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咁多聲先醒架!」一把陌生的聲音從鐵欄桿外傳進我耳中,我立馬回頭一望,只見他們都被綁在地上並綁得死死的,嘴中都咬住一團巾而無法發出聲響。
 
「你想點呀?」我的著眼點只在Cynthia身上,我見她同樣地被綁在地上,正想奪門而出。但一位手持手槍,滿臉鬍渣的男人卻用槍指著他們:「邊個叫你出嚟?」
 
仔細一看,原來他另一隻手拿著我的筆記本!
 
「你可以變喪屍?幾有趣呀……」那男人閂上了簿本:「唔知會唔會咬人呢?」
 
「你唔好搞佢地,唔關佢地事!」我們實在是太大意了,怎麼連一個人走了進來都不知道?
 


「喂,變個身嚟睇吓,我;想睇吓呀!係咪好似超人咁架?」他一臉輕挑的樣子,更是令人討厭……不,我要想辦法拯救他們!
 
但是……我可是被關了在這裡,裡頭有什麼是可以使用的嗎?
 
嗰部機。
 
不!一旦我關掉後,喪屍就會洶湧而上。雖然我是不怕喪屍,但是外面的他們也會因此而……
 
「你變唔變架,唔變我就開槍架啦!」媽的,現在是要恐嚇我嗎?到底他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單純是尋找避難所嗎?但從他的舉止看來,不太似。
 


不過,他居然能夠在晚間來到這裡,的確是有點本事,更何況他是一人行動。看來眼前的對手,也非凡人。
 
「嗱我數三聲呀,再唔變我就嬲架啦!」看來要先把那台機關掉,之後的事之後再決定吧!
 
「邊到話變就變架,你俾少少時間我啦。」我故裝輕鬆的對答如流,但心中其實是跳得快要跳出體外。
 
我左右踱步,一步步的走近機器旁。看清了電源開關後便對著那男人叫道:「鬍鬚佬,食屎啦你!」
 
啪!
 


電源關上後,洞外馬上傳來出低吼聲。鬍渣男心知不妙,正想按下板機,但還是太慢了。
 
女漢子早已把繩給鬆綁,她一記高腳直接踢飛手槍並穩穩的接住了它:「咁細力學咩人揸槍?」
 
鬍渣男準備把手槍搶回之時,洞口的喪屍也開始接二連三的跌進來,止住了鬍渣男的動作。
 
「嘭!」
 
是開槍聲。
 
鬍渣男先是呆站著,隔了數秒後才意識到自己中槍。只見他緩緩地按住自己腹部的傷口,鮮血從他指間流出。
 
很快,他便倒地,再也沒有起來。
 
「睇嚟大家都睇慣晒。」女漢子像西部牛仔般在槍口吹了口氣,之後再幫其餘人鬆綁。


 
也許很多人都早已把死亡當作是平常事,但我深知還有一人是不能接受……
 
「呀……」女漢子一碰Cynthia的手罷,她立馬哭成淚人。也對,她心靈可是脆弱得很,也因為這樣,我才要好好的保護她!
 
第一條問題已給解決,之後就是我出場的時候了!我立馬變身為喪屍再塞住了洞口:「唔好入嚟!」
 
「咁樣對大家都冇好處。」其中一隻喪屍說著,其餘的都不禁讓出一條路讓牠上前。
 
是一隻我見過當中,最強悍的喪屍。牠不禁讓我想到,牠未變為喪屍之前,不知是否一位健身教練呢?儘管變成了喪屍,但牠那肌肉線條依舊清晰可見。
 
「我地唔介意一直響出面等你地,你地呢到根本冇糧食,就睇吓你地可以忍到幾耐唔出嚟。」想不到喪屍居然可以進化得懂得思考,並且智力甚至比常人還要高!
 
「你地想點。」看來我不能再當他們是喪屍般看待。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