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一定有問題,如果唔係我地點會剩係用到佢?」我點擊討論區,並發現依舊有人發文。但當我打開瀏覽器或是打電話時,卻因沒有網絡而不能使用。
 
「現階段我地知既野實在太有限,根本得出唔到咩結論……」眼鏡男接過我的電話:「你繼續揸車,我研究吓呢個討論區同埋入面啲貼文。」
 
就是這樣,車內就只剩下Cynthia的叮囑提醒……是多麼美好,動聽。這程車,恐怕是Cynthia跟我說得最多話的時候,儘管……絕大部份都只不是「睇住呀!」「小心!」「唔好開唔快!」
 
但是這些對我來說,已令我開心一整天,害得我都不時刻意的扭軚,務求Cynthia跟我說更多的話。
 
當駛至將軍澳隧道口前,我再次把車子停泊在道路之中。
 


隧道入面,有好多喪屍……
 
係好撚多。
 
「大家坐好未呀?現實世界的GTA等緊我地!」
 
我踩下油門,亳不猶豫直直的往前飛馳著。隧道裡的喪屍聽到汽車的引擎聲目光都朝著我們,有些較早意識到危險的喪屍開始往兩邊閃躲……
 
但是太慢了。
 


「碰轟!」當第一隻喪屍被捲進車底後,我們彷如坐過山車般的顛簸著。隨後便是更多的起伏,離心力之大,就連本應專心專注於討論區的眼鏡男也不禁停止手頭上的工作。
 
嘭!
 
一隻喪屍車子撞飛九丈之高,把擋風玻璃都撞得變成蜘蛛網,我一時因看不清前方的路而只好把車停了下來。
 
「唔好停!睇唔到都繼續行!」眼鏡男破口大叫,因為一旦把車子停下來,喪屍便會一窩蜂的洶湧而上並拍打著車子,從而希望找到進來的方法。
 
我再三確認車門已上鎖,隨即準備再玩一回碰碰車。
 


仆街。
 
「唔撚係掛!」相信我,當時我的嘴巴比圖中的樹熊張得更大,口中能塞上更多的尤加利葉。
 
你唔撚係依家先同我死火呀嘛!
 
「麥俊傑!」Cynthia一聲尖叫,彷彿令整個場景都靜了下來,就好像是電影情節。但過了不知有否一秒後,又是一隻喪屍沒頭沒腦的撞上擋風玻璃,而這次更是把整片玻璃窗撞了進來!
 
「你有冇事呀?」我俯下身盡量躲避玻璃碎片,但臉上仍然被玻璃碎片所劃破,出現了數道血痕。
 
「皮外傷,冇事。」眼鏡男別多話,這問題很明顯並不是問你!
 
「冇事。」
 
沒了擋風玻璃的保護後,車頭伸進了很多喪屍的手,想把我們給拉出去,有些甚至站在車頂,等待著我們成為他們的同伴。


 
「成班痴漢咁,死開啲啦!」我變身為喪屍,就像AV女優般反抗著眼前許多隻禄山之爪。
 
「仲係咁唔係辦法……掩護我!」眼鏡男一躍而上至前座,低頭嘗試重啟引擎。而我也盡忠職守的阻攔喪屍對眼鏡男的攻勢。
 
「呀!」又是一聲尖叫從後座發出,原來喪屍把車後的玻璃窗也打破,正準備從後抓走Cynthia。
 
「……」要是掩護著眼鏡男的話,我便要眼巴巴的望著Cynthia給抓走。但若是我爬至後座的話,恐怕眼鏡男便要……
 
現在好比般十面埋伏,在四面楚歌之下,我只有一雙手,到底應拯救誰人?
 
廢話,你話呢?
 
我握著眼鏡男的肩膀借力一彈彈到了後座來,不留情力的直接把喪屍的手腕壓在我手臂之下,再利用杠杆原理活生生的把喪屍的手腕給扯了下來。
 


與此同時,眼鏡男居然奇蹟的把引擎重啟,一腳踩盡油門,生還者號又再次啟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