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去醫院做咩呀?」Cynthia不時的瞄著後方,生怕有人從後突擊。
 
「睇吓有冇辦法搵出佢冇變到喪屍既原因,同埋搵啲工具解剖喪屍。」眼鏡男指出離游泳池最近的醫院為伊利沙伯醫院,大約行二十多分鐘便可到達。
 
香港,彷如一座死城般。
 
仨人大搖大擺的走在馬路之上,兩旁的車輛隨便泊著,有些甚至未有關上引擎,可見當時人們是逃離得多麼的危急。
 
馬路兩邊的店舖都未有關上,猶豫依舊正在營業之中。只是客人再也不是人類,而是喪屍。他們站在陰森底下虎視眈眈,正等待一片雲海好讓他們能夠衝出。
 


這樣的香港,很可怕,很荒涼。
 
也許,這個香港很快就不再屬於香港人,已經不再是我們之前所認識的,擁有獅子山下精神的東方之珠。
 
所有事物,都早已變成曾經。
 
「就算我地真係可以一直咁生存落去,又點呢?」此時此刻,我無語問蒼天。
 
的確,只要有足夠的糧食,我們大可一直在避難所裡活過一輩子。但,之後呢?我還能做上什麼去改變這一切?
 


單憑我們之力,能否拯救這曾經的香港?
 
會否閉上眼,被喪屍一口吻下來,反而是一種解脫?從來,大自然都是弱肉強食。要不你同化成他們的一份子,要不就只有死路一條。
 
說到底,這世界還有什麼值得我去活著?
 
Cynthia。
 
「Cynthia,點解去到呢個時候,你仲咁想生活落去?」這問題會否有點低能?至少,我解答不了。
 


「因為……呢個係人既本性,雖然我知道我未必做到啲咩,但係我都會嘗試去改變眼前既一切。」真猜不到原來Cynthia心裡是這樣想。
 
但係,佢講得冇錯。
 
這是人的本性,也是證明我是人類的證據。還未試過,又怎知不能成功呢?別忘了,我可是Alice。
 
「到啦。」眼鏡男止住了腳步,看來他倒是算少了一件事情。
 
醫院,也正是喪屍的天地!
 
「你唔係話避難所嗰部機可以拎出嚟咩,不過我地返去拎部機出嚟啦。」我也想不到一個更好的辦法了。
 
「唔得,拎咗出嚟之後,喪屍就會入去。我唔知佢地進化到咩地步,如果佢地鎖住個入口,到時我地邊到都唔洗去。」眼鏡男來回踱步,還是未有什麼頭緒。
 
「麥俊傑,你變身之後入去拎啲野出嚟咪得囉。」Cynthia不知何時變得如此的自信:「放心啦,我地會響到等你出嚟架啦。」


 
女神叫到,唔通唔去咩……
 
「呢個的確係冇辦法之中既辦法……咁就靠晒你啦。」眼鏡男從我身上拿去筆記本並於此寫著所需物資:「速去速回。」
 
但,我還是不放心讓Cynthia從我的眼眸中消失……
 
「等我。」算吧,再這樣疆持下去也並非辦法,眼鏡男我倒是警告你,要是你他媽的讓Cynthia受了什麼傷的話,我會把你碎屍萬段!
 
搖身一變,我成了喪屍,吸了口大氣後便硬著頭皮走進了醫院。
 
針筒、試管、手術刀、手套
 
速去速回
 


就是這麼簡單?這我想不消五分鐘就能回去了吧!
 
當然,這只不過是我自己的一廂情願。我一踏入了醫院範圍後,立即有數隻喪屍朝著入口望過來。
 
「你點解可以從出面走入嚟,依家出面係陰天?」我也不清楚牠是說著喪屍語還是人話。
 
但我還是未有理會,自顧自的找尋著所需的物品。始終是陌生之地,敵眾我寡,打起上來我也絕非他們的對手。
 
「喂我問緊你呀……」其中一隻喪屍正想與我招手之時,別的喪屍卻擋住牠:「我認得你,你唔係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