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聽錯吧,合作?你有聽過什麼喪屍故事是人與喪屍一起合作的?是要我找人讓你們咬?還是喪屍收我們保護費?
 
「想點合作?」我碎步走回房間裡,目光依舊的聚焦在牠身上。
 
「細節慢慢傾都唔係問題,最緊要係你地同意。」幹,真的是一隻喪屍能說出的話?
 
「合?合你老母呀!」我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唔係你地,我們洗咁慘?係你地……係你地搞到我冇咗呀媽!你知唔知……我剩係得我呀媽呢個家人!」
 
我亳不多加考慮便按下電源開關:「要合作,同閻羅王合作啦仆街!」
 


與此同時,我馬上從喪屍變回人類,欣賞著鐵欄桿外的喪屍是如何被這機器殺死。
 
「哼……你地小心啲!」那隻喪屍留下這句話後便推開攔著了牠去路的喪屍從洞口爬走。
 
佢……啱啱係咪講人話?
 
那些未能合時離開的喪屍,不停發出咆嘯聲,彷彿正在要求我們關掉機器。但你認為我會因此而罷休嗎?不,我恨不得把你們親手殺光!
 
「……」
 


他們死去的時候,並沒有我想像中的血淋淋。喪屍死去前都會悶哼一聲,之後便倒地,沒有什麼頭破血流,腦漿爆滿,血流如注的場面。
 
的確是有點令人納悶。
 
但轉個想法,總比我事後要清理來得好,我現在只需把屍骸拋出洞口就行了,至少他們死後沒有帶給我們更多的麻煩。
 
「你地啱啱聽唔聽到,佢叫我地小心啲……」看來不只我一個聽到喪屍說人話。
 
「佢地進化既速度真係好快,比任何已知既生物都仲要嚟得快!」眼鏡男確認所有喪屍都死光後才打開鐵閘。
 


「啫係點呀?」扯袖男跟隨著眼鏡男步出,看似什麼都不明白。
 
「人類都要用咗幾萬年先學識語言呢樣野……」眼鏡男把其中一隻喪屍翻了過來:「但係佢地兩日就學識,就連我地語言都識埋。」
 
「啫係……」扯袖男頭頂依舊有無數個問號,但此時憤青也上前協忙眼鏡男:「簡單嚟講,我地幾萬年先學識既野,佢地兩日就學識晒。」
 
「咁會點架?」天呀,真的有那麼難理解嗎?
 
「好可能去到聽日,佢地既智商已經超越人類,之後就會統治成個地球……」我保持著閘門打開的狀態,好讓他們能把喪屍屍骸搬進來:「到時我地就實死冇生。」
 
「我睇埋睇埋咁多套喪屍片,都冇呢啲劇情既?」女漢子突然在地上做著掌上壓。
 
「咁科幻既野,邊有人知道呀。我夠估唔到自己可以做到生還者啦,我一直以為自己遇到生化危機一定會成為喪屍大家庭!」憤青盯著那隻死去的喪屍而未有動手。
 
「話唔定下一次見到喪屍,佢地已經一人一部智能電話。」眼鏡男不知是苦中作樂或是認真地猜測道。


 
因為沒有工具的關係,再加上我們不知喪屍是否只利用牙咬傳播病毒,因此我們都只能扒光牠早已破爛的衣服進行外觀。
 
喪屍皮膚極為冰冷,和真正的死人沒有太大分別,滿身都充滿著一點一點暗紫色的東西,應該就是法醫常說的屍斑吧。
 
但除此以外,再也沒有什麼特徵是喪屍獨有。
 
「我地要去超級市場同埋醫院。」眼鏡男望了眼手錶,示意現在正是合適的時間出發。
 
「但係出面啲喪屍等緊……」Cynthia握著我的手都快要汲出汗來。
 
「出面冇落雨聲,應該係晴天嚟……」女漢子做罷掌上壓後便走了回來:「比起喪屍,不如你擔心吓我地出到去之後會遇到啲好似呢條鬍鬚佬既生還者好過啦!」
 
「分頭行動,大家有冇問題?」等等,在這時不是應該要一起行動才安全嗎?怎樣突然之間又說要什麼分頭行動?
 


「分開先冇咁顯眼,同埋我地唔係得好多時間,所以一定要快!要記住,我地面對緊既唔係一般既喪屍咁簡單,而係仲聰明過我地既物種。」
 
隨後,眼鏡男把我們分了組。我和Cynthia再加上眼鏡男一組,目的是醫院。而其餘的則是去超級市場搶奪糧食。
 
「希望大家平安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