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什麼?難不成牠們甚至一早便有了完善的計劃了嗎?
 
「我地會接手你地,繼續響香港生活,打造一個比現時更加先進同發達既香港。」健美喪屍一臉春風得意的說道。
 
「點解要咁做?」我對牠的話存有極大的好奇。
 
「因為我地聰明過你地人類好多倍。」健美喪屍滿帶自信的回答。
 
路面上的喪屍變得愈來愈多,而馬路上更是出現了車輛,情況就好像是平常早上八九時的寶林一樣。
 


「點解你地唔肯投降呢?唔通你地真係覺得你地所生活既香港好好?」健美喪屍與我停在馬路旁等待著綠燈。
 
「就算我地既香港有幾差,佢都係我地既香港。」我沒等到綠燈便繼續前往,而健美喪屍也只好跟隨著我的步伐。
 
「我地有話要改名咩?無論變咗邊個都好,呢到都係香港呀。」喪屍和人類之間,在價值觀上永遠也是存在著很大的差異。
 
「咁又點?我話佢唔再係之前既香港,佢就唔再係。」當到達商場過後,我隨手把太陽傘一拋:「唔該你把傘,唔洗再跟住我啦。」
 
商場裡的商店很多都已經有喪屍正在營業,賣的東西和以往的一樣,只是還沒見到任何有人購買。
 


情況,就好像你去一些沒什麼人流的商場般,整個商場只有各商舖的老闆在拍著蒼蠅一樣。
 
上了一層後,發現在轉角處的恆生銀行卻沒有任何喪屍在裡頭,也許是因為裡頭有不少的儀器都有紫外光功能吧。我趁身邊都沒有喪屍便立馬變回人類並走進銀行範圍。
 
我們有四個人,即是說只要四支驗鈔燈便行了吧。我從櫃檯找來驗鈔燈並再三確認能夠進作正常便把其中三支袋進口袋中。
 
「當我拎住呢支野既時候,我就唔可以變成喪屍……」那支驗鈔燈其實和一支原子筆差不多大小,好不方便。
 
測試進作正常後,便是測試效能的時候了。
 


我一踏出銀行後,便有一隻喪屍直向我奔至。我向著那隻喪屍一照……咦?為什麼牠還繼續向我這邊衝擊?
 
「大獲!」我慌張得從口袋中找來其餘的驗鈔燈,以兩指夾住一支,就像一個小學生般鬥拿得多鉛筆似的。
 
「喂點解你唔死架?」我正想轉身奔逃,手上的驗鈔燈全給拋棄。但在這時,喪屍卻在我面前倒地。
 
「係……係咁遲先發作架咩?」我搔癢著後尾枕,但是沒理由呀,剛剛那些喪屍不是我被陽光照到就死了嗎?難道是這支驗鈔燈的紫外光強度太弱了嗎?
 
搔著搔著,不知為何答案便給搔了出來。我回想起女漢子早前與兩隻喪屍交手時,都是攻擊頭部為弱點……
 
佢地搵野遮太陽都係因為唔俾紫外光直接射到個頭到!
 
那麼,為何牠們在避難所裡又會死亡?明明那台機器都不是直接照射牠們的頭顱。
 
但理不了那麼多了,總知只要把驗鈔燈照住牠們的臉不就行了嗎?反正這裡的試驗品多的是,總會找到答案!


 
為安全起見,我左右手都分別各拿住一支驗鈔燈,就似黑超特警組般,只要見到喪屍就用驗鈔燈給牠們照一照,牠們便會紛紛倒下。
 
只要是我走過的路,地上都滿是喪屍的屍骸,牠們就像是我的足跡一樣,走到那裡都總有喪屍的屍首作我的腳印。
 
「你啱啱救咗我一命,依家報答返你。但係下次就冇咁好彩,仲唔快啲走?」踏出商場後,發現原來健美喪屍還在等待著我。
 
「人類真係好有趣……仲好蠢。明明我地聰明過你地咁多,點解就唔相信我地打造出嚟既香港會好過你地原先嗰個呢?」健美喪屍見我手持足以致命的驗鈔燈,也不禁一步步的後退。
 
「我地自然有我地既原因,我剩係知你地既出現只會為我地帶嚟危機。你地為咗統治呢個地方,居然選擇殺晒我地,剩係呢一點都足夠我要反抗你地。」
 
我本身也能堅定的回答著,但隨後健美喪屍說的話,卻令我重新審視現況。
 
「我地冇殺死過佢地,佢地只係用第二個身份繼續生存,但係你地就一直諗有咩方法殺死我地,所以……」健美喪屍用牠通紅的雙眼滿是恨意的盯住我。
 


「你地先係真正既兇手!」