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都要出去搵佢地。」到了最後,憤青依舊堅守己見,不肯再讓步。
 
「隨便,但係我地唔會歡迎你返嚟。」但,這次未能成功得逞。
 
「你地班仆街全部都係狼心狗肺。」憤青拋下這句話後便從洞口爬出。
 
他離開了。
 
房間再次變回死寂,所有人都分別有各自所思考著的事,因此都未有打擾著任何人。
 


儘管憤青的而且確是離開了我們,但卻為我們留下了一個極具思考性的問題。到底這樣的生存,意義何在?
 
為了六人的性命而不選擇拯救其他生還者的生命,又是否一件合情合理的事?
 
人類,難道就是如此般的自私嗎?
 
其實我們也深知,長遠下去,我們還是死路一條。但我們依舊選擇活下來,為什麼我們就這樣輕易地扼殺其他人活下去的權利?
 
這個避難所,不只是我們六人擁有,而是所有人。但我們卻自私的把門關上,不讓別人走進來……
 


活著,到了現在又有什麼意義?
 
「我地唔可以再咁落去……」想到這裡,心中有點不是味兒,我強忍著淚水好讓顯得堅強一點:「我地唔應該咁自私。」
 
「又多一個。」女漢子悶哼了一聲:「你啱啱先自己講完,唔好擺仁義道德上嚟呀,咁快就唔記得咗啦?」
 
「係呀,我的確係有咁講過……」我扶住Cynthia吃力的站了起來:「但係連基本人性都冇,仲有咩資格做人呢?」
 
「你地真係覺得咁樣做係啱咩?」這時的Cynthia也醒了過來。說實話,我也不知我為何有如此勇氣反抗他們,但當發現Cynthia也聲援著我時,我便知道我的決定並沒有錯。
 


「咁你又覺得點先啱呢?」學生妹的話再次令討論氣氛提升了不少。
 
「作為生還者,我地係有義務守護人類最後既文明同埋獨特性……」眼鏡男依舊擺著低頭沉思的姿勢:「人性,自然係我地人類最獨特既野。」
 
「就算保護唔到所有生還者,我地都要盡我地最大能力去對付喪屍,呢個就係生還者既任務!」這句話現在聽上來還是覺得威風凜凜。
 
「講就易啦,你話殺就殺呀?你估我地個個都好似你咁有不死身呀?我地血肉之軀,一俾班喪屍咬就必死無疑啦!」扯袖男指著我們破口大罵,亳不留情。
 
「都去到呢個地步,仲咁驚死做乜?」我急得正跺著腳。
 
「就係因為怕死,我地先會嚟到呢到。」女漢子別過頭來:「唔怕嗰個啱啱已經衝咗出去送死。」
 
「其實我地有嗰部機,就已經贏咗一半,真係有機會……」眼鏡男都未把話說完,扯袖男早已走近至那台機器旁:「出面係講緊幾百萬隻喪屍,你殺得幾多隻?」
 
「唔好打呢部機既主意。」


 
「你地自己好自為之,我地走。」
 
其實,我對我們三人之後該做的事可說是從來沒想過。因為我也沒猜想得到我會因為一時之氣而離開那個安全之地。
 
「Cynthia,對唔住。」我不該把Cynthia和眼鏡男的性命當作賭注。
 
「我都覺得我地唔應該咁做,雖然都算係後知後覺,但係總好過一直咁樣落去。」Cynthia安慰著我,好讓我不會過於難受。
 
「依家都仲叫有陽光,快啲諗吓下一步應該點做。」我們呆站在泳池門檻之外,為著之後的行動作打算。
 
這地方,正是昨天人屍大戰的場地。還記得我和生還者們一同合力對抗喪屍。儘管沒有勝利,但這回憶也可算是生還者人性的最好證明。
 
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