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緊接著是硬物撞擊的聲音。我也顧不得還未完全打開的廁格裏有些什麼,男廁裡到底有沒有藏著什麼我也不理了,轉身沖出男廁後。本著救人要緊的宗旨,毫無猶豫下便跑了進女廁。
 
Cynthia靠在牆上,一臉惶恐。當她看到我的時候明顯地鬆了口氣。看著她嚇得花容失色,內心不禁內疚起來。
 
我快步靠近:「你冇事呀嘛?有冇整親?啱啱發生咩事?」我說過我會好好的保護她,就是不會讓她受傷。因為我著緊她。
 
「冇……我只係唔小心踢到條水管跌親啫。」Cynthia摸摸膝蓋,幸好未見有什麼傷口。
 
嚇死我……
 


「仲行唔行到?我總係覺得呢到有啲問題,不如我地都係出返去先啦!」
 
在踏出泳池前,我禁不住再回頭看看那空蕩蕩的通道。
 
縱然空無一物卻更令人膽顫心驚…
 
等到我們雙雙踏出泳池,就發現泳池外的人群已經散去了不少,或者他們都覺得待在這裡倒不如回家吧。
 
同時是數對眼睛剎那間都聚焦在我們身上。
 


顯然是想從咱們這兩隻白老鼠知道裡面的情況。
 
你們想讓我代勞,坐享其成?
 
休想!
 
「想入去既人,自重。」
 
我自覺帥氣的拋下這句話後便拉著Cynthia往外走。
 


「你打算依家點做?」Cynthia扯了扯我的衫袖,壓下聲線問道。
 
「我諗都係返去你屋企先然後預備一下,之後再去寶琳圖書館搵Brian商量跟住落來點做。反正依家都冇乜野可…」我本應把話好好地說完,但公園邊界大概二十米以外的境況讓我瞬間啞口無言…
 
一群為數不少的殭屍正在以蹣跚的步伐緩緩靠近。
 
「仆街,早唔嚟遲唔嚟,到我地要走先拉大隊來阻住晒!」
 
若是只有我一個人,要出去當然沒有問題,可是…
 
「點算好呀,我啱啱響泳池既女廁洗甩晒啲腐肉,公園入面又冇野可以攞來再搽…」從Cynthia眼神中看出,她寧願死,也不願再把腐肉往身上塗。
 
只是現在天色已經漸漸昏暗,等夜幕完全降臨,我實在不敢保證能夠活着離開。況且我們並不清楚那些殭屍會否進去泳池裡面,要是會的話,我不認為我有能力對抗這一大隊殭屍同時讓我倆全身而退。
 
不,我們還有隊友。


 
一羣新加入,素未謀面的隊友。
 
「你地都唔想死響呢到架,咁就唔該合作一吓啦!」我絕不能在眾人眼前變身為喪屍,不然我只會成為他們的目標。但是這樣卻只會令我和Cynthia暴露於危險之中。
 
如今只有一個辦法,便是跟其餘生還者合作,再找個好時機帶著Cynthia逃離吧!
 
「……」眼前身旁都沒有半點動靜,害得我一時也不知該動或止住動作。但他們也不是沒他們的道理,在這亂哄哄的社會上,行先,絕對死先。
 
面前的喪屍一小步一小步蹣跚的走過來,握著Cynthia的手都要汲出汗來,同時也喚醒了我士兵的本能……
 
保護女神!
 
「我唔會俾任何人傷害到你架!」我更是把Cynthia拉至身後,好讓能利用自己的肉身保護著她,並一步步走向公園出口。
 


當然,事情總不是那麼順利,不然作者也沒什麼可寫。
 
喪屍嗅到人類的氣息後,立馬衝向我們而來。你認為這令我們陷入匢圇嗎?不,這正中我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