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鈔燈。
 
「我地去商場入面既銀行攞啲驗鈔筆當武器啦。」最近的商場也只不過是短短五分鐘的路程……要是沒有喪屍的話。
 
「但係我地依家都出唔到去……」Cynthia望著門外的喪屍不停地敲打著大門,每一拍都快將要把大門攻破似的。
 
「冇辦法啦……Cynthia你留響到先,我出一出去,好快返!」我給予Cynthia一個擁抱,回首向Brian等人叮囑:「好好睇住佢,佢有咩事我要你地負責!」
 
我變身為喪屍,走進大門旁的自修室並鎖好了門,抖了一口大氣後便打開自修室的後門。果然有兩隻喪屍正等待著。牠們走進自修室後便放下頂在頭下的紙皮。
 


「你地真係聰明咗好多。」反正我也亳不害怕牠們,倒不如跟牠們說出幾句話。
 
「你突登開門俾我地?」其中一隻喪屍直接走向通往圖書館的大門,幸好我早已把門給關上。
 
「我似係啲咁好既人咩?我想出去攞啲野嚟對付你地啫。」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我們為何能如此平和地交談著。
 
「點解呢?」
 
「因為我同你地,勢不兩立。」
 


「大家都係自己人,點解要針鋒相對?」
 
……
 
「我再同你地講多次,我係人類,唔係喪屍,更加唔係你地所謂既自己人!」我一時怒火中燒,隨手抄起一把椅子便向其中一隻喪屍給砸下去。
 
「就算你點逃避都好,呢個都係事實,你同我地都係一樣,都係喪屍。」別的喪屍見到同伴倒地過竟咧嘴而笑,亳無人性可言。
 
也對,因為牠是喪屍。
 


「事實?事實就係我要殺晒你地!」我換過手來,再次直接把椅子向牠的頭顱灌下。
 
「我係人呀,你聽唔聽到呀?我係香港人呀!」我的手未有停下,直至手上的椅子都被我扑爛才肯停下來。
 
講真的,我不知為何會對牠們的話如此在意,也許是我打從心底裡便很清楚自己對喪屍的憎恨感是有多麼的深。
 
我唔同你地,我有人性。
 
門外的喪屍見到此情形也不敢上前,只故站在原地。我緩慢的踏出了門並鎖好。確認穩穩的鎖上後便大步流星的走出。
 
「邊個俾你地出嚟架?依家仲未到你地話事。」我順手一打便擊飛離我最近的喪屍所撐著的雨傘。那喪屍猶如一隻盲頭烏蠅般四周奔騰,但很快還是倒在地上。
 
「你地邊個仲想好似佢地咁?」
 
「喂,唔好再行前多一步啦。」健美喪屍誇張的拿著一把太陽傘走到我面前叮嚀。


 
「關你咩事?」但當我正想往前行之時,我便完全明瞭健美喪屍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當我是喪屍時,也不能接觸到紫外光。
 
「想去邊呀,我遮埋你呀。」健美喪屍一腳便踢開了站在牠身旁的喪屍,並向我招手。
 
但我卻未有聆聽牠的話,依舊站在門前。
 
「你驚我會殺咗你呀?大英雄好少會咁驚喎。」健美喪屍似乎在訕笑我的懦弱,但牠卻未有因此而放棄,反而更是把太陽傘交到我手上:「你揸住嚟行,咁你咪唔驚會變成啱啱嗰隻喪屍咁囉。」
 
要是我拒絕的話,恐怕牠會直接把我推到太陽底下,以牠的身型和體格來看,我絕非牠的對手。再加上就算我堅決不理會牠的話,牠都只是一直跟著我。
 
綜合以上各點,我還是勉強的接受了牠的好意,接過那把重得要命的太陽傘。
 


街頭上,也因此出現一個奇觀,就是兩隻喪屍在同一遮簷下散步著……其實我也很想走得快一點,畢竟我正暴露在危險之中。但那把太陽傘實在重得害我舉步維艱。
 
「想唔想知我地下一步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