能否生態下去,是否早已不重要?
 
「到啦。」我把單車停在九龍公園游泳池看台入口和M記之間的交界,眼見四周也有不少活口,幸好我剛剛有變回人類,不然我可能連解釋的時間都沒有便慘死在他們手下。
 


……
 
儘管有大約三十多人呆在這裡等待著,但卻沒有一人發出半點聲音,讓人有種肅穆的感覺,同時令我緊張感增加了不少,腎上腺素也不停的上升。
 
我沒理會他們,從看台入口眺望著游泳池裡,發現裡面根本沒有人把守著,看來這不像是一個避難所。裡面也看不到什麼物資,說實話,除了沒有人游泳之外,這和平日的游泳池沒兩樣。
 
「點解……會咁既?」Cynthia也踮起腳尖望著裡面,覺得和想像中的避難所相差甚大。
 
「你地都係睇完高登之後過嚟既?」一位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的男人坐在M記裡放聲問道。
 


「嗯……」我順著這聲音望著那男人,年齡應該比我和Cynthia大一點吧,只見他一臉相安無事的樣子便可知他絕非等閒之輩。
 
「叫我Brian。」Brian主動上前握手道:「你都有眼睇啦,呢到絕對唔會係避難所,睇嚟我地俾人坤咗嚟呢到啦!」
 
「佢咁做有咩居心……」我正沉思著,差點忘了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麥俊傑。」
 
「暫時仲未知道住,不過最起碼我都仲知道原來都有唔少人生存緊。係呢,呢位小姐又點稱呼?」Brian微微一笑,彷似不把現時的情況放在眼內般的,而我更是看不透這個人腦中在想什麼,就連他是好是壞也未能得知。
 
「我叫Cynthia……」Cynthia果然還是與陌生人有著一點的戒心,但她為表禮貌,跟Brian握手並自我介紹道。
 
「睇嚟再等落去都係冇意思架啦,我諗高登上面嗰個人都只係亂講野啫。有幸識到兩位,希望我地有機會相見!」Brian瞇起眼睛望著游泳池裡,換來的卻是一聲嘆息。
 
「既然都嚟咗,點解唔行入去睇吓呢?話唔定入面真係有個避難所呢!」儘管我深知這機率微得可憐,但既然我都踩了幾小時的單車來到這裡來,難道一句「還是走吧」就能打發我嗎?
 
「唔好意思,我今次過嚟係幫我團隊睇吓呢到係咪真係有避難所,我諗我都係時候返去架啦!有需要既話,可以過嚟寶琳搵我,我個團隊就響圖書館入面。」Brian向我倆揮手再別,坐上一架私家車駛走。


 
識揸車,真係唔同啲……
 
「點解我地唔跟佢返去?」Cynthia看著已空無一人的馬路,心裡對Brian有著很多很多的疑問。
 
「西貢同寶琳都唔係話好遠啫,我地返去既時候再去都未遲。不過反正我地都嚟到,冇理由唔入去睇吓既!」不知為何,我總是覺得這游泳池一定不是想像中來得簡單。
 
我觀望四周,發現都沒有什麼保安看守著這地方,進去的話理應易如反掌。但身邊的人都未有說過半句話,死死的盯著我們,倒反而給予不少壓力。
 
我鼓起勇氣,與Cynthia踏進了看台的入口。但Cynthia卻緊張得很,握緊著我的手腕,我立馬報以一個安撫的笑容,嘗試令她的害怕感降低。
 
放心啦,我一定唔會俾你有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