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寶林,嗰到有人可以提供一個安全地方。」我並不知Brian是敵是友,但反正我們也沒什麼計劃,何不到那碰碰運氣?
 
待我把之前與Brian的對話告訴給眼鏡男聽罷後,他提出了一個可行性上的疑問:「太陽落山之前去唔去到?」
 
「我同Cynthia之前係攞啲腐肉搽上身之後踩單車過嚟架。」Cynthia回憶起那些血淋淋而發出惡臭的腐肉,不禁擺出一副隱隱作嘔的表情。
 
「呢個方法尋日朝早都仲行得通,但係以佢地進化既速度嚟講,一早就唔可行。」眼鏡男盤算著什麼方法能在太陽下山之前到達寶林。
 
「仲諗就真係唔夠時間架啦,平時由坑口搭巴士過嚟都唔洗一個鐘啦。」我隨地找來一架單車,正準備坐上去。
 


「咁係因為巴士會入隧道,如果我地行既話就要上山……」眼鏡男直指著我那台單車:「三個人,兩個位,邊個要跑步減肥?」
 
幹……我這真的沒想得如此仔細!
 
「咁……揸車過去又得唔得?」Cynthia瞄到不遠之處正有一輛私家車,裡頭更是空無一人。
 
「呢個方法就合理得多啦!」眼鏡男嘴角微微上揚,對Cynthia的提議讚不絕口。
 
「我地三個都係中學生,邊個識揸車呀?」我淘氣的問道。
 


「成條路都係你,冇人同你爭,又唔洗睇燈,你咪當GTA咁玩囉。」眼鏡男上前視察那輛車子有否損壞。
 
「大英雄,俾人趕咗出嚟呀?」又是那把該死的聲音從M記裡傳出。回頭一看,果然是那隻健美喪屍。
 
「乜咁啱呀,有冇興趣出嚟曬吓太陽?」我真的想不到我居然還能對牠開玩笑。
 
「好快就唔洗曬太陽啦……想去邊呀,洗唔洗我幫你開個路呀?」牠休閒的坐在小圓椅上,與身旁正忙著打點一切的喪屍成了極大對比。
 
「有心啦,你都唔好再跟住我啦,我冇戀屍癖架。」我也不甘示弱的嗆回健美喪屍一番。
 


「上車。」待眼鏡男檢查清潔後,便與Cynthia一屁股的坐到後座來。也許車主走得過於匆忙吧,就連引擎都忙了關上。
 
「唔知佢可以開到幾快呢?」我對汽車沒有太多研究,因此我也說不上我現在駕駛著什麼型號的車輛。
 
「雖然叫你當GTA咁玩,但係唔該你都記住你有兩條人命坐響後面。」眼鏡男聽罷我那記問道後,馬上扣起安全帶來。
 
「生還者號,出發!」
 
我還只不過是跟隨著回憶中那架巴士走過的道路而行走著,當整條馬路上都只得你一輛車在暢通無阻的奔馳,也真的有點爽。要不是Cynthia坐在身後不安地叫嚷著我別開得太快的話,我大概會嘗試成為頭文字D的男主角。
 
「喂,搵人播返首極速傳說先啦。」我不自覺的哼哼唧唧道。
 
「你專心啲揸車啦!」Cynthia的神經線至上車後便沒有停止活躍過一刻。
 
「等我上網搵吓首歌先。」我一手持著軚盤控制住,別的手在褲袋裡找尋著手機……


 

 
「停車。」
 
我煞了車,讓私家車隨意的停泊在馬路中央,反正也不會擋住別的車輛經過。
 
手機……上網……我地係用手機得知避難所係九龍公園游泳池……但係電話打唔通,電視睇唔到……電台都收唔到……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