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殺聲,慘叫聲,種種聲音不絕於耳。

而我也沒閒着,拿着麥當勞的椅子狠狠地往喪屍哐下去。

「唔得啦,佢地打極都仲有,我地再係咁落去唔係辦法!」那短髮的女漢子一刀把身旁的喪屍的頭顱給斬了下來。

「咁你有咩大計?」剛剛扯住我衫袖的男子,原來早在我身後並活生生的硬把面前的喪屍扯下了頭蓋。

「最危險既地方就係最安全……山長水遠嚟到呢到,冇理由唔信返佢一次既!」我把Cynthia拖得緊緊的並支吾著,視線依舊停留在那泳池入口。



「但係我地啱啱唔係已經入過去咩?入面乜都冇呀!」Cynthia都急得直躲著腳,都快被嚇得要哭了。

唔係,仲有一個地方未睇清楚!

「入去泳池入面,討論區講得出呢個地方就一定有佢既原因,我就唔信香港咁大佢係都唔講,剩係講九龍公園既游泳池!」我一馬當先的步進了泳池範圍,回首示意其餘生還者也一同進來。

果然,喪屍們全都只在門外逗留,沒有一隻踏入這裡。

「呢到……真係避難所?」這問題,相信也出現於各位的腦海中。



「雖然唔知點解會咁,但係佢地都冇跟到入嚟,話唔得政府真係起咗個避難所呢!」女漢子隨手把刀擲了出去,誰不知站在最前的喪屍竟一手接住。

「政府收皮啦,叫佢搞好啲個樓市咁少既事都搞唔掂,仲諗住佢地可以起了個避難所出嚟?」這番話,很明顯是出至一位俗世憤青的口。但想深一層,他所說的話並不是沒有他的道理。

這避難所暫時來看,除了防禦喪屍之外,壓根兒可以說是一點屁用都沒有。但政府要建設出一個如此般的避難所,也只有一個原因……

政府一早就知會有一場生化危機。

說得明白一點,如果你是政府,你會興建一個地震避難所還是生化危機避難所?



生化危機避難所嗎?幸好你真的不是我們的政府。

「好啦,我地終於入咗嚟啦,咁之後呢?大搖大擺咁行返出去?」身體健碩的扯袖男拍打著身後的牆壁,但除了發出嘈音以外便再無作用。

「你行得返出去先再算啦。」我冷諷道,門外的喪屍無一不是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這些美味的甜品。

「車到山前必有路,先唔好自亂陣腳先,我地冷靜啲睇呢到有啲咩啦。」一位還穿著校服,樣子還算是標緻的女學生突然走到人群中間並指揮。

「嗯,我地就四周圍睇吓啦!」我沒把我先前的發現告訴給他們,因為我生怕我在調查途中看走了眼或是什麼的,還是讓他們再看一遍吧。

在這生還者小組中,加上我和Cynthia,合共有七個人,分別是我和Cynthia、女漢子、扯袖男、學生妹、憤青和一位至今尚未發言的眼鏡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