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進這走廊時,便看到右邊牆上掛著幾幅相片,是東亞運時的跳水比賽。但這根本不是現在該欣賞的事情。我立馬走到看台前,發現游泳池滿滿的是水,但是卻一個身影都找不到。
 
可是……為何就連喪屍都沒有看見?
 
如硬要解釋為何沒人,也許還可以說是因為喪屍爆發時是在早上,游泳池裡還沒有太多人,而他們都能活著地離開這裡。但都過了一天,怎麼都沒有一隻喪屍躲在這裡?這裡可是室內呀!
 
我走上了樓梯,上去上層的看台,但還是沒有發現任何一人,就連一些令人可疑的事物都沒有。
 
難不成說,這裡真的沒有什麼可疑之處,真的只是討論區上的人隨便的編了一個避難所的地點嗎?
 


但是……這香港明明就有那麼多比這裡更有名的地方,為何偏偏要說九龍公園游泳池?還有一點的是,那麼真正的避難所又在哪裡?
 
「冇可能……冇可能咩都冇架……」不知是否因環境因素有所影響,我最近的心情都變得有點反複,甚至說得上是有點暴躁。
 
「算啦,我地都係返去啦。」幸好身邊還有Cynthia作伴,不然我也恐怕會作出一些反社會的事情。我深深的吸了口大氣,點了點頭示意離去。
 
「你等等先,我想去一去廁所。」從樓上走回走廊時,Cynthia番下了這句話後便步入了女廁。而我當然沒有跟隨著她,只是繼續在那走廊四周查看著,希望能發現什麼值得我去思考的東西……拜託,那怕是一根頭髮也好吧!
 
咦……等等!頭髮?
 


就算是再乾淨的地方,總會有一點灰塵在地上吧!但先不說要找一根頭髮,就連一粒塵埃也沒法找到。儘管說起有點牽強,但總算可以證明這絕非一個普通得不行的游泳池。
 
飲水機!避難所裡必定有飲用水吧,不然如何在這裡生存呀!
 
當我按下了飲水機的按鈕時,你猜發生了什麼來著?自來水麼?鮮血麼?不,什麼都不是。的確是什麼都不是,因為根本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那該死的出水口根本沒有東西流出。
 
乜撚都冇呀!你俾滴血我驚吓都好呀,但係佢就係乜撚都冇。
 
再望向那飲品機,滿是紅色的交叉說明了裡面的飲品早已全被人拿走。地上沒有半點塵埃,就是說這裡沒有外面的人走過,而飲品機的飲品被人一掃而空,不就是意味著這裡有人並把飲品全拿走嗎?
 


想到這裡,因不知對方是敵是友,我立馬打醒十二分精神。看台和主池都看過沒有人……那麼他躲藏的地方就只剩……
 
男女廁和更衣室!
 
但如若我突然衝進女廁的話,恐怕會讓Cynthia誤會了吧!再加上到了目前我也只不過是推理出來,並沒有確實證據證明,因此我亦只是打算進了男廁看看。
 
可是我總沒可能大聲嚷著「出嚟呀」這樣子,而我更不知對方是男是女,是否容易對付。所以我還是決定保險一點,彳亍的步近並打開廁所的門。
 
門縫一點一點地擴大,我的神經隨著未知的揭曉不斷繃緊,雙目緊緊地注視還未完全打開的門。握緊拳頭的我,隨時預備跟藏在門後的人甚或喪屍搏鬥,即使自己喪命,也得確保女神能夠全身而退。一陣冷風從廁格吹出來,掃到我的雙腳,握緊的手心汲出冷汗……
 
「呀!」女廁內傳出一聲尖叫。
 
Cynth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